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琉璃要去终南山归宗,众人都明白梦琉璃的意思,她是在警告陆金岚不要依仗着血仙蝶在背后撑腰就肆意作为,任意的欺凌神女剑派,现在神女剑派也有后盾,就是血仙蝶也要退避三舍的强大存在。(书=-屋*0小-}说-+网)

    陆金岚冷哼了一声,却是不再言语。

    陈天成想要拒绝,但却是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毕竟那是神女剑派自己一派的事情,属于别人的家室。

    这一次陈天成很是打击,不但少了凤凰谷的助力,更是走了一个神女剑派,神女剑派如果走了,那么段惊羽所代表的昆仑派那就···

    不仅如此,更让陈天成雪上加霜的事情却是来自与神秘莫测的聚宝山庄。

    聚宝山庄在何地没有人知道,但是各大城镇,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有聚宝山庄的买卖,这是一个绝对惹不起的大势力。

    聚宝山庄只是一个商人一般的存在,他从不关心江湖大事,也不关心江湖势力,他只在乎买卖。

    现在它的买卖承受了巨大的损失,那就是丰荫城的买卖近乎全盘冻结。

    不仅仅是梅剑山庄对来往丰荫城商人的打劫,凤凰谷趁火打劫也暗中对这些商人下手,更有天道盟的人很乐意栽赃嫁祸、借刀杀人,所以这段时间丰荫城的商业活动几乎陷于停滞。

    所以聚宝山庄的人来了,到了自由联盟要求自由联盟给予补偿损失,并且取消了与自由联盟的任何合作,单单索回自由联盟的贷款这一项就让自由联盟的经济几乎陷于瘫痪。

    各派的商业是各派的,自由联盟的商业是属于联盟的,这个必须区别对待。

    聚宝山庄的动作让陈天成一下子陷入到了困境之中,再也无力对付梅剑山庄了,好在陆金岚也是大方,倒是将意境修炼的秘法无偿的传授了出去。

    意境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本是血仙蝶留下来的意境修炼之法,即使学会了意境修炼秘法之人也无法传授他人,这就避免了意境修炼之法的到处传播,体悟才是修成意境的唯一办法,血仙碟给出的只是意境的体悟之道,具体能不能体悟的道那就看个人的天分了。

    武林之中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寻宝热,尽管江湖录中没有记载,但是几乎全武林人都知道萧百荣的宝藏出现在了天道山上,而且天道正教在天道山上展开屠杀,一夜之间屠杀千余人。

    这一下子引起了全武林人士的愤慨,大量的武林人士纷纷的涌入到了天道城中,其中不乏天道盟本盟的人,当然还有自由联盟的人。

    天道盟一下子紧张起来,似乎有些自顾不暇起来。

    天道盟会议大厅。

    元浪端坐在主座上,其下依次是华山派的毕普天、武当派宋元山、峨眉派纪晓云、血刀门妖刀、星宿海毒公子等人。

    妖刀上前道:“盟主,武林盛传之事可是真的?”

    “我说是假的你们信吗?”元浪沉稳的道。

    “不信!”妖刀说着看了看众人,虽然众人没有说话,但是表情上都透露着这两个字:不信!

    “既然我说不是真的你们不信,我说是真的你们就会相信,那你们还要问这么多干什么?”

    所有的人都言语,妖刀也坐到了座位之上。

    “盟主,不知这宝藏你打算如何分配?”说话的是峨眉派的云岭师太纪晓云。

    “我本打算等将宝藏挖掘出来之后再提这事,既然师太问了,我就将我的想法说出来。第一就是将原本萧百荣掠夺自各门各派的镇派武功、镇派神器归还。”

    “第二就是将一些无主的武功秘籍以及神兵利器甚至多数的金银财宝按照各派的功劳分配,无功者不分配,同时各派的伤亡也是一个发派标准,其余还有何话讲?”

    毒公子阴测测的冷笑道:“那盟主可是让我等参与这宝藏的挖掘,毕竟这么大的宝藏但凭着天道正教的一教之力也是难以一时间的挖掘完毕,我们可不想在外抵挡反联盟的势力,而在内却有正教独自挖掘。”

    元浪哈哈一笑,“此事自然,到时候各派选出一定人数参与抵挡武林各派以及选出一定人数挖掘宝藏。”

    “这个办法我们都赞成,但是不久前的一场大战可是发现了什么不成?”说话的是华山派的毕普天。

    “却有发现,原来在葬仙山本派禁地之中有一个各派祖师的灵堂,里面摆放着各派祖师的灵位,其中更有萧百荣的灵位,还有他的灵堂。”元浪解释道。

    “那可有发现?”毕普天追问道。

    “在灵堂之中设有剧毒之物,但凡进入其中的人都中毒陷入疯狂,即使我们不出手的话对方也会脱力而死,所以他们的死其实全是被毒所害,只是世人对我误解太深,想要解释也是解释不清。”元浪说的面无表情。

    众人都不言语,心中却在腹诽,明明这些人都是被刀剑所杀,还说什么中毒身亡,难道当大家是傻子不成?

    “到最后联盟内的百花宫圣女花弄鱼出手才解去毒厄,其中确实发现了一些秘密。”

    “什么秘密?”

    “上古十大神兵!”元浪终于抛出了重头戏。

    “上古十大神兵?”顿时一阵的喧哗,因为这上古十大神兵不属于哪个门派,但确确实实的是神兵利器。

    “上古十大神兵的秘密我没有得到,而是被人拿走了,参与那次夺宝的人几乎全部中毒身亡,但是其中有一个却是消失不见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最近才崛起的梅剑山庄的庄主。”

    “梅剑山庄?不就是先前的那个剑湖帮吗?垃圾帮派一个,居然还敢占据上古十大神兵,不如现在就出手灭了他们,夺取藏宝图。”毕普天恶狠狠的道。

    “梅剑山庄并不可怕,但是他却是地处丰寰城,距离丰荫城不过一个时辰的路,可谓是丰荫城的门户,我们若是攻打丰寰城的话比如会引起丰荫城的反扑,这等于是到对方的地头上行凶,结果我并不认为乐观。”元浪阴险的道。

    “盟主难道就没想到仅派几人到梅剑山庄走一遭,只要拿回那藏宝图就可以了,只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就可以。”

    “这果真是一个好办法,只是本盟主最近没有时间,天道山的事情让我脱不开身,不知在座的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