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剑山庄突来不速之客,连杀六个暗逻,却没有惊动任何明处的巡逻队伍,一路攀上最高峰,正是梅剑山庄的后殿。

    后殿之中点着一展油灯,油灯昏暗,只照亮那么一小片的位置,但是屋中无人。

    那黑色人影趴在大殿之外的房顶上,半晌没有动静,这才跳下屋顶,进入殿内。

    大殿很空阔,摆放的物件也不是很多,除了摆放着的兵器架就是一张桌子,几张椅子,桌子上摆放着茶杯、茶碗除此却是别无它物。

    那人进入殿中,看了看这些东西,皱了皱眉,四处看了看,最后在角落里看到跌得整整齐齐的几件衣物。

    内衣雪白,外罩粉红,其上还带着淡淡的香气,这不是脂粉的香气而是女儿身自带的清香之气,这应该是一个少女的衣服。

    那人用手中的铁尺一挑,衣物散落,从中掉落出一本书来。

    顿时那人的眼中就是一亮,连忙一张手,一股亮白色的劲气将那书罩住,随着气劲一手那本书落入她的掌中。

    书面上娟秀的几个字清晰可见:阴阳逆乱天元道。

    那人似乎很是激动,连忙翻开,引入眼帘的却是春·宫图,那人一见这春·宫图眼中更是闪着亮光,连忙将那春·宫图贴身收好。

    那人正要离开,却是突然间的一动也无法移动,倒不是她失去了行动能力,而是她不敢动,因为在方才空着的椅子上此时正做着一个人,那人正端着一杯茶水看着自己。

    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进来一个人,而自己却是茫然不知,若是那人想要暗中下手的话,那么自己一定死于非命,那人清楚的知道这点,所以见到那人稳坐,所以她也一动也不敢动。

    坐在那里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金花夫人。

    金花夫人的武功全失,筋脉受损无法恢复,即使她的剑术和身法依旧犀利,但是缺少了内力的支持她绝对做不到在那人面前无声无息的出现。

    但是金花夫人就是做到了这点,她无声无息的坐在那里,不说一句话,只是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那样子就像在看风景。

    那人也不敢动,她自己的本领自己清楚的很,能做到在自己面前云淡风轻的人根本就很少,更是能做到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

    汗水已经湿透,就像是刚刚洗完澡一般,但是她依旧是一动也不敢动。

    “有刺客!有刺客·····”

    不远处传来一阵的骚动声,很显然是有人发现了被杀的暗逻。

    很快整个梅剑山庄都躁动了起来,不远处的人声鼎沸吵杂不断,后殿之中的两人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两人依旧没有动,一动也不动,金花夫人端着茶水微笑着,整个人就像是一看风景一般。

    那黑衣人浑身的汗水流的更多,滴答滴啊的已经落在地上,她知道最后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但是她却是看不出这人有出手的意思,身上一点的杀气都没有。

    越是如此越是让她担心,感觉不到不带表着没有,而是自己感觉不到,她真的害怕那人会突然间的暴起,因为她听说过这个神秘的女人的厉害。

    内殿之中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很轻却是很急,而且速速度极快,仅仅是一两个呼吸之间就感觉这脚步声进了数十米远,来人的轻功绝对是一流的,武林之中罕见,单单是凭借这样的轻功足可以和自己抗衡,那黑衣人立刻就判断了出来。

    能在这后殿之中出没的有且只有那么几个人,凭借着那人对山庄的熟悉,她很快就判断出了来人是谁:梅剑山庄副庄主丰小依。

    前有狼后有虎,眼前有猛虎虎视眈眈,不远处又来强敌,那人感到一阵的绝望,即使是死也要拼一拼,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那人身上亮白色的气劲亮起,就要发难,但是就在此时金花夫人身形骤然而起,顺手将兵器架上的剑拔出,那把剑的姿势和角度让人叹为观止,仅仅是这一手就让那黑衣人眼光一缩。

    剑光一闪已经指在那人的咽喉不远处,但是那把剑却是突然停住,随后剑缓缓回撤,从金花夫人口中仅仅吐出一个字,淡淡的很轻很弱:滚!

    那人身上的亮白色气劲一收,浑身都是一松,但是脚步声已经很近,而且已经可见人影。

    那人在不犹豫一转身跃出,但是就在其身后一把旋转着的宝刃裹着亮白色的气劲旋转斩来,正是丰小依释放出了子剑。

    那人回身,手中铁尺一挥,向着那旋转的子剑砸去。

    “铛”的一声,铁尺与子剑相撞,其中蕴含着多重剑力的子剑居然被这一尺给挡了回来,子剑微颤发出阵阵低鸣挂到了母剑之上。

    “好重的尺子!”丰小依心中暗道,同时手腕一翻子剑又是旋转着飞出,与此同时千万道剑光如影随形般的飞出,正是她的绝技千重影杀。

    那人也不回身,身子一纵跳出大殿,同时手中铁尺摆动当下数道剑气,但是仍有一道剑气穿身而过,不过仅是穿透黑色外衣并未伤到身体。

    那人身子跃出的同时,丰小依也随着跃出,“哪里走!”一声娇喝之后,千道剑影又是如影随形而至。

    丰小依不敢尽情的释放千重影杀剑气,因为如此一来这剑气的笼罩面积虽然大了许多,威力也更大,但是却是对周围的建筑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这是尽量避免的。

    那人的武功本不在丰小依之下,但是由于心中惊慌失措,已是方寸大乱,若是此时丰小依全力出手定然一击而建功。

    那人迅速的窜出,被一剑刺穿衣袍之时心中的恐惧更甚,已经完全的没有了章法,居然以最直接的方法最直接的路线向着山庄之外闯了出去。

    迎面恰巧就是一队巡逻的庄员,见到一条黑影向着这边闯了过来,顿时亮出手中的兵器招呼了上去。

    那人铁尺之上亮白色的气劲轰然射出,笼罩了大片的面积,一下子不但是轰开了阻挡而来的庄员,就是地面都被轰出一个大坑,大地轰然一爆,一时之间烟尘四起,惨叫哀嚎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