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感到脸上发烧,见萧云弯腰已经将手伸向那春·宫图的时候她不由得喊了一声,“不要动!”

    萧云一惊,连忙收手,但是有一些怀疑,即使动了也没有什么不妥,最多也就是这秘籍上有毒,自己还怕毒吗?但是丰小依说不要动,萧云也就不再伸手毕竟他还是很尊重丰小依的意见的。

    丰小依红着脸走到那春·宫图处,以身子挡住快速的捡了起来,看也没看连忙塞进怀里,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了?小依姐?”萧云奇怪的问道。

    “我怎么知道,这人潜入到了山庄之中,想要盗取东西,不过只是偷走了我的一本书而已。”丰小依说着白了他一眼。

    “倒是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也不通报一声。”丰小依有些嗔怪。

    “天道山遇到血仙蝶,她说会来山庄,我担心山庄有事,所以就急忙赶了回来,恰巧遇到这件事。”

    丰小依轻“哦”了一声,看着萧云顿时想起那春·宫图上的画面来,顿时一股害羞之意涌上心头,同时还有一股莫名的冲动,想要亲身试验一下那春·宫图上的绝招。

    “呸呸呸,我在想什么····”丰小依心跳犹如鹿撞,脸上陀红陀红。

    “咦?这么几日不见,小依姐这么变得这么漂亮了,脸蛋红扑扑的,嗯,就像是····”

    萧云心中一动,她这样子那梦倪裳和自己做那事的时候极其相似,难道···顿时萧云猜到了些什么,不敢再看丰小依。

    “你那一剑是什么名堂?”丰小依也是尴尬无比,连忙将内心的冲动压制下,而将话题转到自己的好奇上面来。

    “半步剑,这本是一招刀招,我险些命丧这一刀之下,绝境逢生之后从而参悟出了这半步一剑,正要与你参详。”

    丰小依摸了摸怀里的春·宫图,还藏得好好的,这才放下心来,“走吧,去后殿!”

    看着丰小依的姿态,即使是在隐藏也是难掩少女的娇羞,萧云的心莫名的躁动起来。

    “小依姐,你···不先去换件衣服先?”

    “换衣服干嘛?”丰小依看了看衣服很整齐也很干净,更是得体的很,根本就没有必要更换啊。

    “你没有觉得那里不舒服?”萧云说完真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二话没说就像里面走。

    “不舒服?那里是哪里?”丰小依一愣,随后她立刻就感觉到了不舒服,顿时脸似火烧,脸耳根都已经红透,暗骂着萧云“混蛋!色狼!大色狼!”

    丰小依连忙双手捂着脸往里跑,又施展出了自我安慰大法:“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我不是色女,我不是色女,我不是色女····”

    金花夫人嘴角淌着鲜血,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她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一动也不动。

    “夫人,你怎么了?”萧云赶了进来,连忙扶住金花夫人,连点她身上数道大穴,最后缓缓的在她体内输入真气。

    不久丰小依换完内衣走进后殿,一见萧云正在给金花夫人输送元气,连忙出掌抵在了金花夫人的后背之上。

    半晌之后两人缓缓收功,金花夫人也长出了一口气。

    “夫人,怎么受伤了?”萧云关切的问道。

    “那人的武功很高,她来的时候我正在殿中,不得不催动意境力量,干扰她的精神,希望她不久就会离去,没想到她一直在外很久,我的意境力量很强,但是经脉受损,长时间的坚持竟是又伤了经脉。”

    “再者他与我对峙的时候,我的意境力量也不得松懈,尤其是她最后想要反击,我不得强行催动着体内残有的内力施展出了一剑,这才吓唬走了那人。”

    丰小依取了一颗药丸喂给了金花夫人,然后喂了一杯水,顺下药丸,然后一手抵在她的小腹上以内力化解着药力。

    “夫人可是看出了那人的来历?”

    金花夫人不答,然后看着眼前的两人道:“你们两人可是认识这人?”

    丰小依摇了摇头表示并未见过,但是萧云却是道:“我见过,她是元浪的妻子,江湖人称千幻琉璃,其他事情一无所知。”

    “她施展的武功好像是纯阳气劲,和小依姑娘的气劲相似,但是这只是表象,是遮盖,她的体内隐藏着一股极强的力量,不过她没有施展,我猜不出来。”

    “是一种粉红色的阴阳气劲,我见到了。”丰小依答道。

    金花夫人眉头紧皱,“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啊,这次阴风谷中根本就不是有人刻意要将我等唤醒,而是有人刻意在寻找阴阳道的传人,我想刚才的那千幻琉璃就是阴阳道的传人。”

    “阴阳道?”萧云和丰小依都面露吃惊之色,两人都知道阴阳道也是阴风谷六道之一全称乃是阴阳合欢道。

    “她的名字之中有千幻两字,不得不让我想起千幻妖姬来,不过千幻妖姬是幽冥道的道主,似乎与阴阳道没有关系。”

    “千幻妖姬?可是上上代的幽冥道道主?”丰小依有此问并不奇怪,因为金花夫人冰封百年,她的那个时候正是上上代六道道主的时候,而上代道主却不是金花夫人所能得知的。

    “幽冥道的每代道主都叫千幻妖姬,其震道至宝名叫千幻伞,也不知道流落到了何处?”

    “那人可是拿了什么东西?”萧云问道。

    “拿了,拿的可是我们姑娘的宝物,真是好可惜了那么好的秘籍。”金花夫人说着看向丰小依,嘴角之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

    “还好没有丢失,最后关头,却被我拿回来了,小依姐能不能让我看看是什么秘籍,让你这样视若珍宝?”

    “不能!”丰小依红着脸,但是语气坚决,丝毫不犹豫的拒绝。

    金花夫人微微一笑,也没有说话,道:“少主,大半夜的你也累了,回去休息去吧,有姑娘陪着我坐会就好了,我和姑娘说会话。”

    萧云点了点头,看了看这两个女人,有点搞不懂他们,最后还是比较放心的离去。

    金花夫人轻轻的拉着丰小依道:“姑娘,最近心绪可是不宁?总是不能安心潜修武功?哎,这就是意境种子带来的后果,意境种子虽然说是可以将人带入意境,但毕竟不是自己修来的,其中还是有着明显的漏洞,这方面姑娘就比不得少主了。”

    “那怎么办啊,都是这本烂春·宫图害得我?”丰小依说着将那春·宫图取出狠狠的一下摔在了桌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