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觉得难堪至极,以为是萧云有意为之,当下双掌一推,双掌之间的亮红色气劲吞吐之间一记碎星拳,狠狠的印在了萧云的胸前。

    这突发的一击是谁也料想不到的,即使是萧云也是没有,只是在她突然间爆发了浓烈的杀气之时动容,但是为时已晚,如此近的距离,如此狂霸而迅疾的一拳,又是突然出击,这一拳出即使是神仙也难以抵挡。

    “噗”萧云身子横飞了出去,空中朵朵红莲绽放,落地化作点点血雨。

    白菲有些怒了,一闪身跳到萧云身旁,连忙在他身上点了数处大穴,又给他猛灌了一些丹药,推功过血之后,缓缓的出了一口气,她知道萧云的命暂时的保住了,然后站在红衣面前怒目而视,“红衣,你干什么?”

    即使是绿衫也是惊愕红衣为何突然间暴怒出手,明明已经战败,本该有的挑战就已经结束,而且很明显还是对方救了你,但是你为什么又突施杀手?绿衫的眼中也出现了不满。

    “为什么?”白菲瞪着眼怒问道。

    “哼!”

    红衣没有说话,她的心情不好,很不好,她知道自己出手太冒失了,明明战败却是自己不能接受,而且他明显是救了自己,而自己考虑的是他故意让自己出丑手,而实际上并不是如此,如此一来,自己出手就完全的没有了理由。

    没有理由,但是却出手了,这又是如何下的来台?红衣尴尬无比。

    孙焰红和夏玉琦扶起萧云,现在的他已经昏迷不醒。

    萧云和红衣对轰的那一拳,其实已经身受内伤,内伤未愈之下又无罡气护体的前提下遭受了红衣的全力一击,按理来说这一掌当会震碎他的心脉、内脏,但是不知为何这一掌之后萧云居然没死。

    “他,他非礼我!而且··我这也是为冰儿保仇,他还···非礼过冰儿。”这个理由很充分,非礼一个女人尤其是未婚的少女,这已经足够让这少女有杀人的理由了,但是萧云有非礼她吗?

    有啊,还真的有!

    萧云给红衣平衡体内的劲气的时候,手就抵在她的胸前,这不是非礼是什么,难度非要揉揉、捏捏才算是非礼不成?

    即使是这不算非礼,那对蓝冰儿非礼总算是真的,因为那可真的是在她胸前狠狠的揉了几把。

    红衣的强词夺理总算是站住了脚,因为非礼蓝冰儿的事情白菲知道,绿衫知道,她们两个还有什么理由责怪红衣?

    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为尴尬的红衣找到了台阶下,因为她本就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是被武林中人称为血魔女的存在,此时听到这种悉悉索索的声音,引动了她的杀机。

    “杀了她们!”白菲咬了咬牙,因为她知道发出这声音的人是谁,那本就是跟踪他们的人,本来这些人跟着四人已经有些困难,正是由于红衣的阻拦,他们这才赶来。

    根本就不用白菲说,红衣也正有此意,因为面对着白菲和绿衫她很尴尬,唯一能够缓解这种尴尬的就是转移眼前的话题,而杀死跟踪而来的几人几乎就成了最佳的选择。

    红衣衣袂飘飘,亮红色的气劲闪动间,身形也如鬼魅般的飘出。

    白菲看着红衣轻灵的动作也是心中感叹,这意境果真是不凡,只要踏入意境之中武功就会突飞猛进,一个意境高手完全可以抵抗数个准意境的高手,意境到底代表着什么?

    红衣衣袂飘动间,转眼就已经出去很远,右手探出却是抓住一人的胳膊。

    左手向上,右手向下,却是一下子就折断了那人的胳膊,随后抬起脚来一脚踏断了他的一条腿。

    那人痛苦的哀嚎着,却也只能待在原地,因为腿已断。

    红衣身形在动,再次向前,一伸手竟是又抓住一人,这人用手一拆,也是打断了胳膊,不仅如此还将那人的双脚直接的拗断,右脚硬生生的搭在了脖颈之上,紧贴在左脸一侧,而左脚却是搭在了脖颈上的另一边。

    好残忍!

    红衣依旧没有停,不远处却是传来了哀嚎之声。

    “红衣的拆金断骨手还是如此的犀利,跟他交手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筋断骨碎。”白菲摇了摇头。

    “这也许是她心情不好,需要发泄吧,而且拆金断骨手她施展出来却是威力倍增,不是吗?掌门师姐之所以传她这门功夫也是针对她的脾气暴躁,只是这门功法确实残忍至极,还不如一掌打死算了。”绿衫也是对这种武功的残忍感到不舒服。

    哀嚎声不断,白菲也懒得理会,这下子却是将所有的人全都赶走了,倒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但是萧云的处境倒是不妙。

    萧云依旧昏迷不醒,白菲心道:“若是此时回到梅剑山庄的话,说不定还会引起不小的麻烦,倒不如先带他躲起来,等他伤势好转些再回山庄。”

    白菲和孙焰红和夏玉琦商议了一番,最终三人决定先去云雾城躲一躲,毕竟那是一个人龙混杂却还是极其容易隐藏之处,而且萧云也本是打算去云雾城的,那里有一个人正在等候他。

    白菲转身对绿衫道:“现在云出事,我想带他出去躲躲,所以我不想让人知道他的下落,我希望我们的身后不要有人跟踪,你能做的吗?”

    绿衫看了看孙焰红怀中人事不省的萧云明白白菲的意思,而且这也本是红衣惹下的祸事,当初丰小依对她剑下留情,而萧云更是对他有救命之恩,不但不思回报,反而怒伤与他,而白菲的这点要求也是情理当中。

    绿衫点了点头,“师姐放心,至少在你们走后身后再也不会有尾巴,这点我可以保证。”

    白菲笑了笑,却是接过萧云拦在怀中,骑在马上,而孙焰红和夏玉琦也随后上马,四人趁着夜色向着云雾城而去。

    大道上哀嚎不断,似乎恶鬼临世噬人一般,但是哀嚎声越来越少,却也是越来越凄惨,不远处月光下一个红色的身影就像是地狱中跑出来的修罗一般,她的手中正拎着两个人。

    “咦,菲儿姐姐他们呢?”红衣看了看白菲等人已经不见,这才不解的向绿衫问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