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提议前去梅剑山庄盗取藏宝图,元浪道:“这果真是一个好办法,只是本盟主最近没有时间,天道山的事情让我脱不开身,不知在座的谁去?”

    谁去?谁能去?谁又敢去?

    梅剑山庄庄主之能倒是没人知道,甚至连他的名字在座的很多人都不清楚,但是他能从天道山中在万人瞩目之下拿走那份人人必争的藏宝图就让人不敢小觑,同时谁都知道梅剑山庄之中有着丰小依这位副庄主。

    当初天道盟的很多人都去参加了萧云的就职大会,亲眼所见丰小依的狠辣,出手间就将那英肃杀斩的血肉分离,只留一副骨架。

    那英肃杀的武功已经震惊众人,那丰小依的武功不仅仅是震惊,更多的乃是震慑。

    “不知盟主有何对策?”说话的是一项稳重的宋元山。

    “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梅剑山庄的丰寰城距离丰荫城如此之近,我想这么头痛的问题,还是交给他们好了,到时候我们直接的从反联盟的手中夺取取到手神兵,我觉得更加的容易一些。”

    “盟主英明!盟主英明!”所有人一同站起,齐声拱手称颂。

    议事大殿的大门缓缓关闭,整个会议大厅之中只有元浪一个,全身的衣袍无风自动乃是劲气鼓荡,随后是冷冷一哼。

    梅剑山庄。

    梦琉璃陪伴在梦倪裳缓缓的走在山庄之内,不是有路过的庄员向着梦倪裳问好,“夫人、夫人····”

    不知从何时起,梦倪裳就特别的喜欢慢慢的走在山庄之内,听着一声声的“夫人”心中充满了得意。

    “夫人,庄主去了剑意巷了,庄主临行前让奴婢转告夫人一声,并且吩咐不要去大殿。”说话的是一直的伺候着梦倪裳的侍女。

    “又去剑意巷了,不是说以后不再参悟那魔女留下来的剑意了吗?为什么不让我去大殿?”

    “夫人····”那侍女浑身颤抖,似是见了恶鬼一般,“那魔女就在大殿之中,而且····刚刚杀了六人,说是这六个人多看了她一眼,在心中亵渎了她的。”

    “什么?这么可恶,这个魔女····”梦倪裳顿时大怒。

    “倪裳,我们去剑意巷!”梦琉璃说着拉住梦倪裳就往外走。

    “倪裳,收声,那血仙蝶杀人不眨眼,别说是你,就是姐姐也抵不住她一招,武林之大在她眼中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万不可招惹这魔女。”

    “姐姐,那魔女如今到了我梅剑山庄之内,我就不信全庄上下会留不住她?如今她敢到我山庄,正好趁她落单,为武林除害!”梦倪裳说的倒是豪气干云,英姿飒爽的倒像是一代大侠。

    “倪裳,不可胡说,那血仙蝶绝不是你可触碰的,别说是梅剑山庄了,就是许多名门大派也是留不住她,难道你没听说过她一怒血屠百里的事情?”

    梦倪裳心中虽然不悦,但是有萧云的告之和姐姐的劝说也只会暗气暗憋,但是要真说对付血仙蝶梦倪裳还是胆颤,毕竟她清楚自己的本事,更是听说过血仙蝶的凶名。

    远远的两人就见一个伟岸的身影站在那剑意巷之外,风吹动那深紫色的披风烈烈做舞,一股肃杀之气凭空而生,而且其中还似乎有着淡淡的血腥之气。

    “云的意境越来越高深了,只是他身上的血煞之气似乎更浓,也不知道时好时坏?”梦琉璃有些担心的道。

    两人缓缓走来,萧云已经感知到了,但仍旧是一动不动,直到梦倪裳喊了一声“云”,萧云这才回头微微一笑道:“倪裳,你来了!”

    萧云看着梦倪裳,面带着微笑,对一边的梦琉璃似是没有看到。

    梦倪裳嘟着嘴道:“云,那魔女又来干嘛?”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先谅她一会,让她感到我不是对她十分重视,到时候讲条件的时候好占据主动。”萧云说着拉住了梦倪裳的手。

    “我听说血仙蝶最近参悟出了新的意境修习之法,今日正好要向她讨要,送给你和琉璃姐。”

    萧云此时才将目光转向梦琉璃,顿时他的眼神变得复杂,随后又恢复了正常,目光又转向了梦倪裳。

    “那魔女杀了我们山庄的人是不是?”梦倪裳怒道。

    “是,六个!”萧云淡淡的说道,就好像血仙蝶杀得不是六个人,而只是六只蚂蚁一般。

    “云,不能就这样算了,我们的人不能白杀···”

    “我知道,这件事有我处理好了,倪裳,你要不要出去逛逛?”萧云说着掏出一叠银票递了过去,“这是三十万两银票,你先拿着,到外面玩几天,等我送走了这个瘟神,我在接你回来。”

    梦倪裳伸手接过银票,嘟着嘴道:“多久能送走这瘟神啊?”

    萧云想了想道:“你把钱花完就回来好了。”

    “云,山庄这么拮据,你怎么这么多钱,不会是山庄的钱吧?”梦倪裳疑惑的问道。

    “不是,是我个人的钱。我以修缮庄员以及各种理由似扣下的钱。”

    “啊?云,你这么做被山庄的人知道了会不会出事?”梦倪裳担心的道。

    “没事,没有我的话,山庄也不会如此兴盛。其实从山庄开始兴盛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定期的把一部分山庄的收入打入我个人的户头里面,都存在了聚宝阁的钱庄之中了,这些钱够我们花很久很久了。”

    “云,你怎么能这样,万一山庄的人知道了该怎么办,丰小依知道吗?胡古月知道吗?”梦琉璃担心的问道。

    “小依姐知道,胡古月可能不知道,但是艳清心一定知道。开始的时候我以修葺庄园的名义将钱私自挪走,而后以建立各个堂口、建立卫队等为理由定期的转移了不少的钱,而且经手的还是冉副庄主。”

    “本来,这就是我应该拿的,我可不是来救苦救难的,一下子让我投进去那么多钱,没点收益怎么行,而且武林局势动荡,我能吞并其他势力,别的势力也能够吞并我,现在多攒些钱,即使失去了梅剑山庄我们照样过得惬意!”

    梦琉璃摇了摇头,就是梦倪裳也是不赞同,但是也找不出反对的理由来,反正他觉得萧云这么做不对。

    梦倪裳也不再多说什么,拉着梦琉璃就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