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南麟城的霹雳雷火弹,大家小心不要靠近,更不能被这火沾身,否则不烧尽成灰永不熄灭!”其中一人大声喊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莫天涯。

    顿时所有的人向外一撤,也只能围观不敢靠近,爆炸声不断响起,无数的火球射出,这火海的覆盖面积迅速的扩大。

    很多人一看这样下去,不需一时三刻就会将这片总坛基地烧为灰烬,当下有人拎来水桶向着地面上的火上一交,想要将其熄灭,却没想到这水落火中,却似倒油如火,火苗“呼”的一声窜起老高,而且噼啪作响,四处乱溅,火势反而更大。

    不仅如此,方才火光的乱溅沾到了不远处的人身上,仅仅是一点火光沾身即成了巨大的灾祸,瞬间将那人化成一个火人,哀嚎不断,在地上打滚,那人滚过之处地面都在燃烧。

    “南麟城的霹雳雷火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莫天涯大吃一惊,因为这霹雳雷火弹即使是在南麟城也消失了近十年了,没想到突然出现在这里。

    萧云也在暗中向着这边靠了过来,看着吵杂的人群更觉没有头绪,正在此时却是听到一个声音喊道:“不好了,被关押的人被人劫走了。”

    这声音却是听不出男女,但是萧云知道这是白菲喊道,明明一个犹如银铃般的声音故意憋得很粗,让人听不出男女。

    莫天涯一惊,连忙向后疾走,“随我去保护人质!”

    萧云大喜,心道:“菲儿姐姐果真聪明,这一招的打草惊蛇运用的恰到好处,这好让这莫天涯给自己引路。”

    莫天涯也知道被关押的人物对于替天行道是何等的重要,当下不敢怠慢,急急的赶来,却是到了一处假山石处,在石头上摸索了一阵,顿时那假山石一转,竟是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来。

    洞内插着树枝火把,莫天涯用火折子点燃,擎着火把进入山洞,却是发现其中并无异常,而在山洞之内一人斜靠在墙壁之上,一人倚在这人的怀中,正是孙焰红和夏玉琦。

    莫天涯看着两人安好,不由得放下心来,当下又关闭了石洞,只是转身之后却发现跟随着自己而来的数十人,现在已经全部倒地,地上已是被鲜血染红。

    “什么人,出来!”莫天涯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么一转身的功夫,跟随自己而来的数十人被人无声无息的斩杀。

    一道剑光冷冽而至,那劲风扑面,似是夹杂着万千刀兵,劲风刮过,将周围的山壁划出道道伤痕,同时碎石四溅。

    “啊···”莫天涯惊叫一声,这一剑突袭的太突然,也太迅疾、太猛烈,他的剑尚在鞘中,此时拔剑都已是来之不及。

    而且莫天涯所处之地又是在假山石之间,已无可以闪避的空间,这一剑可谓是必杀。

    就在此时段天涯身后的山石突然飞起,一个一人高的石块覆盖着血红色的气劲向着萧云撞来。

    萧云这一剑若是刺死莫天涯,而这石块定然也会将萧云撞得粉身碎骨。

    萧云一剑猛然刺出,大有誓不回头之势,想要突然收剑也是困难。

    萧云脚下步伐虚动,身子竟是在前进的过程中一个转折,一脚踏在了山石之上,借着这一踏之力,竟是硬生生的将身体止住,对着那山石一掌挥出。

    “啪”萧云一掌印在了山石之上,借着这一击的反击之力,身子飘然后退,并且人在空中无处借力竟是连翻转折,手中的剑光一闪向着假山石之上划去。

    假山石之上站着一个人,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老者全身笼罩着亮白色的气劲,他修习的并不是是血气回春功,这是一个自我修成了意境而且还不是修习血气回春功的老古董。

    “土鸡瓦狗!”那老者哈哈一笑,伸出右手,竖起两指,竟是来夹萧云的剑。

    剑被夹住,随即剑身一转,长剑竟是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出。

    剑身已被控制,即使剑刃能够刺中又如何能够破去这人的护身罡气?

    没有人相信这一剑可以立功,即使是那老者也是一样,他是在太看不起萧云了,一个意境还不成熟的人,居然敢对着自己这个老牌的意境高手出剑,这等于是关公面前耍大刀。

    剑刃之上闪烁着寒光,点在了那人的咽喉之上,那人身上的护身罡气丝毫无损,但是这一剑也似乎没有受到护身罡气的阻止,直接的刺入到了那人的咽喉之中。

    “噗”是剑刃入肉的声音,焚化气劲瞬间侵入,同时多重剑力发动,一震,剑身一转,那人的双指就被削断。

    一剑将这老者杀死,萧云的剑再次指向莫天涯,但是此时的莫天涯剑已握在手中,无数道的剑影已经笼罩全身,让人分不出真假,正是他最拿手的幻影剑。

    萧云一剑得手,剑光一闪,直接的插入到了幻影之中,根本就无视这幻影的存在。

    莫天涯大吃一惊,实在没想到,萧云居然无视他的幻影剑,连忙一撤,跳上假山石迅疾而逃。

    萧云冷哼一声,也不追赶,站在假山石之前仔细的看了看,却是发现一个石洞,碗口大小。

    萧云摊手一摸,在其中摸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圆疙瘩,用力一扭,嘎吱嘎吱声响,那假山石一转,当下露出一个黑洞洞的洞口来。

    洞口之中并不黑暗,其中点着数支火把,可谓是亮如白昼,也不知道当初莫天涯为何还要点火把之后在进入。

    很快萧云就知道了原因,因为这仅仅是一个信号,山洞一个转弯,只有转过这个弯才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况,而这火把就是一个信息,如果火把亮起,并且在洞口左右三摇,就说明这是自己人,否则的话就不是自己人。

    这里面有人。

    当然有人,这里关押着这么重要的人物,自然是要严加防守了,不仅仅是外面有人把守着,即使是这山洞之中也有这人把守。

    若不是方才那守护在外的人出去看火,否则萧云早就被发现,也就不会对他掉以轻心,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丧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