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面上依旧带着笑,因为他知道活不成了,就这么憋屈的死了,连死都不知道死在谁的手上···可笑、可叹又可悲。

    右手握剑,依旧是摆着将白菲推出去的姿势,现在已经来不及回剑刺出,连忙抬起左手,迎着邓傲印下的一掌接去。

    萧云这是要拼命,这一掌之上的蕴含的内力倒不是强悍无比,但是手心之中却是一团黑紫。

    “嘭”萧云的手穿过了邓傲手上的护体罡气,直接的对掌,两人肉·肉相帖,瞬间萧云的手心中骤然间爆发出一团黑气,硬生生的轰入到了邓傲的体内,与此同时邓傲那无匹的内力也轰入了萧云的身体。

    人影翻飞,呕红犹如雨洒···

    倏然间一道血色人影突至,犹如地狱间飞来的蝴蝶,伸手将萧云揽住,同时四道血红气劲攻向四人。

    “轰、轰、轰、轰”四声连响却是击退邓傲、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和叶可卿,并且一击之下产生的距离的气劲爆炸却是将这茶摊夷为平地。

    “掌门师姐···”白菲喜极而泣,原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血仙蝶。

    血仙蝶脸上依旧带着惯有的笑容,而白菲却是将萧云扶了过去。

    萧云体内涌入狂霸至极的内力,这股强霸的劲气本是破坏生机,毁损经脉,但是这股劲气现在却是在经脉之中奔腾,犹如咆哮的大河向着大海汇聚。

    在萧云胸中的那异物颤抖更剧,疯狂的吸纳着异种真气,与此同时这种震动却是发生了共鸣,在他的识海之中清晰的印出了一个人影,一个衣袂飘飘若仙界的蝴蝶临世般的绝色女子人影,正在看着他吟吟而笑。

    萧云一怔,晃了晃头,定睛一看却见血仙蝶正在看着他吟吟而笑,原来那不是在识海之内,而是就在眼前。

    “我的好弟弟啊,知道修为低下的苦恼了?姐姐不会害你,你却是处处防备着姐姐,让姐姐好是伤心。”

    “多谢姐姐搭救!”萧云摸了摸嘴角的血苦笑道。

    仅仅是片刻时间,萧云感觉被邓傲轰入体内的那股劲气已经消磨殆尽,同时身上受损的经脉开始恢复,整个人看起来承受了邓傲的一击并未受多大的伤一般。

    但是邓傲却是不同,和萧云对轰一掌的同时,他半步未退,但是他却是痛苦不堪,因为他的手上已经黑紫一片,那黑紫之气迅速蔓延,仅仅是几个呼吸之间就已经蔓延到了小肘之处。

    邓傲五官扭曲,胡须无风自飞,连忙伸手封住臂膀数处大穴,而暂时压制住了毒性的蔓延,但是也仅仅是暂时压制而已,只要稍一松懈,那黑紫之气就会向上蔓延。

    别说逼出去,就是压制也是不能,不要多久,只需一时三刻,邓傲元气耗尽,定是毒发身亡。

    一出岛就遭剑袭,又临毒厄,邓傲心中又气又怒,眼中看着萧云和血仙蝶、白菲杀意滚滚。

    “请问姑娘名号,婉媚幽兰叶可卿见过了。”叶可卿向着血仙蝶行了一个武林中的礼节问道。

    “北雪寒霜血仙蝶。”血仙蝶面带着笑容的道。

    “朋友,我等初来乍到不懂礼数,多有得罪,还请见谅,这是一粒百草还魂丹,乃是治疗内伤一等一的圣药,还请收下。”

    叶可卿说着双手捧着一个玉瓶,其中装着一颗丹药,正是一粒百草还魂丹。

    “百草还魂丹啊。据说是一种可以起死回生的仙丹,三十年前就应该不存在了,没想到这里还有一颗,只是不知道是真是假。”血仙蝶说着伸手就欲拿过那百草还魂丹。

    “慢着,还魂丹乃是至宝,怎可轻易就给了人,尤其还是一个为害武林的魔头?”刀狂聂心横刀,说话间却是一刀斩向血仙蝶。

    “魔头,呵呵···”血仙蝶笑了笑,躲过那一刀,却也是没有再伸手接那百草还魂丹。

    “百草还魂丹却是稀世圣药,但我却是不稀罕,而且他的伤似乎也并不重,倒是这位的毒怕是很棘手,呵呵···”

    邓傲闻言脸色就是一变,因为他清楚自己那一掌的威力,但是看向萧云,他还真是没有多大的问题,难道这小子的内功竟是深厚后如此?不但如此,他感觉到毒势更猛,在坚持片刻怕是就要毒发攻心了。

    血仙蝶面露微笑,但是谁人见了都是感到一阵的寒冷,微笑的面容下隐藏着的是一颗杀戮的心,笑容已冷,血亦寒。

    “你,你腰间挂的是什么?”剑痴田竹盈却是一个心细至极的女子,上下打量了血仙蝶片刻,却是一愣,因为在她的腰间挂着一个龙形玉佩。

    玉佩是古玉,雕花刻龙,但是其上却是夹杂着点点血红,乃是血红玉佩,这种玉甚是少见,而用这种玉雕刻成的雕花刻龙的玉佩更是绝无仅有。

    “不会这么巧吧?”就连叶可卿也是心中微颤。

    因为大长老就有这么一块玉佩,是当年萧百荣留给大长老的信物,据大长老讲当年锦圣萧百荣的道一块罕见的血玉宝石,当他当上武林盟主之后请工匠打造玉佩十二枚,在三十年前萧百荣与大长老等人答成缔约之时,给了大长老一块作为凭证。

    那么现在血仙蝶腰间的这块玉佩是从哪里来的?她是和自己一样是和萧百荣有过缔约的人,还是····

    血仙蝶将玉佩握在手中,微笑依旧,只是目光更寒,心也更冷。

    “从一个背信弃义的人身上拿来的,本该守约,却是毁诺,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杀?”

    “从哪里拿来的?”邓傲心感不妙,连忙问道,此时叶可卿也是心中一颤,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

    “明极岛····”血仙碟呵呵笑着道。

    “你,你杀了大长老?”叶可卿握了握拳,恬静的面庞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哦?你们就是刚刚从明极岛上出来的人?看来你们是服了明极了?这本不是你们该拥有的东西,也敢僭越?拿来吧,我相信你身上还有明极。”

    萧云闻言就是一震,明极,他知道,这是一种圣物,不知道多久这种明极花才开花一次,凝结出三到五滴的花蜜,而这花蜜就是明极液,是一种高效的提高至阳属性的圣物,也是丰小依一心想要寻找之物。

    明极现世,最终花落谁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