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要外出,白菲跟随,两人换了一身衣服,又用斗笠遮了头,如此一来走到大街上倒也不会被人认出。

    现在的武林由于萧百荣的宝藏弄得乌烟瘴气,很多人都是带着斗篷,为了行动方便,放眼看去满大街都是头戴斗笠之人,萧云和白菲混在人群之中倒也不显眼。

    两人走在大街上,看着热闹的买卖和周围林立的商业门市,萧云不由得点了点头,他对丰寰城的现状很满意。

    大街上一队维护秩序的队伍排着队从萧云和丰小依身边走过,那领头之人正是鬼骷髅曹贺手下的人。

    萧云看着这群人队伍整齐严谨,时刻注意着周围来往的人,看来警惕性不低,他很满意这队人马,只是美中不足的就是他们的武功还太低,实在是不能应付大多数的冲突。

    自从丰寰城外一战,敢在丰寰城中捣乱的人实在是不多了,但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有人开始踩这根高压线了。

    萧云想了想,心道:“也不知道这意境修成秘法是不是向血仙蝶说的那般,现在意境时代已经来临,还是趁早把这件事敲定才好。”

    正走着前面却是一阵的安静,所有人的眼光都被吸引到了一个方向,萧云顺着眼光看去,却是明白了事情的原因,原来竟是柔姑娘和丰小冉。

    柔姑娘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人的目光,尤其是男人的目光,兴奋的、呆滞的、震惊的等等什么样的都有,但是最多的却是猥琐的。

    而现在除了这些目光之外还有更多的锐利的、愤怒的、凶狠的目光,当然能这么吸引仇恨的当然是那个烧包至极的家伙,看他那一身的烧包穿戴打扮就让人恨不得想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部扒个精光,而且这都不是最吸引仇恨的。

    最吸引仇恨的当然是他陪在了柔姑娘的身边,和她有说有笑的,这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之上,鲜花越美,越显得牛粪的丑陋,无怪乎他这么的吸引仇恨。

    萧云和白菲从柔姑娘和丰小冉身边走过,只是距离丰小冉很近的时候,萧云贴身轻轻的说了几句,当丰小冉一愣的功夫,萧云和白菲已经错身而过。

    柔姑娘回过头来,看着远去的两人,轻笑一声,“我们要不要出去玩玩?”

    出了丰寰城两人骑了两匹马竟是向着岳蓝城而去。

    当初萧云出了云梦居山谷之后去的第一个城镇就是岳蓝城,而且还是被人掳迫去的,在这里他遇到了梦琉璃,遇到了元浪。

    而二到岳蓝城却是身受重伤之后,逃到了岳蓝城找到了孙焰红和夏玉琦,也就是在那时候才出现了夏玉琦被刺伤,而孙焰红被抓的事情出现,而后就是萧云遇到了丰小依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

    回想起来那时候的事情仿佛就在眼前,萧云不由得叹了口气。

    两人步入岳蓝城中,如今的岳蓝城却也是不失繁华,而且这里距离天道城和丰荫城的位置刚好位于中央,属于两不管的地界,更是各路武林人士的集中之地。

    “到这里来干嘛?”白菲不解的问。

    两人走在大街上,抬头看着那当初发生争斗的客栈,萧云不由得道:“菲儿姐姐,还记得这里吗?当初我还是被你们胁迫着到了此处,可怜的像是个奴隶。”

    “胡说!分明是你逃走了,还伤了冰儿,恰巧我们也在这里罢了!”白菲纠正道。

    萧云笑了笑,“你们当时为什么等在那里?”

    “杀元浪!我们听说神女剑派的人得了一份藏宝图逃到了岳蓝城中,自由联盟和天道盟的人纷纷前来,而元浪也会来,所以我们想着在此处击杀元浪,却不料他的武功居然如此高强,让我们险些丧命与此,说起来还多亏了你相助,否则我命休矣!”

    “不对,不对,完全的不对!”萧云摇了摇头。

    “什么不对?”白菲不解的问。

    “第一,你们分明是中了毒了,这毒是掺杂在饮食里面的,也就是你们喝的茶水之中,我想那时候是有人针对你们。”

    “第二,那时候的元浪就是意境高手,那时候的无论是我还是你们还没有接触到意境,那么怎么可能从元浪手中逃脱?”

    “这·····”

    “这两点说明元浪知道你们会来对付他,所以预先做好了准备,所以才在你们的茶水之中下毒,试问一下,除了天道盟之外谁还敢招惹你们冰宫?”

    “还有一点更重要,那元浪根本就不想杀你们,那么她为什么不想杀你们呢?是为了血仙蝶还是其他?抑或说是你们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五魔女在元浪的眼中不值一钱?”

    “要说我们五魔女在元浪的眼中一钱不值,那他绝对是吹牛,他可能有着别的目的也说不定,难道你到这里是来寻求答案的?”

    萧云呵呵一笑,“不是,我是来找人的,跟这个无关。”

    “无关你跟我说什么?难道你就是这么无聊?”白菲不由得晃了晃头。

    “元浪能够动用这里面的人对你们下毒,你说这里会不会有他的势力?”

    “废话!难道是这家客栈?”

    萧云笑了笑,却是一直的向前走去,一直到原来孙焰红和夏玉琦的“孙家兵器铺”门前。

    兵器铺已经换了主人,而且换了门面,现在却是一个小小的茶馆。

    两人进入茶馆之内,选了一个角落坐下,两人要了一壶茶,两样点心。

    “我请你喝茶!”

    白菲笑了笑,却也是没有说什么,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里喝茶的人并不多,看起来生意很少惨淡,一个掌柜胖胖的懒洋洋的斜趴在柜台中,一个伙计也是无精打采的给上完茶水、点心之后就在一旁擦抹着本就干净的桌案。

    “自从我们认识到现在你有没有喜欢我?”萧云看着白菲问道。

    “什么啊?”白菲红着脸却是只顾着喝着茶水。

    “你说你是过来人,什么过来人啊?”萧云不懂装懂的问道。

    “啊?什么什么人?”白菲的脸更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