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傲在三十年前可是大大的有名,乃是武林第一奇才,三十岁开始已经开始触摸意境边缘,仅仅到了六十岁不到就已经踏入意境,这是武林之中数百年不出的奇才。

    奈何他生不逢时,当时武林三圣崛地而起,压过了他的风头,并且当初的锦圣萧百荣成为了武林盟主,一举扫荡魔教六道,将阴风谷魔教彻底铲平。

    之后锦圣萧百荣性情大变,居然扫荡武林,而昆仑派也遭受重创,邓傲被萧百荣战败,最后答应他的条件驻守明极岛。

    邓傲被困明极岛三十余载,日日不思重返武林,奈何受制于当初的约定而从未踏出明极岛半步,而且他也知道自从三十年前,武林凋敝,意境高手几乎消失,而眼下不过是出现了伪意境,这让邓傲对此十分的看不起。

    邓傲丝毫不理会萧云的这一剑,本来凭借着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武功,萧云就是想要靠近自己都是万难,却不料萧云的意境攻击之力甚强,绝对超过一般的巅峰的意境高手,却是一击攻破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联手。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意境攻击受挫,一时间识海受损,两人一顿之际也只能自保,若是萧云攻击两人,两人可自保,但萧云要攻击邓傲和叶可卿,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有些力所不及。

    邓傲一时大意,萧云已经距离他只有半步之遥,而萧云的剑已出鞘,正是施展半步剑的最佳距离。

    一剑索命,一剑勾魂,这一剑的威力绝对不是一个刚刚领悟半步意境的人所能施展出来的,这一剑是邓傲的噩梦,因为就是相同的一剑曾经重创过他。

    但是这一剑却是与一剑不同,不同的是力道和火号,以及其中的玄妙变化,还有就是这一剑与那一剑的剑势。

    这一剑的变化不如上次那一剑,这一剑的力道与火候速度皆是比不得上次那一剑,然而这一剑却是比上次那一剑多着几分凌厉,多着几分煞气,上次那一剑只是想要战败对手而不伤对手的一剑,而这一剑却是必杀的一剑。

    不同的剑,几乎划过相同的轨迹,这一剑已经刺破了邓傲的护身罡气,这一剑本也无视他的护身罡气。

    玉手轻抬,紫影翻飞,一道紫影犹如鬼魅,空气带起一阵的涟漪,紫衣之下探出一只雪白如玉的手掌,却是击向萧云的胸口,这一掌后发先至,内力吞吐间已经打中他的身体。

    剑未及刺入邓傲分毫,但是叶可卿雄浑的掌力,却是将萧云推了开去,萧云必杀的这一剑注定无功。

    与此同时,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也从识海的爆炸之中恢复了过来,却是不理会那四个女子,转而向着白菲卷去。

    刀光、剑影相互交错、纠缠,刀势狂霸,剑势阴柔,一柔一刚,一阴一阳,以臻完美,这一刀一剑已将白菲笼罩,这一刀一剑就是催魂夺命的一记杀招。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在意境攻击之时已经觉察出了那四个少女虽然武功不俗,但却是未踏入意境,对两人的伤害有限,而白菲却是一直未曾出手,不知深浅,所以两人向着白菲出手就成了第一选择。

    刀光、剑影化作一只吞噬生命的野兽,张开大嘴向着白菲吞噬而来,与此同时一道暗紫色的身影赫然挡在了白菲的眼前,正是萧云。

    淡蓝色的光芒闪烁,一座冰盾赫然显现,挡住这刀光、剑影,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施展出的必杀一击未能杀死白菲。

    “轰”冰盾骤然炸裂,与此同时无匹的刀光、剑气余劲未消向着萧云裹来。

    “咔嚓、咔嚓”声响不断,却是洒下一路的碎冰,但是冰中却有殷红,那是萧云呕吐的鲜血。

    叶可卿的一掌本意是推开萧云,虽然如此,但是那毕竟是功力无匹的一掌,那一掌的确是将萧云推出,但也是重伤了他,但是结果却是出乎了叶可卿的预料。

    萧云体内的异物连连震动,迅速的吸纳这那一掌之力,但是那异物的反噬之力依旧让萧云呕血。

    就在此时一道缓缓而行的血红色人影看着周围的冷风、冷石、冷树,在她的眼中一切都是冷的,唯有一颗火热的心,现在也逐渐的冷去。

    突然间,那人伸手捂在胸口,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在她的心脏之处有一物却是一阵嗡鸣,那物连连颤抖、震动,似要破体而出,巨大的反噬之力瞬间游走奇经八脉,一抹黑气爬满了那人的脸。

    那人连忙在胸前连按几处要穴,无匹的内力在经脉之中游走,最终将那黑气尽数压缩,最后猛然间一轰,将那团黑气压入心脏处的那块异物之类。

    “你压制不住我,我早晚会出来的,哈哈哈哈····”一阵的狂笑在那人的脑海之中浮现,同时还有一个狰狞的人脸。

    萧云突然间感到体内异物震动停止,同时一股力量自那异物之中涌出,冲入到了他的经脉之中,但是如此一来却是让他受伤的经脉伤势更重。

    骤然间萧云发现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杀意,强忍受伤之躯,身形一动挡在了白菲的眼前。

    在意境高手的面前,尤其是面对真意境高手,白菲的武功根本就不够看。

    一路上是破碎的碎冰,一路上是泼洒的鲜血,地面罩上了一层白霜,极寒的劲气不能自抑的释放,这是体内真元不能自控的征兆,是走火入魔的开始。

    “找死!”

    屠魔大仙邓傲被萧云一剑刺破护身罡气,算是丢尽了脸面,若不是叶可卿出手,已经是命丧剑下,这一下子却是真的惹怒了这个自以为是的老者了。

    邓傲形如电闪,一闪身已是挡在了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身前,单掌抬起,向着萧云狠狠的印了下来。

    白菲一声冷喝,抱着萧云一转,却是将自己的后背迎着邓傲的一掌,此时她的脸上露出了笑容,看着嘴角依旧是在流着血的萧云,轻轻的抹了抹,“结束了,为我报仇!”

    “结束了,为我报仇!”萧云也是微微一笑,淡淡的说着。

    他抱着身子一拧,这一转却又是将白菲挡在自己的身前,并且一甩手将白菲远远的抛飞了出去。

    “不····”传来的是白菲声嘶力竭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