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给了梦倪裳三十万两银子,让她离开梅剑山庄一段时间,梦倪裳拉着梦琉璃就要走。

    此时梦琉璃却是拒绝了梦倪裳,“倪裳,你独自出去逛逛,别逛得太远了,我想和云见识一下血仙蝶,或许对我的武功修为有些好处,而且今日我也是来和你们辞别的,我还要去终南山一行。”

    “姐姐···,那好吧,我就在丰寰城中转转,不过云,你要早些打发走那魔女,我···”梦倪裳说道此处却是脸上露出了一片陀红,贴近萧云小声道:“我想你了,你陪我一晚我再走好不好?”

    萧云点了点头,小声道:“先出去逛逛,晚上再回来。”

    “琉璃姐要不要试一下这意境巷?”萧云见梦倪裳蝴蝶一般的飞走后向梦琉璃问道。

    “不了,我得武功离意境还早,只是希望你真的能从那魔女那里得到意境修习的秘法。”

    萧云笑了笑,随后缓缓迈步,走入那小巷之中。

    小巷依旧是那个小巷,墙上的剑痕依旧,其上附着的意境之力随着萧云的缓步进入迎面扑来。

    议事大殿之中。

    血仙蝶面带着微笑看着对面的柔姑娘,柔姑娘也是面露微笑看着对方,丰小依坐在副庄主的座位上看着两个人,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

    先前已经是见到过一次这样的情景了,无论是血仙蝶还是柔姑娘那笑容真的是好像,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一般,尤其是那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

    不仅如此,就是那一笑的时候两人脸上的小酒窝也是出奇的相似,还有的就是那双眼睛,要是蒙住对方的脸,只露出眼睛的话,还真是分不出是谁的眼睛,一样的好看,一样的水灵灵,一样的通神,只是那眼神之中其中一个显得成熟稳重,另一个却是玲珑活泼。

    “你在跟我比斗幽冥魅力吗?你会遭到反噬的,我要你生不如死。”血仙蝶微笑着道。

    “比过才知道,不是吗?你要输了,我把这头牌的名号让给你,让你夜夜做新娘,日日换新郎,如此可好?”柔姑娘丝毫不示弱。

    “那我可要多谢你了,你这头牌做的好像很开心,你好像很喜欢这种生活,不过我不喜欢,这么好的事情还是留给你吧,夜夜做新娘,日日换新郎。”

    “你们斗归斗,打坏我们的哪怕是一桌一椅都要赔的,我们山庄的东西很贵的!”丰小依看着两人斗嘴,不由得担心,唯恐两人一动手破坏这里面的财物。

    “依副庄主,你知不知道这幽冥魅力不仅仅是靠眼睛攻击,声音也是一条很不错的攻击途径,我想你还是躲避一下的好。”血仙蝶提醒道。

    “反客为主,你当这里是冰宫不泪天?”丰小依有些怒意。

    “对哦,这里可是梅剑山庄呢,你要是动手的话,我不介意和依副庄主动手,当然这后面还有一尊大神,我怕你也难抵挡她的怒火。”

    “大神?是指谁?那可真要见识见识了。”血仙蝶当然知道这里有一位金花夫人,但是却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她的本领,当然她不知道金花夫人打伤元松竹的事情。

    “闹够了没有?真想打就出去打,要不要我给你们开个赌局?”

    血仙蝶微笑不语,柔姑娘也是微笑不语,两人这一般的模样却似是镜中人相对,只是一个年长历尽沧桑,一个年轻活泼轻灵。

    “云弟弟可真是辜负我这做姐姐的一番苦心了,居然将姐姐我晾在了这里,姐姐生气了哦!”

    “姐姐你何必生气,弟弟这不是到了吗?”萧云笑呵呵的走进,身后跟着白衣若雪,冷似冰霜的貌若仙子临尘的奇女子梦琉璃。

    “呵,主人到了,是不是要撵我走啊?哎,我怎么这么不招人喜欢呢?”柔姑娘笑着站起。

    “姐姐此来可是给我一个解释的?”萧云开门见山就问。

    血仙蝶笑着端起茶杯,“水凉了。”

    梦琉璃见状知道这是血仙碟的有意拒绝自己,端茶送客就是这个道理。

    梦琉璃连忙起身告辞,血仙蝶看了看丰小依,见她一动不动,噗嗤一笑,这才向萧云道:“其实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是,所以我不想听姐姐的解释,你来是有别的事情对吧?”

    “这是我参悟出来的意境快修法秘法给你,同时还有一份上古十大神兵的藏宝图,同时还想知道你的意境修为进展的如何了?”

    “姐姐的棋下得很大啊!”萧云道。

    血仙蝶依旧是带着一贯的笑容,但是萧云觉得这笑容很怪、很怪····

    一骑快马从丰寰城中趁着黑夜驰出,马背之上趴伏着一人,这人趴伏着像是睡着了一般,但是马很快,很显然没有人骑这么快的马还在睡觉。

    马跑得很急,一阵的颠簸,那人一下子从马背上摔落,掉在地上的时候已经绝气身亡。

    同时身后两马急冲而出,紧追不舍,一见那人落马两人跳下马来,从那绝气身亡者身上摸出一个油布纸来。

    两人大喜,连忙将油布纸打开,略一看顿时大喜,两人将其中之物一分为二,分装之后迅速的引入到黑暗之中。

    梦倪裳无聊的走到大街上,丰寰城她几乎已经逛遍了,除了丰寰山依旧是保持着神秘之外,她对逛街已经失去了兴趣,唯一还有兴趣的就是遇到相熟的人,喊她一声“夫人”。

    正走着,前面竟是为了一堆人,梦倪裳好奇之下,走到人群之后,踮脚向中望去,见有一人正在卖售东西。

    那人卖售的居然是一件衣服,只是这件衣服可不是一般的衣服,浅色的底料之上镶嵌着百花样式,珠光宝气,也不知上面穿有多少的珍珠玛瑙、翠玉宝石,一见就是价值连城的宝衣。

    那售卖之人正在介绍那宝衣,“这剑宝衣乃是上古所传宝物,传至我家已至四代,到了我这一代之时家世没落,无奈之下只好将其变卖。”

    “这件宝衣名叫天香百花裙,乃是有万载天蚕丝织成,上缀各种宝石、宝物,乃是侠女必备宝物。穿着这件宝衣不仅是艳丽无双,光彩照人,更是刀枪不坏,而且避水、避火、避风、避寒、避尘灰。”

    “而这件宝衣的最珍贵之处不在于各种宝物,而是她的传承,传说这件宝衣乃是上古大神人族圣母女娲娘娘所制,而穿着这件天香百花裙的人就是女娲娘娘选定的人间使者,有着无上的尊崇,人人见之必须顶礼膜拜,见使者如见娘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