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体位置!”

    “在后院密室之中,最底层,我见过她们,他们两人都被关在了这里。”

    萧云冷冷一笑,随后打了个响指,那铁背蜈蚣百足一震,唰唰几下就爬到了命无还的脖颈处,顺着衣服爬入衣服之内。

    “你回去给我打个内应,今夜我就去救人,这种蜈蚣放在你的身上,只要你敢有异动,这只蜈蚣就会要了你的命,滚!”

    命无还得以活命,千恩万谢,虽然那蜈蚣趴在体内让他十分的不安,但是毕竟眼下还活着。

    能活着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我们先去休息一下,今晚行动。”萧云道。

    两人在客栈之中各自进了自己的房间,萧云躺在床上心中不宁,心中想着萧懿航之事。

    到底自己是谁?武林中人人都知道萧懿航是萧百荣和白小蝶的儿子,而自己呢?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也只是丰小依的一家之言而已,就连自己都不信,那么自己是谁?义父说过自己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之中,那个山谷到底在哪里?若是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那么萧懿航又是谁?

    萧懿航之所以反出天道正教是因为元浪的回归,让他感觉在天道正教没有一席之地,而且还要担心着元浪的暗害,看起来虽然合情合理但是此时看来却不是如此。

    萧懿航和元浪两人之间有着勾结,先前的武器铺现在的茶馆,那是元浪的产业,而且在昆仑山上发现了萧懿航的参与,也就是说萧懿航擒拿了孙焰红,但是夏玉琦却是天道盟的人,而且现在两人都被关在了这里,这说明什么?

    萧懿航和元浪之间存在着某种说不清楚的关系,绝对不是武林中人得之的那样,同时这也就好解释了莫天涯等人为什么会有意境修炼的秘法,其来源一定是元浪。

    萧云感觉元浪是在下一部很大的棋,这盘棋很大,大的让人看不懂,萧懿航明里是反天道盟,欲要恢复萧百荣的荣光,其实却是和天道盟勾搭,他到底要做什么?

    萧云感到头大如斗,想着想着居然睡着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萧云悠悠的醒了,却是白菲已经换上了一身的黑衣,毕竟两人乃是半夜行动,若是一直的穿着她最喜欢的白衣,那就太显眼了,而且若是论起武功,白菲还不是意境级别,对上意境高手,即使是伪意境那也是抵挡不过,所以行事低调一些。

    萧云也换好了夜行衣,两人黑巾罩面,悄然间出了客栈,窜上房顶,向着那茶馆而去。

    “那命无还信得过吗?”白菲有些担心。

    “死人当然信得过,命无还已死无须担心。”萧云笃定的道。

    原来命无还心中忐忑的回到茶馆,本想将秘密和盘托出,毕竟这蜈蚣在自己身上对自己是一个严重的威胁。

    他若是听从萧云的话,为萧云做事,即使萧云会放过他这一次,那么下一次呢,他自己将会成为萧云的奴隶,这是他不能够允许的。

    而将萧云出卖,趁机将萧云抓住,如此一来让萧云解除那蜈蚣的威胁倒是一种可能,但是其中也有危险,那就是担心萧云可能会来个鱼死网破。

    有人不爱惜自己的性命的吗?命无还相信萧云不会这么做,所以他相信只要萧云敢来,就让他有来无回,所以他的决定就是出卖萧云。

    萧云早已看出命无还不可信,那叽里咕噜乱转的眼睛就已经出卖了他。

    正当命无还要出卖萧云的时候,那铁背蜈蚣却是张开大鄂狠狠的咬了下去,就听命无还一声惨叫,随后满地打滚,痛不欲生,又过了片刻,浑身已经黑紫,七窍流着紫黑色的血,已经是死了。

    命无还一死,而且还是死的如此蹊跷,顿时惊动了替天行道的人,而且一下子总坛内的就乱了起来。

    萧云和白菲来的时候这个总坛内人影憧憧,依旧很乱,萧云和白菲趴在远处的房脊上看着这一切,观察了起来。

    “菲儿姐姐,你在这里等着,等我下去探一下虚实,你我在行动,毕竟这里面有意境高手坐镇,要是贸然前往,怕有危险。”

    白菲点了点头,同时道:“要是你还不嫌乱,我就放把火。”

    萧云摇了摇头,“先不用!”说着人已经飘身而出。

    萧云隐在暗处,看着来往的人,寻来寻求,终是寻不到孙焰红和夏玉琦的所在,但是意境高手却是发现了四个,其中还有一个莫天涯,却没有看见莫林和谢小雨,更是不见萧懿航、沈四等人。

    不远处见两人打着灯笼迎面走来,萧云一闪身跃出,手中剑出鞘,剑光如冰瞬间点入其中一人的咽喉,随后一点内力自剑尖发出,透入另外一人的穴道之内,顿时犹如烈焰焚烧一般的感觉袭来,身上奇经八脉尽数都被焚烧已尽。

    萧云伸手掐住那人的脖子,将那死尸也拉到了一旁阴暗的角落之内。

    萧云松开那人掐住的脖子,低声问道:“孙焰红和夏玉琦被关在了哪里?”

    那人全身经脉尽毁,全身都似火烧一般,他的意识已尽模糊,完全的不知道身在何处,一股冰冷的内力侵入经脉,顿时让他感到一阵的舒爽,这极痛又极端舒爽的感觉之下早已没有了自主的控制力,听到有人问,只是无意识般的回答。

    “不知道?”

    萧云皱了皱眉,身为这总坛之中的人,居然不知道人关押在哪里,这么神秘可见对方对孙焰红和夏玉琦的重视,为什么对他们夫妻这么重视?

    萧云用手一捏,“咔嚓”一声,那人脖子一歪死了。

    看着一队队的人马,来往穿梭,萧云也看不出他们防守的重点是哪里,正在此时却是见园中火起,顿时烟火漫天,光照数里。

    怎么会突然燃起这么大的火?

    这大火一起,顿时宁静的夜中变成了一片吵杂,人群向着失火处聚拢,但是到了大火之处却是发现根本就不能靠近,不仅仅是火势很大,其中还夹杂着爆炸的声响。

    这爆炸很特别,每次爆炸之后都射出无数的火球,这火球落地顿时散成一滩,即使是落到地面之上也迅速的燃烧化成一片的火海,更别说落到可燃之物上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