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南山古墓之外。

    梦琉璃跪在古墓之外已经三天三夜,在其身后是数百名神女剑派的弟子。

    梦琉璃在古墓之外长跪不起,也没有运功抵抗,她不动,她身后的数百弟子也是不动。

    随着时间的推移,除了梦琉璃和几位的大长老之外其余之人武功都不是十分的高强,在这里不吃不喝也不拉不尿的三天三夜,任是谁也坚持不住,已经有人开始晕倒,大多数人也已经摇摇欲坠了。

    天突然间黑了下来,一阵狂风吹来,周围树叶哗啦啦作响,梦琉璃依旧是一动不动,身后的几位大长老以及身后的数百弟子却是惊得举目四望。

    豆大的雨滴滴落,噼里啪啦的,打到身上又冷又疼,继而雨滴连成线,很快就密集起来,数百人在风雨之中更加的不堪,很快开始成片成片的开始晕倒。

    梦琉璃向着古墓叩拜,却不言语,又等了片刻,那古墓的墓碑一转,却是亮出一个门户来,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打着伞才那古墓之中走出。

    “梦琉璃,师尊已经答应你了,你先带着神女剑派的师姐师妹们去休息,等明日你亲自来古墓之中拜见尊师。”

    “梦琉璃谢过师尊,也谢过师妹了!”

    那少女笑了笑,将梦琉璃挽起,“我叫黄晴晴,叫我晴晴就好了,琉璃师姐。”

    丰寰城梅剑山庄。

    丰小依面色阴冷,本来就冷艳的容颜更加显得冷艳,向梦琉璃道:“云不在!”

    “去哪里了?”梦琉璃问道。

    “不知道,有事和我说也是一样!”丰小依言语冷的像是一座冰山。

    梦琉璃清冷的脸上也显出了不悦,冷哼了一声。

    “梦女侠休要怪罪,我姐姐最近心情不佳,前不久不但丢了藏宝图,还丢了一本神书秘籍,希望梦女侠休要见怪,有什么事情和我讲也是一样,姐夫不在的时候,我可以全权代表姐夫决定一切。”丰小冉摇着折扇极其烧包的向梦琉璃道。

    “姐夫?哼,别乱认亲戚,霓裳比你的年龄还要小。”梦琉璃冷冷的道。

    丰小冉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因为无论他说什么两边都不会满意。

    “十大神兵的藏宝图落在了自由联盟总坛,联盟邀请你们梅剑山庄一同参与寻宝,到时候你们可以得到两柄神器。”梦琉璃不想在此耽搁,直接说明来意。

    丰小冉将扇子一合,脸上露出了郑重之色。

    “这个不急,我也知道要开启那宝藏需要三把特殊的钥匙,我们没有钥匙,更何况武林中人多知道是我们得了藏宝图,却不料被人偷了去,反而落在了你们的手上,不如我们隐瞒这个消息,你们先去寻找钥匙,由我们拖住武林人的脚步。”

    “不过,天道盟的人也不是傻瓜,凭借自由联盟的人的武功抵挡天道盟无疑是螳臂当车,我们虽然想要得到那上古十大神兵,但却不想坐那炮灰,这件事很危险,一个不善就会丢了性命,这件事我们还需斟酌,等我姐夫回来的时候,我们商议一番再做定夺。”丰小冉给的答复不卑不亢却也是合情合理。

    梦琉璃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怎么没有见到倪裳?”

    丰小冉道:“最近她交了几个朋友,时常的不在山庄之内,大概又是和朋友出去做江湖任务了吧?”

    “朋友?什么人?”梦琉璃眉头紧皱。

    梦琉璃顿时紧张起来,她不得不为自己的妹妹担心,现在意境高手崛起,而本就不算顶尖高手的梦倪裳在这股新崛起的浪潮之中若不想被淹没那需要更加倍的努力,而现在她却是出去玩。

    萧云已经给了梦琉璃意境修习秘法,当然也少不得梦倪裳的,原来这修习的秘法也并不是人人都可以修成意境,这也需要自己的努力和天分,百十个武林人中能有一个、两个修成意境已经不错了,也难怪元浪经营这么多年,手下的意境高手也不过十余人。

    “不知道,她不让我们的人跟着,即使是暗中保护的人也被打发了回来,我们只知道她的朋友是两男两女,经常的五人一起去丰寰山上做一些采矿、打猎之类的小任务,权当是玩了,只要在丰寰山上谅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梦琉璃点了点头,随后出了梅剑山庄,却是向着丰寰城的任务发布处而去,她知道丰寰城所有的任务都是公布在这里。

    到了任务公布处却是不见梦倪裳的人影,随后在对面的茶楼坐下,在这里可以看到任务公布处的一切,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她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正是梦倪裳。

    而此时的梦倪裳一手提剑,正在与一个男子欢快的交谈着,在两人身后是两女一男。

    看着那五人说说笑笑的进入江湖任务公布处的时候,梦琉璃不由得眉头紧皱。

    两匹白马,两人骑在马上,男的俊朗、成熟,女的美艳可人,却正是萧云和白菲。

    萧云感觉好多了,任是谁也不会相信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这么快就痊愈,即使是服用仙丹妙药也是不能,但是事实却是如此,萧云的伤势痊愈了。

    萧云硬挨了红衣的那一拳之后,就感觉自己身上有异,因为那一拳足可以将他的心脉震断,但是那一拳打在他身上之后,震动了他体内的那东西,他体内的异物居然开始吸收红衣的拳劲。

    萧云的感觉很奇怪,他觉得在自己的心脏位置似乎有着一个东西,是什么他感觉不出,只是感觉热辣辣的一团。

    那东西被红衣拳劲一震,活了起来,不但是吸收了红衣的拳劲,而且开始吸收萧云的内劲。

    本来就被一拳震得吐血倒飞出去,元气大损,又突然间收到内部的攻击,这一下子让萧云气力全被抽空,人顿时就昏迷了过去。

    也不知道何时,那异物最后居然停止了吸纳萧云的内力,反而向着萧云输出内力,这就像是一另一个丹田,不但可以吸纳内力,还可以吐出内力一般。

    萧云醒来之后感觉那东西还在,那种感觉很奇怪,凉凉的,就像是贴身戴着一块玉佩一般,只是这玉佩却是带在身体之内,而不是在体外。

    同时萧云感觉到识海居然有着巨大的扩展,仿佛在自己的识海之中拥有一个世界一般,这个世界他很熟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