“喂喂喂,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女人的心思你不要猜,尤其是那种脾气怪异的老女人的心思,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还落得个尴尬,你要学我,我就不猜,哈哈···”小烦的人可以闲着,最缺是不能停,信口胡说起来。

    “脾气怪异的老女人?”

    血仙蝶不由得摸了摸脸,脾气怪异这点她自己也清楚,但是要说老,这是任何一个女人听到都会拼命的,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吗?

    想想年纪自己已经年近三十,说老不老,说年轻也是不在年轻了,直到如今仍要抛头露面,在江湖上摸爬滚打。

    累,好累···

    “姐姐,真的老了吗?”血仙碟面带忧伤的道。

    小烦一看血仙的面色不对,当即明白自己说错了话。

    “姐姐那里老,姐姐是心老,要论起外貌和皮肤来,妹妹可是不敢与之相比呢,要不是有人知道真相,姐姐就说是十六岁也不为过。”

    “是吗?”血仙蝶微微一笑,身上点了一下小烦的脑门,“哄姐姐开心也是没用,必须回冰宫去。”

    “姐姐,你就放我走吧,我不想呆在那冷冰冰的地方,姐姐,你去过南疆没有,我想去南疆,那里有一个可美可美的地方,叫百花谷,姐姐听说过?”

    “百花谷?百花盛开的山谷,听起来就比冰宫温暖,去南疆也好,只要不在中原,姐姐放心,不过你千万别让姐姐担心,接下来,姐姐无暇照顾与你啊。”

    “知道了,姐姐!”小烦在血仙蝶身边又蹦又跳的,像个小孩子,可是她的心中又是如何想的谁又知道,南疆百花谷那绝对不是一个风景秀丽之地,其中的危险重重比之中原戡乱更甚。

    “金岚,你去告诉陈天成,就说本宫主要去梅剑山庄做客!”血仙碟似乎知道妹妹安心自己也就放下心来。

    陆金岚一愣,随后点头而去。

    看着陆金岚的身影消失不见,血仙碟脸上依旧带着惯有的微笑,但是语气却是加重,“小影,我警告过你一次了,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百花谷,更别提百花宫,你怎么又提起?”

    “没事的,姐姐,你看我装的多像,陆金岚一定不会怀疑的。”小烦得意的笑着。

    “没事?有事就完了,你相信陆金岚?连我都不相信她,你敢相信,她这人看似对我很恭敬,其实早就自立之心,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违反我的命令了。”

    “再者,那花弄鱼仍在天道山上,我想百花宫的名字很快就会响彻武林,陆金岚现在觉得你说的没什么,但是当百花宫在江湖中露面之后呢?”

    “姐姐,那怎么办啊?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啊。”小烦也觉得自己失言了。

    “姐姐教你的幽冥魅力你可是学的融会贯通了?”血仙蝶不答反问。

    “学了一点啊,那是勾引男人的功法,我不想学,再说了,你妹妹我天生丽质的勾引男人还需要那幽冥魅力干嘛?”小烦说着挺了挺那胸部的一对伟岸,“你妹妹我啊,自带秘密武器”。

    “你这是说你姐姐老了,勾引男人就只得用这幽冥魅力了不成?”血仙蝶叹了口气,扶额。

    “其实,你错了,影,这幽冥魅力可不是拿来勾引男人的,你可是听说过那柔姑娘,姐姐的幽冥魅力都是比不过她,这幽冥魅力修炼到极致可以控人思想,扰人精神,产生幻觉,甚至可以强行增加、抹去人的记忆,这乃是幽冥道的秘法,你却视之如敝履。”

    小烦吐了吐舌头,没有说话。

    “等会陆金岚出了凤凰谷,我赶上后就用这幽冥魅力抹去她的这段记忆,如此可确保万无一失。”血仙碟微笑道。

    “哇,这幽冥魅力真的这么厉害哦,那我可要好好修炼。”

    “嗯,不过这功法可不能乱用,因为一旦失败会遭到幽冥魅力的反噬,后果不堪设想,甚至有可能精神被对方所控,切要小心谨慎。”

    “知道了,姐姐···”

    “对了,你去百花谷可是要收复百花宫,需不需要姐姐相助?”显然血仙碟也是清楚百花宫的。

    小烦挠了挠头,想了想,“我应该可以吧,而且姐姐还很忙,有时间吗?更何况我也不打算收复,都不是自己的东西了,还收复它干嘛?”

    血仙蝶缓缓起身,轻轻的抚摸着小烦的头,“你说你哪里像我,哪里像父亲,难道你娘就是这样?唠唠叨叨嘴不停歇也就算了,怎么连父亲那坚决果断的性格也一点没有继承下来,要就要,不要就不要,你看你···,还总是让姐姐担心。”

    “姐姐,你是说我不像爹吗?我没见过爹啊,别说爹爹了,就是娘我也没见过,我是个有爹生娘生,但却是没有爹娘养的孩子·,不像姐姐··”小烦说着轻声的抽泣起来,脸上露出了难过神色。

    “好了,姐姐又不是在怪你,你有你的路,姐姐有姐姐的路,我知道你自小受的苦,所以姐姐发誓之后所有的一切灾苦姐姐都为你扛,再不叫你受一分的委屈。”

    “姐姐····你这又是何苦?”

    “姐姐有着姐姐的使命,这担子全有姐姐担下,谁叫我是长姐?哎,其实姐姐何尝不想过着太平的日子,姐姐也想为人妻,也想做人母,但是姐姐做不到,我们家族还有大仇要报····”

    血仙蝶的话中透着阵阵的无奈和悲凉,同时也透露着浓重的血腥之气。

    梅剑山庄。

    夜,很静,一弯新月高挂当空,山庄之中一队队的火把在山庄之中穿行,这是梅剑山庄巡逻的队伍。

    山庄最上是凿山而建,正是山庄的后殿,其中有着庄主的住房、掌门密室还有一个硕大的演武大殿这就是梅剑山庄最为神秘的后殿。

    一条黑色的人影纵身跃上一棵高树,底下就是一队巡逻的庄员,丝毫没有发现树上还隐藏着一个人。

    带这队巡逻的庄员走后,火把光也随着远去,大树所在的位置又陷入到了原本的黑暗之中,不远处又一队巡逻的庄员走来,眼见就要接近这棵大树所在的院子。

    那条黑影一闪就已经闪入院内,恰好从两队巡逻的人马中间穿过,竟是避过这两队巡逻人马。

    不远处的黑暗角落中一个黑色的人影蜷缩着,要是不注意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那里藏着一个人。

    但是那刚刚进入梅剑山庄的这黑色人影却是已经发现蜷缩着的那人影,那蜷缩着的人影不过是梅剑山庄内的暗逻而已。

    那黑色人影似乎对梅剑山庄的内部很是熟悉,就连其中的暗逻布置也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那人悄无声息的来到那黑暗之处,来到那暗逻身后,此时那暗逻还是茫然无知。

    “噗”犹如拍西瓜一般,那黑色人影手中持着一把铁尺一下子敲碎了那暗逻的脑袋。

    一连杀了六个暗逻,却没有惊动任何明处的巡逻队伍,一路攀上最高峰,正是梅剑山庄的后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