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套雷虽然不是次品,但绝对不是高品质的,其中的火粒子上附着的高凝聚度的气劲明显奈何不得四位意境高手。

    迎面再次飞来一颗霹雳雷火弹,这次四人再也不理会,先前那须发皆白的老者手中一把钢鞭向着那颗霹雳雷火弹扫去,就像是拍赶着一只苍蝇,丝毫没有停止追赶的脚步。

    大意了!大意的代价就要承担!

    “轰!”

    爆炸的威力不大,但是一颗火球却是耀眼之极,并且四处迸射的火粒子迅速的将大片的面积化作火海,而那老者正在那火海之中。

    撕心裂肺的惨叫在夜空之中传出去老远,一个移动的火团在地上翻滚,翻滚之处到处都是火焰,并且爆炸不断传出,噼里啪啦的火粒子也是不断的迸出,原来那老者身上不知道沾了多少的子母套雷,接连引爆了。

    莫天涯一惊,这是霹雳雷火弹?什么时候霹雳雷火弹变得有如此威力?

    追?还是不追?

    追上又能如何,却是抵挡不住这霹雳雷火弹,不追,对方劫走的可是至关重要之人,万不可失的,这可怎么办,到底是谁劫走两人,是自由联盟的人?

    不是,自由联盟什么时候有这样的高手存在?

    霹雳雷火弹?难道那人是张家的后裔?张家不是已经被灭门了吗,霹雳堂也早就成为了历史的云烟,但是这霹雳雷火弹来着哪里,而且还有了新的改善?

    莫天涯站在那里看着不断蔓延的火势,呆呆发愣,终于在一阵的“噼里啪啦”声中,火势蔓延终于止住,但是火依旧在燃烧,地面已经烧红。

    两匹马四个人,披星戴月出了岳蓝城。

    “云,是萧懿航抓了我,而且武林中盛传有误,萧懿航和天道正教根本就藕断丝连,暗中还是勾结在一起,还抓了琦哥,想逼我就范!”孙焰红和白菲一匹马,与萧云并肩而行怒声道。

    “我已经猜到了,只是焰红姐,别这么大声,我们这么一闹,定是惊动了武林中人,我相信我们身后的尾巴不在少数。”

    “那我们怎么甩掉这些尾巴?”白菲问道。

    “不急,我们在快马加鞭,相信就会甩掉一些,然后把最后跟踪的杀掉。”萧云道。

    “那样还是会走漏风声的。”白菲叹了口气道。

    “难掩悠悠众口,而且即使我们不说,替天行道的人也会说,不是吗?”

    萧云看了看白菲,笑了笑,心中却是想起了一段话,是小烦的话,当初他还以为那是那个多嘴多舌的女人在吹牛皮,而现在想想,或许是真的。

    “张家,霹雳堂,霹雳雷火弹!”萧云的脑海中不断的翻腾着,难道菲儿姐姐和张家的人有什么联系,白家和张家有什么关系?

    “云,我们去哪里啊?”孙焰红自然不知道萧云的目的地。

    “去云雾城,我想把你们交付给一个可靠的人,这样我好放心。”

    “哦,到底可不可靠啊?可不要又向那梦琉璃一样,说是保护好我,结果一转身就被人给劫走了。”

    “对了,焰红姐,你是怎么落在萧懿航手中的?”萧云不解的问。

    “当初我在昆仑派囚禁,让我炼制一把巨大的钥匙,但是还没有完成,就在你走后的三天,就提前将我释放了,由你那师姐护着我下了昆仑山。”

    “把我护送到昆山城中,她就走了,没想到她刚走我就被人抓走了,也不知道抓到了那里,最后琦哥也被住了进来。”

    萧云点了点头,没有言语,心中却在想:“段惊羽和萧懿航勾结在一起了?由段惊羽明里面释放焰红姐,然后由萧懿航暗中在抓住,这样一来可以秘密的将孙焰红控制,更能让段惊羽摆脱琉璃姐的纠缠,好算计。”

    在夜色下一匹桃红马缓缓的驶来,在桃红马上却是两个女子,其中一人在前身穿绿衫,身后一人将那绿衣女子拦在怀中,却是一身的红衣。

    “绿衫,这次可不是单单的寻那萧云的晦气,更是给你寻找机缘突破的机缘,也不知道你的机缘在哪里,掌门师姐也不给点提醒,要是像是菲儿师姐一样就好了,直接让她跟着那人寻找突破的机缘。”

    “急什么,实在不行,我就修习伪意境,你看那陆金岚不是个把月就突破到意境了吗?”绿衫不满的嘟着嘴。

    “你难道没有听懂掌门师姐的话不成,伪意境虽然能够快速进入意境,但是毕竟是伪意境,其中有着很大的缺陷难以弥补,而且达到一定的程度再难精进,哪里像是真意境?”

    “不过掌门师姐给了我们参悟出意境的法门,却不像前辈高手们那般,还要等到七老八十才能参悟透意境,这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是好好的把握机会,别等我把你拉的太远了,否则你就不是我最爱的女人了。”

    红衣说着在绿衫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桃红马缓缓而行,并不着急,这方向却是从云雾城出来,向着天道城的方向,但是岳蓝城却在两城之间,要过天道城没有必要的话还是要过岳蓝城,而不是绕过去。

    这方向好不好的正好和萧云、白菲走到对面。

    两匹疾驰的马骤然停住,萧云看着不远处的缓缓而行的桃红马,尤其是马背上的两人,心中泛起了苦色。

    白菲催马上前,“两位妹妹这是去哪里?”

    红衣歪着头一看,先是一愣,随即呵呵一笑,“原来是菲儿姐姐啊,怎么穿了黑衣了,像个夜行人一般,倒是让我一下子没认出来。”

    绿衫也是呵呵一笑,“对了,菲儿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和红衣前不久还去过梅剑山庄,没见你,红衣还和那副庄主打了一架。”

    “打架?和丰小依?结果如何?”白菲皱了皱眉问道。

    “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了,空手的怎么会是拿剑的人的对手,要不是掌门师姐突然现身阻止两人相斗,红衣姐姐···”

    “胡说什么?我怎么会不是她的对手,是我让着她而已,别以为手中有剑我就怕她了?”红衣不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