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和萧云结伴向昆仑派而去,一路上两匹马,两个人倒也显得般配,只是萧云的伤势一直的让白菲挂在心上。(书=-屋*0小-}说-+网)

    不远处一个茶摊,萧云和白菲两人下马想要歇歇脚,在茶摊之中却有四人,乃是四个妙龄少女,衣服颜色各异,一个绿衫,一个红衣,一个黄裙还有一个白衣若雪。

    四个少女身边各摆着一把剑,剑鞘的颜色和衣服颜色相称,而且剑摆放的位置却是十分的恰当,正是四人触手可及之处,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四人就会第一时间将剑拔出,看这四把剑的摆放位置,就知道四人都是用剑的高手。

    这么年轻的少女,十五六岁的年纪,竟然有着如此造诣的剑境,着实让萧云和白菲震撼了。

    单单凭借着四把剑的摆放位置就彰显出四人的武功修为,这四人是什么来历?

    萧云和白菲不想惹事,也就不愿靠近,见这里有四张桌子,就选了一张距离这四人最远的一张。

    那四个少女不约而同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萧云和白菲,在四人的眼中也露出了诧异的眼光,看来四人也是瞧得出来萧云和白菲两人的武功修为不弱。

    四个少女交头接耳的嘀咕了一阵,却是将手抓到了剑柄之上,看来是对萧云两人有所防备了,看来这四个少女的警惕性还很高。

    四个少女依旧低头吃着几碟小菜,但是却是放慢了速度,看来即使是吃饭也是警惕性十足。

    萧云笑了笑,故意将剑放在桌子,距离剑柄稍远一些,如此让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用剑高手,没有得到用剑的精髓。

    萧云不想惹事,乃是告诉四人这边对她们没有恶意。

    白菲明白萧云的意思,但是她可是没敢托大,因为她的剑道比不得萧云,在那一瞬之间她做不到后发先至,所以她的剑却是摆放在了自己触手可及的位置同时摆正了剑的姿势,正是适合拔剑决的姿势。

    几碟小菜一壶酒摆上,白菲面含着春色给萧云斟满了酒,却是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吃着。

    萧云偷瞧着那四个少女,那四人却是边吃边聊,但是萧云觉得奇怪他感觉这四女的动作却是十分的眼熟,似乎是在哪里看过,猛然间他心中突然一颤,他已经完全的看穿了这四个少女的动作,这四个少女竟是修习的百花心经武功。

    萧云对百花心经并不陌生,当初花清影曾经给他看过,但是那却是专属于百花宫的圣女专属的武功秘籍,百花心经脱胎于百花宝典,萧云手握百花宝典,早已对其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但是这武功却是出现在这四个少女身上就不能不让他心生奇怪了。

    花清影手中有着百花心经,也不知道他是从何得来的,但是她本就是百花宫的人,想来得来也定有原因,而且她已死,除此之外还在修习百花心经的就是自己的大仇人,天道正教的掌教夫人白小蝶,还有一位就是百花圣女花弄鱼。

    小烦的武功也脱胎于百花心经,但又不同于百花心经,但是萧云知道小烦修习的也是百花心经,而紫电貂又钟情于她,那是百花道的圣女守护灵兽,定然不会随意认主,所以萧云怀疑小烦其实是真正的百花道传人,而她之所以能够踏入意境,其实就是吞服了百花道留下来的那颗意境种子。

    白小蝶是前任百花圣女候选人之一,她修习百花心经在正常不过,花弄鱼是百花圣女这本就是他专属的武功,这四个少女呢?难道她们会是百花宫的人,是花弄鱼的手下?

    在阴风谷之内曾经出现过四个女子,那四人却也都是武林中的一流高手,而且穿着打扮和这四女极其相似,那四人还曾经伏击过丰小依,是花弄鱼的手下,只是后来不知所踪。

    当然这也是丰小依和他讲的,即使是到现在丰小依也不知道那四个女子已经死在了小烦的剑下,而眼下四人萧云就不得不怀疑就是曾经围攻丰小依的那四人,那四人无疑是花弄鱼的手下。

    萧云的剑微微的转了一个很小的角度,如此一来却是更顺手拔剑,而且正是半步剑所需要的拔剑距离。

    萧云稍一动作,那四个少女明显的身子一震,很显然那四人也观察到了萧云的小动作,一时之间空气顿时紧张起来。

    两方人互相防备、堤防,气氛说不出的紧张,六人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不远处却是走了四个身影,其中一个老者手中持剑正是屠魔大仙邓傲,在他身边的一位紫衣少女,身后跟着两人,一男一女,男的握刀女的持剑,正是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四人之中以那紫衣女子为首,这点萧云和白菲看得出来,那四个少女也看的出来。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从明极岛下来的四人,为首的紫衣少女正是婉媚幽兰叶可卿。

    叶可卿四人一到茶摊,就感觉到了在座双方的戒备,同时她也不想惹麻烦,当下选了一个距离两方都很远的距离,三桌人却是呈三角而坐。

    叶可卿和邓傲并不想惹事,但是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不这样认为。

    三十年前昆仑派意境高手被指派看守明极之时,除了掌门寒灵真人不愿之外皆都留在了明极岛上,而且在上岛的时候却是带来了三个婴孩,这三人就是婉媚幽兰叶可卿、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

    叶可卿乃是昆仑一位叶姓长老的后代,而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路上恰巧捡到的。

    自从这行人到了明极岛之后,三十年来不曾离岛,只是飞鸽传书不断,消息却是及时的传达,这也使得这座看似与世隔绝的孤岛一直的掌握着武林中的动向。

    而叶可卿、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从小在岛上长大,一起修习武功,一起接受数十位长老的教育,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心中不服叶可卿,他们两人发现几乎所有的好处都被叶可卿一人占据了,而自己两人却不过是叶可卿的下属而已,难道这就是命?

    这真的就是命,叶可卿从小就被当做是昆仑派的掌门人培养,而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就是叶可卿的护卫。

    两人不甘,但却是无奈,一来叶可卿得到的资源不是两人相比的,即使是传授的武功也是不同,更加上叶可卿的天资过人,即使是两人联手也不是叶可卿的对手,再加上还有老辈之人在侧,即使两人再怎么不愿也只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