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本是一对夫妻,两人闻言一拜,“弟子敬听老师吩咐。”

    两人身起站在叶可卿身后,片刻之后那株绿茎无色叶片的明极终于盛开,其花火红,像是火焰燃烧一般,在其中蕴含着一汪清液,清似水、柔如云,释放着异样的清香,即使闻一闻也让人通体舒畅。

    邓傲起身,取了玉瓶四个,每瓶之中成装了一滴玉液,交给大长老。

    大长老将一瓶交给叶可卿,一瓶交给刀狂聂心,另一瓶交给了剑痴田竹盈。

    叶可卿捧着玉瓶向着大长老拜了拜,随后将那玉瓶打开,将那滴玉液倒入口中,紧接着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也将玉液倒入口中。

    最后大长老将那装有最后的一滴玉液明极的玉瓶递给叶可卿,“将这个带在身上,遇到合适的人,可以赐他,以此作为拉拢人心的手段,可作为你的助力。”

    叶可卿欲言又止,最后点了点头,将那玉瓶装入怀中。

    “邓傲,你将所有的人召集来,我有话说。”大长老最后吩咐道。

    片刻之后十数人尽数到了,尽是白发苍苍的老者,向着大长老一起拜下。

    “当初萧百荣将我等带到这岛上三十七人,如今仅剩我等十数人,我等十数人精心培养可卿三人,今日终于等到了约定终止的这一天,我欲让可卿回转中原,不知你等可是愿往?”

    “大长老,我等已是油尽灯枯,在这孤岛上已有三十载,早就没有了当年争雄的傲气,更是气血衰败已经帮不上忙了,还是留下了陪着大长老好了。”

    “好,既然如此,你们四个就去吧!”大长老最后道。

    叶可卿、邓傲、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四人向着大长老以及众位长老一拜,这才起身,离开。

    片刻之后,已不见四人的身影,此时大长老却是一声叹息。

    “既然你等愿留我也不撵你们走了,只是我们最终还是违背了萧盟主的约定,很快怕是祸事就到了。”大长老叹了口气。

    “大长老,萧百荣的后人早就死了,我们替萧百荣看守明极,留给他的后代,但是他已经没有后代了,这不算违约,而且他也说过送我们一滴,更不算违约了。”

    “哎,萧盟主当初只是说送我们一滴,可是我们全将这些明极占为己有了,已算违约,报应早晚要来,我只希望你们快些走,留下我这老不死的已死抵命也就算了。”

    “我等愿意陪着大长老,我们都已经这把年纪了,而且同来的那帮老兄弟都已经病死,我们能苟活到今,也算是白捡来的,早死晚死都得死,何必死前再辛苦奔波一番?”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随后同时哈哈大笑,大笑声中却有几分凄凉。

    木筏早已扎好,四人上了木筏,一股淡淡的水蓝色气劲裹住了木筏,四人却是一动不动,木筏却是乘风破浪,迅速的离开了这座孤岛。

    就在四人刚刚离开孤岛的时候,在孤岛的另一侧一个木筏迅速的驶来,在木筏上站着一位绝美妖艳的女子,海风吹过吹起那人的血红衣裙,连带那人背后的朱漆锦盒也是一起一伏,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血红蝴蝶,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地狱归来的蝴蝶----血仙蝶。

    血仙蝶站在船头,脚尖轻点已经从那木筏上跃起,一下子越到了水面之上,却是踏浪而行,轻轻数十跃轻轻的落在岸边,看着小岛,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明极,我来了,呵呵!”

    血仙蝶就像是一只翩翩而飞的蝴蝶,几个起落已到了岛中,看着十数个白发斑斑的老人眼颔首微笑。

    “呵呵,我来了,我来取明极来了!”血仙蝶说着却是看向那株明极花,顿时笑容僵在了脸上,只是片刻之后脸上依旧带着惯有的笑容。

    “明极呢?”血仙碟的笑容依旧只是语气已冷。

    “你是谁?”其中一个老者充满了戒备的看着血仙蝶。

    “我是来取明极的人,难道你们忘记了你们的使命了不成?”

    “你···你是萧百荣的后人?”那老人声音都有些颤抖。

    “明极呢?”血仙蝶依旧在笑,却是不答,只是微笑的看着在场的十数人。

    乌云压顶,黑沉沉的压抑的人喘不过气来,一道闪电着凉这一片天地,一声雷声隆隆作响,倾盆大雨犹如天河决堤倾泻下来。

    冷风、冷雨、冷心,交织成一曲冷色的世界,但是洒出的却是热血,当血洒满明极岛的时候,当血仙蝶一掌将大长老的前胸抓烂硬生生的将心脏抓出来的时候,风更冷、雨更大,某些人的心更冷。

    “你们违背了誓约,都要死!”

    冷风吹不散弥漫在岛上的血腥之气,雨水冲不走地上的红,更是无法掩盖横七竖八尸体,同时某些人的心却是更冷。

    血仙蝶一招手一枚龙形玉佩从大长老身上缓缓浮起,晶莹剔透,其中点点红斑,像是溅上的血,但是雨水洗不掉这点点红,反而在雨水的洗刷下越发的鲜艳,似是在玉上缓缓流淌。

    丰荫城,自由联盟总坛。

    陈天成看着在座的众人道:“如今这十大神兵藏宝图已经在我们手上,尚欠缺打来陵墓地宫的钥匙,不知在座的众位如何看待?”

    “钥匙可有眉目?”杨人九问道。

    “有些眉目,传说是当年孙家所做,乃是三把特殊的宝剑,其中一把已在我手中,其余两把已经有了眉目,但却是难求,最好还是求孙家后人打造。”陈天成皱眉道。

    “孙家人的后人现在唯有孙焰红,但是前不久在昆山城消失,现在却是不知何处,想要寻来却也是难,还是说说神兵钥匙的眉目吧。”

    陈天成叹了一口气,道:“其中一个乃是青城派的前辈手中,还有一个却是在了崆峒派的前辈手中,而在点苍派手中的那枚钥匙剑却是在我手中了。”

    “青城派的前辈和崆峒派的前辈现在身在何处?”陆金岚饶有兴趣的问道。

    “青城派的前辈在四川一处山谷之中隐居,而崆峒派的前辈在崆峒山附近,具体位置不详。”

    “如此,当要派人前去寻找两位前辈,而此时最要紧的却是提高我们的武功,这次争夺十大神兵出土,天道盟定然不会让我们如愿,必有一场恶战,高深的武功势在必行。”杨人九皱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