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直言不讳的说出想说的话,丰小依也是一愣,随即想起那天见到萧云,他让自己换衣服的事情,顿时觉得白菲说的对,毕竟以前的萧云是万万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书^屋*小}说+网)

    “是从什么时候,是不是从你参悟到了意境的时候开始?那时候你有一段时间的神志不清,无端发狂,你知道你是怎样清醒过来的吗?”

    “我就是自己清醒过来的,这怎么了?”萧云不解的问。

    “你自己?你真的以为是你自己?实话告诉你,那都是掌门师姐在暗中相助与你,即使在你占有梦倪裳的那一刻的时候,若不是掌门师姐趁机稳住了你体内暴走的气息,你以为你还能活着?”

    “那时候血仙碟在我身旁?”萧云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你以为呢,她当然在你身边?”白菲淡淡的道。

    萧云顿时感到无地自容,原来自己在干那事的时候,却没有注意到一个人居然在旁边看着,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尴尬啊。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不是掌门师姐逼的,她若不是无意间看到你,自然也就不会出手救你了,或许那个时候你就已经陷入癫狂之中,即使你不死,也会变成一个彻头彻底的疯子,你能活到现在不应该在怀疑掌门师姐利用你,因为你的命都是掌门师姐给的。”

    萧云顿时一阵的愕然,一时不知如何自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出那时候自己刚刚出现意见的时候的事情,那是什么时候,是在那个神秘的空间之中吞食了那颗种子的时候吗?

    那颗种子·····

    “你还以为是掌门师姐在害你吗?她若想害你,即使是现在她只要一掌,就会要了你的命,掌门师姐的武功绝对不是你们所能想象的,即使是你,丰小依!”

    “这些事情本来是掌门师姐告诉我的,那时候我也不知道她也在,她是不放心我,出来寻找我的时候才遇到的云,或许这就是缘分,后来她告诉我,让我一定要将此事隐瞒下去,因为这对你以后的修为心境有很大的影响。”

    萧云握了握拳,因为他真的被这真相影响到了心境,这一刻他的心境激荡,竟是久久不能平静下去。

    “那云的性情变化都是血仙蝶的影响造成的?”丰小依稳定。

    “不是,这都是她修炼的意境带来的,他修炼这种意境就必须要经历这种变化,他若是不能控制住自己的心性变化,不能再心性的变化中找到自己,那么留给她的唯有迷失自我,成为一个癫狂的疯子,甚至死亡。”

    “师姐之所以留给云意境指点,就是要让云循序渐进的参悟意境,从而避免剧烈的意境冲击,让他始终保持着头脑的清醒,如此一来才会将风险降到最小。”

    丰小依也是一脸的沉默。

    “好了,云,事情都已经安排下去了,即使是掌门师姐想要利用你,你也知道这都是你欠掌门师姐的,难道不是吗?更何况掌门师姐并未害你,只是让你不断的参悟意境而已。”

    “云,你不知道,当年师姐在参悟意境的时候受的是什么样的苦,你知道掌门师姐血屠百里是怎么来的吗?”

    “那就是她在癫狂之时意识模糊之时做下的恶性,她挺过来了,但是她相信你挺不过去,所以掌门师姐才安排下让你卷入这场武林浩劫,让你借助这个浩劫渡过这危险的时期,在你心里面你可以认为是他们来犯你,你杀他们心安理得,不至于背负心理的负担而癫狂失性,你还觉得这是掌门师姐在害你吗?”

    白菲的一些话竟是说的萧云无地自容,就连一旁的丰小依也是闭口不言。

    “云,你到底打算怎么办?掌门师姐虽然是有心如此,但是这十大神兵之事江湖上已经闹得沸沸扬扬,若是不想个办法的话,我看这梅剑山庄还真的怕是有一劫了。”白菲担心的道。

    “这个我已经做了,俗话说嫁祸江东,正是如此····”萧云说着嘴角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嫁祸于人?”白菲有些不懂。

    “搬弄是非者便是是非人,如今这是非仙蝶姐姐已经搬弄出来了,还想躲在冰宫之中安享太平,怕也是千难万难了。”

    “庄主····”正在这时却有一个身穿黑衣蒙着面的人跪到了大厅之外,大厅之中的三人看去也只能看到一团黑色。

    萧云正色道:“讲!”

    “启禀庄主,事情办妥了!”那黑衣人道。

    萧云冷笑道:“紧紧跟踪,不要打草惊蛇!”

    “是!”那人答应一声,随后人影一闪就消失不见。

    “找到了?”丰小依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

    “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除非其中有着冰宫的人参与其中,对了,菲儿姐姐,十大神兵之事陆金岚知不知道?”萧云突然想到了重点,转头看向白菲。

    “这件事怎么可能告诉她?十大神兵之事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即使是紫云等人也是不知。”

    “那好,这件事就由我来做好了,小依姐你照顾好山庄!”

    “你要外出?”白菲问道。

    “是!”萧云淡淡的道。

    “我和你一起!”白菲笑了笑。

    “不行!”丰小依厉声阻止,“她要去,我也去,要不就都不要去,反正不能让你和她···,哼,你现在意境有问题····”说着声音又小了下去。

    “没关系的,我不怕,当然也不需要他负责,我是过来人!”白菲读懂了丰小依的心思,她是怕自己和萧云之间发生什么,这才阻止。

    “不行!”丰小依坚决的阻止。

    “我是怕红衣,这段时间她被掌门师姐传授了秘法参悟意境,但是我相信只要她意境大成就会寻你的麻烦,有我在,你倒也省去了这个麻烦,同时也助我参悟意境。”

    “就这样吧,菲儿姐姐跟着我,小依姐,你留在山庄之中,还有就是夫人,她不能留着山庄中了,我给她选了一个好去处,你让人暗中护送她到云雾城中,到时候有人来接她。”

    丰小依虽然不满,但是却找不到借口,只能瞪着一只大眼看着白菲,而白菲却是笑了笑和萧云并肩而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