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不会,红衣妹妹怕过谁,武林之中也只有掌门师姐可以与之匹敌了,只是···你们找我有事吗?”白菲问道。

    “没事啊,主要是去找姐夫的,咦,你不是和他在一起吗,怎么自己跑到这里来了?”绿衫说着看向前方,很显然那里有一匹马,还有两个人。

    绿衫话语刚落,身后一阵的风声,一道红影一闪已经跃出,澎湃的拳劲向着萧云轰了过来。

    萧云在马山一跃而起,他的身后还有夏玉琦,不能躲闪,这一击必须硬接。

    红衣的拳劲狂霸无匹,要是硬比内力的话萧云对这个女人还是十分的忌惮的,因为他已经看出现在的红衣已经是意境级别!

    意境!又是意境!而且还不是那种简单的伪意境,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她也是服用了意境种子不成?

    血红色气劲在萧云身上亮起,尤其是右拳之上,血色光芒更盛,就像是盛开的血之鲜花。

    要是红衣是敌人,要是她对自己充满杀意,那么萧云本不必如此,指向拔剑相向,到底是自己的剑快,还是对方的拳快?

    这点萧云毫无疑问,是自己的剑快,要真想杀死她的话,一剑即可解决问题,但是眼前的红衣却不是敌人。

    因为白菲的关系萧云也不能对红衣下死手,他不能置白菲的感受而不顾,更是因为血仙蝶的关系,杀了红衣就等于惹怒了血仙蝶。

    还有一点就是红衣战意虽炙,但仅仅是战意,并非杀意,她只想着一战,只要战的痛快淋漓即可,而没有胜负之分,更没有将对手杀死的不择手段,这是武林人士的武艺切磋。

    萧云迎战,这也是对对手的尊重。

    两股气劲相撞,一股血红,一股亮红,轰然相撞、爆炸,两个身影瞬间分开,同时萧云感到胸口一闷,咽喉处一咸,却是没有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萧云踉跄倒退,鲜血散了一路。

    单纯的内力萧云比不得红衣的精纯和强霸,尤其是红衣的这一记碎星拳,威势更胜狂霸,可以和丰小依的剑硬碰的拳萧云如何抵挡的下来,被震得内伤吞血,而没有倒地不起,已经很让红衣吃惊了。

    但是红衣也不好受,因为萧云这一拳之中却是蕴含着多重劲力,不仅如此这一拳之中还蕴含着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内力。

    两种属性截然不同的内力怎么可能同时施展出来?这是违背武学常识的,学武之人都知道,但是却也不是没有人做不到,至少红衣就见过,血仙蝶能,而且运用的相当成熟。

    萧云也能,因为他有着一种很高深的内功心法:逍遥决。

    焚化气劲本是属于冰宫的独门气劲如今被施加在了红衣的身上,让她惊愕之中更加的是骇然,因为她知道焚化气劲的厉害。

    萧云的气劲之中除了焚化气劲之外还有一股冰冷刺骨的气劲,这股气极似是带着极地万载冰山的寒气袭来,几乎可能将钢铁冻得粉碎。

    这种阴寒冰冷的气劲红衣也见过,那就是在冰儿身上,当初不仅是血仙蝶,就是其余四魔女也不断的给冰儿输功,才让她缓和了过来,但是即使到了现在也还是没能复原,即使是炎热的夏季也要披着棉衣守着火炉,所以她不在冰宫之内。

    冰寒气劲和焚化气劲相互差绕攻入,而且是直接的透过了红衣的护身罡气,护身罡气未被轰破,而萧云的内劲已经侵入到了她的体内。

    冰热两种属性的气劲在红衣的体内肆虐,顿时让红衣长大了嘴巴,丝毫不能动作,运转全身的劲气抵抗着这两股内力,即使是声音都不能发出分毫。

    只见红衣的身上一会腾起股股热浪,让人感到炙热难道,转瞬之间又一股冰寒袭来,冻得人牙齿打颤,而红衣此时却是全身已白,原来是被白霜彻底笼罩,所示再过几个呼吸,当会变成一个冰疙瘩。

    只是不等她冻结成冰疙瘩,浑身的热力发作,冰寒退去,全身又似是火烧一般。

    极寒极热之下最易伤人经脉,同时对人的经脉也是一种锻造,如果能够在这种极寒极热之下能够克服,那么对人的经脉无疑是有着极大的好处的,能够承受更大量的内力冲击。

    红衣能够克服这种极寒极热的冲击吗?

    不能!明显的不能,从她的表情就可以看出,脸上已经露出了惊骇,眼神之中充满了一种恐惧和不甘。

    萧云在身上拍了几下,封住身上几处大穴,从鹿皮囊中取出丹药服下,缓了一下吐出一口浊气,走向红衣。

    “你干什么?”

    绿衫又惊又怒,她也看出了红衣的不妥,但是也不知道红衣出了什么问题,本能的想要保护红衣,不让萧云靠近。

    阴阳短剑出现在手中,一长一短、一宽一窄的两把剑,相互交错,长剑主攻,短剑主守已经摆开了架势挡在了红衣身前。

    “绿衫师妹,不要这样,云要是要加害红衣师妹,只要他出剑,红衣师妹势难抵挡,云和师姐一样可以穿透气劲,云一定是要救红衣师妹的。”白菲说完看向萧云。

    萧云点了点头,绿衫将信将疑的依旧挡在红衣眼前,同时又看了看红衣,见她眼中露出急切之色,知道白菲所言不虚,这才闪身,但是手中的阴阳双剑却是依旧抓住手中,若是萧云敢有异动,双剑必然出手。

    萧云的手抵在了红衣的胸口之处,一道劲气自她的手掌之中吞吐,一道温和的气劲打入到了红衣的体内,迅速的平衡了红衣体内的极寒、炙热的气劲。

    片刻之后萧云的内力缓缓收拢,最后内力全收,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就在此时红衣也是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不仅如此,由于她刚刚遭受到了极寒、炙热气劲的交替攻击,这一下子两种劲气尽数被化去,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极度的舒爽,让她忍不住居然呻·吟了出来。

    这一声呻·吟一出口,顿时红衣脸色一变,继而暴怒,这萧云分明是要让自己出丑,而且还是出了这么大的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