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洞之中把守的是两个人,正是萧云没有发现的莫林和谢小雨。(书屋 shu05.com)

    萧云不知道其中的奥秘,所以没有动火把,自然里面的人就警觉了起来,一见人影闪动,顿时两道剑光扑了过来。

    两人还没有见到来人是谁,就已经出剑,萧云这一下子冲入,正撞到了剑锋之上,这一下子即使他的轻功再怎么高绝也难以抵挡,虽然极力躲闪,身上也留下两道剑伤。

    剑伤说重不重,未伤及重要脏器,但是说轻也是不轻,鲜血如注而出,瞬间染红了半边的衣裳。

    萧云一下子退了出去,皱了皱眉,接连的点了数处大穴,将血止住,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何况莫天涯逃走可不是不回来,一定是去叫人了,时间紧迫,要速战速决。

    萧云身子一抖,一个玉罐取在手中,罐盖打开,顿时“嗡”的一声飞出一团黑云,这可不是黑云,这是一群丰寰城深山之中特产的毒蚊,数量之大让人咋舌,这一群毒蚊,要是叮咬上一头牛的话,只需要几个呼吸,那头牛就被吸成牛肉干。

    “嗡”这群黑蚊迅速的向着山洞之内涌去,随后萧云紧跟在了黑蚊之后,一步踏入山洞。

    莫林和谢小雨的双剑合璧确实威力无比,一张一弛,一阴一阳相得益彰,但是对手是一群吸血的毒蚊,再是剑法如何的高超也难以立功,面对这一群毒蚊逃跑似乎是唯一的选择。

    当初那“嗡嗡”声响起的时候洞中的两人脸色大变,倒是被关押着的夏玉琦和孙焰红却是扒着鸭蛋粗细的铁栏杆看着热闹,他们也想知道到底进来的人是谁。

    莫林和谢小雨脸色大变,这群毒蚊之后萧云已经冲了进来,这一下子就等于是把门给堵住了。

    两人护身罡气亮起,向外急冲,这两人毕竟不是牛,身上的护身罡气对于毒蚊还是有着很大的防御力,虽然不能完全抵挡,但是可以抵挡大部分,护身罡气薄弱之处还是被这些蚊虫咬透。

    黑蚊有毒,被叮咬之后首先就是奇痒难当,继而肿胀,仅仅是一个呼吸之间,一个俊男一个靓女,就变成了两个猪头。

    两人联手攻出一剑,萧云不敢抵挡,连忙躲闪,这一剑之下也不知死了多少的毒蚊,萧云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毒蚊被一招杀死了两次有余。

    两人顶着猪头趁机从萧云身边闪过,一步跨出山洞。

    这群毒蚊可不是萧云饲养,而是他捉来的,不易控制,眼前失去了目标,却是向着夏玉琦和孙焰红扑来。

    萧云扬手洒出一股白色粉末,裹向了孙焰红和夏玉琦,那群毒蚊“嗡”的一声四散而去。

    萧云手中宝剑砍在了铁栏杆之上,火光四溅,却也仅仅是砍出一个小缺口,鸭蛋粗细的铁栏杆至少要砍断三根才能让其中的人出来,萧云没有这个时机。

    “在山壁上有一个凸起的石块,按下去门就打开。”夏玉琦连忙道。

    萧云大喜,暗骂一声“自己真笨”当下按照夏玉琦所指示的地点寻去,果真是一块凸出的石块,用力按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同时那铁栅栏缓缓的升起。

    “快走!”

    “云弟,我们被服了毒药,已经抑制住了我们的气力,现在别说逃跑了,就是走路都费力!”孙焰红嘟着嘴道。

    “那也得走,这次是侥幸找到你们,下次怕是就没有这个幸运了,而且莫天涯以及刚才两人已经逃脱,相信很快就有人来了。”

    萧云说着双手夹住两人,向着洞外而去。

    萧云本身轻功虽是高绝,但是又要携带两人,除非是神仙才会步履如飞。

    萧云夹着两人刚出山洞,不远处的人生吵杂,为数不少的替天行道的弟子已经杀了过来,为首的正是莫天涯以及另外三个意境级别的高手。

    四个意境级别的高手!其中还有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这可是真意境的高手!

    真意境!这让萧云震惊莫名,方才看守山洞的就是一个真意境的高手,年龄已过百岁,失踪了将近三十年的老棺材瓤子们怎么突然间的都冒出了出来。

    萧云夹着两人向外疾走,顿时身后百十人扇面形状围了过来。

    面前是一堵高大的围墙,只要跳过围墙才能逃出被围的困局,萧云夹着两人抬头一看,却是估计出现在自己不能夹着两人越过高墙。

    “跳过去啊!”孙焰红有些焦急的催促。

    “跳不过去,云弟,你先放下我,别犹豫了带焰红先跳过去,再来接我,犹豫一下,全军覆没!”夏玉琦眼光却是独到,一下子看出了事情的关键。

    萧云心中一痛,知道如果自己放下夏玉琦来,两人虽然可以跳过围墙,或许有着一线生机,但是夏玉琦必亡,若是不跳···全军覆没。

    萧云眼中一红,正是夏玉琦的这种舍身为友的精神让萧云感到,才成为了生死之交,因为两人都是相同的人。

    萧云心中痛楚,当初和花清影生死作别之时的痛楚再次浮现,他知道不能放弃两人,哪怕是牺牲自己的性命。

    “誓死不退!宁可同死,不独生!”萧云一声历喝,手中剑起,一剑赫然插入墙中。

    一剑入墙,松手,脚下用力,人已跃起,脚落剑上,剑身一颤,轻轻弹起,身子也随着跃起,同时一道气劲裹住那把颤颤巍巍的云梦柳宝剑,剑又被抽离墙体。

    “不好,他要逃走!”莫天涯以及身边的三个意境级别的高手顿时意识到了,如此一来追不上萧云。

    四人都已经看出了萧云是在拼命,他如此的施展轻功,看似轻巧,却是负担沉重,极其高明的轻功比狂暴的硬气功更加的消耗内力,对内息的控制也更加的精确和微妙,轻功才是检验一个人对内力控制好坏的标杆。

    萧云腾身而起的同时还能够硬生生的将插在墙中的剑拔起来,这就让人感到震惊了。

    这就是拼命,没有强大的气场,更没有耀眼的气劲光芒,但是要命的却是他体内真气的强烈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