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你是过来人,什么过来人啊?”萧云不懂装懂的问道。

    “啊?什么什么人?”白菲的脸更红了

    “过来人啊,你说你是过来人啊?”萧云逼近白菲问道。

    白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她是“过来人”但是被人直接而当面的问出这样的事情还真是难为情。

    两人喝了会茶水,聊着一些“没有营养”的话,看起来是一个男子在这里调戏良家一般。

    白菲好尴尬,真的好难为情,虽然她经过数次的男女之事,但是毕竟也是女孩子,被人直接的问起,当然害羞。

    茶水喝的差不多了,点心也吃的差不多了,两人付了银子这才出了茶馆。

    “你是不是又·····”

    “没有,我只是想让那两个人不偷听我们的谈话而已。”萧云淡淡的道。

    “怎么?你怀疑这茶馆有问题?”

    “当然有问题,当初这茶馆就是焰红姐的兵器铺,那时候的兵器铺不大,和这茶馆差不多,但是后院却是大得很,而且还有密室,地下室等等,里面的铸剑炉也有数十个,要是藏人的话,藏数百上千人没问题。”

    “而且你见到那柜台里面的胖子了吗?当初他就是焰红姐的兵器铺的掌柜,如今变身成为了茶馆老板了,而且我知道她是天道盟的人,就是他把焰红姐打造的兵器全部运走了,也不知道运去了那里。”

    “那你的打算是····”

    “夜探····”

    萧云和白菲边走边聊,在一个僻静之地一拐弯之处两人迅速的靠墙而立,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就仿佛两个人突然间消失了一般。

    就在两人紧贴墙壁之后,外面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音,随后一个身影转了出来。

    那人一转过拐弯之处,顿时发现了紧贴着墙壁站着的两人,同时一把剑已经递了过来,搭在了他的脖子上,而另外一人的手已经向着他身上的数道大穴拍落。

    那人眨眼间就已受制,瞪着一双大眼,满脸的惊愕,心中也充满了不甘。

    “说,是谁让你跟踪我们?”白菲狠狠的问道。

    当初两人在茶馆之中并没有谈及别的,说的也尽是男女之事,在外人看来这就是一对热恋中的小情侣,根本就不会因人怀疑,但是偏偏如此却还是被人跟踪了。

    跟踪的人还不一般,竟然是意境高手,这人萧云看着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想了片刻终于想到了,虽然不知道这人的名姓,但是的确见过。

    原来这人实在阴风谷内出现过,当初阴风谷的谷口被封,而这人就是天道盟的一个领军人物。

    当初这人还想阻挡萧云、丰小依和金花夫人,被丰小依一剑斩断手中刀,人也被震得大口吐血。

    当初的时候那人还不是意境级别,而现在他已经踏入了意境。

    这人面色苍白无血,看起来就像是久病刚愈之人,如今被人所制,脸色就更加的苍白了。

    “你们是谁?胆敢对我动手,可是听说过无血先生命无还的名号?”

    原来那人竟是无血先生命无还。

    “是崆峒派的,没什么了不起,当初弑兄占嫂,屠师夺权,最后在元浪的相助下当上了崆峒派的掌门人,但是后来却被自己所占的嫂子一下子凹断了命根,成了残疾,最终才有了无血传说,命无还也不过是一个假名,真实姓名不详。”白菲解释向萧云解释道。

    “弑兄占嫂、屠师夺权!”萧云咬了咬牙,心中暗恨,“该死的东西,当初小依姐没有一剑要了的命,今日也定是你的死期。”萧云是十分的痛恨这种人的,这个人简直是无恶不赦。

    “不仅如此,还是一个太监,定是见你我谈情说爱,心中嫉妒这才跟踪,既然如此留之无用,杀了吧!”白菲淡淡的道。

    同时白菲嘴角翘了翘,手腕一翻就要动手。

    人在生死关头再也没有了原先的那股傲气,当下脸色更加的苍白,“且慢,我并非是因为嫉妒才跟踪两位,且饶我不死!”

    “是吗,你且说说看!”萧云冷笑道。

    “是我们掌管的见公子面熟,但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所以叫我跟踪,并非在下嫉妒还请两位大侠绕我一命。”

    “你们就是一个茶馆,那里还有跟踪客人的道理,难道你们不是普通的茶馆不成?”

    “是普通的茶馆,只是现在身逢乱世,对武林中人不得不小心谨慎一些罢了。”

    萧云笑了笑,一伸手,手掌摊开,就见那衣袖之中一阵的蠕动,竟是爬出一条手指粗细的黝黑大蜈蚣。

    无论男女,对于蜈蚣这种动物都有着天生的恐惧,尤其是这么大的,让人一见就知道这蜈蚣有着剧毒。

    这可不是普通的毒蜈蚣,而是铁背蜈蚣,正是小烦所饲养的,萧云扣下了两条,也算是与她搭成了交易,毕竟紫电貂喜欢呆在小烦的“山沟子”不出来,这人萧云讨要也是无门,毕竟这是紫电貂自己的选择。

    铁背蜈蚣顺着萧云的手爬了出来,又爬到了命无还的身上。

    命无还吓得浑身发抖,眼睛紧紧的盯着这只硕大的蜈蚣,脸上汗水淋漓。

    “弑兄占嫂、屠师夺权这样的事情都能做得出来的人还以为是铁铮铮的汉子,没想到居然还是一个软骨头。”萧云冷笑道。

    “本来可能是个铁铮铮的汉子,但是那铁铮铮之物已被拗断,怕是连骨头都随着断了,说是软骨头,倒也不为过。”白菲不肖的道。

    “铁铮铮之物?”萧云不解的看向白菲。

    “说!”白菲脸上一红,同时不再看萧云,而是恶狠狠的向命无还道。

    “我说,我说,其实这茶馆实际上是我们新建立的替天行道的总坛所在,只是现在帮会还没有正式成立,这里的总坛也只是临时的。”

    “替天行道?你们帮会的帮主是谁?”白菲问道。

    命无还一阵的犹豫,正在此时那蜈蚣又开始的向上爬去,距离他的脖子仅有数指之距。

    “我说,我说,我们的帮主姓萧,叫萧懿航,是当年武林盟主萧百荣的独子,他建立替天行道其目的就是要恢复父亲的荣光。”

    萧云冷笑几声,“还有吗?这点买不了你的性命。”

    “两位少侠还想知道什么?”命无还的脸色更加的苍白。

    “孙焰红和夏玉琦的下落。”

    “在,在,在,他们两人就被关在这里!”

    “具体位置!”萧云闻言就是一震,终于得到了孙焰红和夏玉琪的下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