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铁尺之上亮白色的气劲轰然射出,笼罩了大片的面积,一下子不但是轰开了阻挡而来的庄员,就是地面都被轰出一个大坑,大地轰然一爆,一时之间烟尘四起,惨叫哀嚎不断。(书^屋*小}说+网)

    丰小依大怒,无论是死伤的庄员还是被破坏的东西,这些都是梅剑山庄的产业,现在的梅剑山庄虽然看起来强势,但是这只是外强中干罢了,任何的一点损失梅剑山庄都伤不起。

    丰小依娇喝一声,脚下步伐一阵迷离,人顿时消失,下一刻却是出现在了那人的身侧,似是穿越空间一般,同时周身剑气纵横似是有百花刚刚释放又凋零正是一招百花七星步。

    一剑刺出,这一剑似是天穹而来,就像是流星滑落大地,这一招就是丰小依自创的招数天外流星。

    五彩光华乍现,就在此时一把环刀释放着五彩光华乍现斩向那神秘黑衣人。

    五彩光华后发先至,却也是凶猛无比,这一斩本也是必杀之招,只是环刀尚未伤敌却被丰小依的一招天外流星破去。

    环刀灭天乃是柔姑娘大招,这一刀幕天席地却被天外流星强势破去,与此同时丰小依的天外流星也被阻住,环刀与丰小依的七绝剑倏然分开。

    两件神兵利器相撞,劲气激烈交锋,顿时一阵的气劲波动,五彩光华与亮白色气劲同时消失,随后无形的气浪翻卷,这一下倒把你那人推着横飞了出去。

    丰小依握剑怒视着抓着环刀的柔姑娘,而对方却也是怒不可遏,“坏了我的一刀,否则她必死我刀下,哼!”说完却是不再理会丰小依收刀而去。

    丰小依哼了一声,不在理会柔胡娘疾步向那人追去。

    柔姑娘看着丰小依划过的粉红色残影,不由得叹了口气,“嫂嫂啊嫂嫂,你没事跑到梅剑山庄却是何为,我虽不喜你,但也不见你身陨在此,这一剑我替你挡了,希望你能逃出升天。”

    原来柔姑娘已经看穿那人非是别人正是自己的嫂嫂,也就是元浪的妻子千幻琉璃。

    柔姑娘玉手轻颤,握着环刀的手露出点点殷红,一滴滴的滴落地面,像是盛开的红梅,原来她与丰小依一剑的对撞之中却是吃了一点小亏,虎口震裂,毕竟论起力量来她的环刀与七绝霸剑相差实在是太远了。

    千幻琉璃惶惶不安,也身身处险地不敢久留,虽然得柔姑娘挡了一剑,但是能挡一剑将不会再挡第二剑,她对这小姑子还是十分的不感冒,当然对方也不会对自己感冒。

    千幻琉璃急冲而去,眼见大门就在眼前,只要冲出最后一波的阻挡,生路就在眼前。

    千幻琉璃身上亮白色气劲一收,顿时荡起粉红色的阴阳光芒,阴阳气劲一吐一吸之间,如山般的压力压下,顿时将阻挡在眼前的一群人打散。

    千幻琉璃的武功面对这些人可以说是毫无压力,她想杀着十余人也是弹指之间,但是她没有这个时间,只能以最快捷的方式闯出去。

    千幻琉璃一步跨出,就在眼前出现一人,这人身披黑紫色的斗篷,一脸的刚毅和疲惫,显得风尘仆仆,正是刚刚赶回来的萧云。

    萧云在天道山上遇到血仙蝶,就知道恐怕所有的事情都是她搞出来的,他担心梅剑山庄有事,又是血仙蝶约他在山庄见面给自己一个解释,如此一来萧云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离得梅剑山庄不远,就见山庄之内人腾狗吠的,知道是出事了,连忙向前赶,不料刚到大门口处,就见一道人影从中窜了出来。

    萧云一见这人披着黑色斗篷、头戴着黑色斗笠,整个人一团黑色还以为是小烦,正要上前说话,千幻琉璃的身上亮起了粉红色的阴阳气劲,同时在劲气之下斗篷飞舞露出了其内的雪白衣衫。

    不是小烦,要是小烦的话,即使那黑色斗篷也挡不住她的伟岸,而这人明显身材婀娜修长匀称,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身材,不是小烦。

    对方粉红色的阴阳气劲亮起,顿时一种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萧云连忙向一旁闪开,对方的那一尺横扫,有着席卷天地之势,大有摧山断岳之威,这一尺之威比之丰小依的剑势更加的凶猛。

    丰小依的剑势如山如岳,强霸之中给人一种压迫感,而千幻琉璃的这一尺之势却似可以摧山断岳,不但强霸更有着一种无坚不摧、睥睨一切的气势,其实千幻琉璃的尺势更适合剑道,而丰小依的剑势却更加的适合尺势。

    一尺横扫犹如秋风扫落叶,扫除一切阻碍,萧云不敢抵挡,当下又是一跃躲开这一尺,同时千幻琉璃已经从萧云的眼前穿过。

    萧云一见她要逃,连忙从后赶上,萧云的轻功绝不是千幻琉璃可以比的,紧追了几步,手中剑出鞘,一道剑气喷薄而出,但是却仍是没有留下千幻琉璃,只是将她的斗篷滑落一截,同时将她的衣服划破。

    那半截的斗篷飘飘而落,同时“啪啦”一声从中掉出一本书来。那书落地,有风吹动,里面画满了图像,看起来好像是····嗯,萧云有些脸红,随后又看到了封面之上:阴阳逆乱天元道。

    萧云一愣,正要看个究竟,此时丰小依却是赶了上来。

    千幻琉璃扫开那一队的巡查庄员,又扫开萧云的阻挡,看似没有耽搁,但依旧是被阻挡了一下,毕竟出手的时候他必须将运转内力停止奔跑而不能向萧云一样可以将内力几分,奔跑与出手都不耽误,这么一耽误的功夫,按理来说丰小依早就该赶了上来,但是她却没有及时的赶上来。

    原因就是那百花七星步可不是随意施展出来的,那本是她的必杀一击,施展出来那一击之后已经遭遇到了内力的反噬,而且自身的内力也是消耗极大,所以她重新的整理了一下体内的内息,然后向着千幻琉璃赶来,所以就赶的慢了。

    她看到了萧云那一剑,有些震惊,这一剑蕴含的变化简直是鬼神难测,他是什么时候学到这惊天的一剑的。

    随后见到那落到地面上的春·宫图,那翻动的画面顿时让他一惊,这人怎么这样别的不偷,却是偏偏要偷这本春·宫图书,顿时丰小依感到脸上发烧,见萧云弯腰已经将手伸向那春·宫图的时候她不由得喊了一声,“不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