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杀我师门长辈,我叶可卿饶你不得,同时明极在我身上,有本事就取走,没本事的话,把自己的命留下!”叶可卿终于动怒,说话间一挥衣袖淡蓝色劲气激荡,顿时天崩地裂。

    叶可卿身上的淡蓝色的劲气依旧在缓缓提升,风居然改变了方向,以叶可卿为中心,向着四周席卷,就恰似是一个龙卷风,而萧云就在龙卷风的中心,这让她淡紫色的衣裙随风飘摆,哗啦啦的响。

    血仙蝶身上也是血红色气劲覆盖,就连她的头发也变得血红,同时长发飞扬,根根长发却似利剑长刀。

    两股劲气相互碰撞,暴走的气劲四下乱射,激起道道黄土,大地都在颤抖,土石都在崩碎,瞬间天翻地覆,日沉星坠阴阳变。

    沙土飞扬之中两个人影倏然而动,一紫一红两道人影同时探出右手,两只雪白的手掌对轰在了一处,却是势均力敌,“轰”的一声两条人影翻飞。

    “浑海天光!”

    婉媚幽兰叶可卿一声娇喝,似是大海起波,千重海浪,卷起土石,凝聚成一条长龙,摇头摆尾轰响血仙蝶。

    “熔岩吞山阙!”

    血仙蝶也是不示弱,面对着强敌顿时漫天火红飞舞,似是一个熔岩地狱,岩浆咆哮,怒龙卷起,轰向了叶可卿浑海天光那那一招的威能。

    “轰!”

    浑海天光与熔岩吞山阙两大极招相撞,却也是势均力敌,两大极招相撞之下大地尽成混沌,两道人影在烟尘之中各退三步。

    日月交辉,一轮明月一轮耀阳横空而现,月光皎洁阴冷,日光刺眼炙热,一阴一阳两种截然不同的属性的气劲居然从一人身上发出,诡异异常,正是血仙碟打出的一招啸日落月掌。

    血仙蝶又发极招,一招啸日落月掌悍然轰至,就见叶可卿身子灵动,紫衣乱飞,沧澜海水倒卷,裹向日月,正是一招沧海怒卷。

    “沧海怒卷破日月!”

    “你的沧海怒卷破打开我的萧日落月吗?”血仙碟面带着微笑一招向前,毫不避闪。

    日月交辉,日月光芒碰撞,两种异样属性的平衡瞬间被坏,爆炸出无以伦比的能量,顿时将倒卷的沧澜海水逼退,同时一颗水弹弹出,狠狠的击向血仙蝶。

    两相交汇,互不相让,一个是地狱飞来的嗜血蝴蝶,一个是怒海中的盛开的美艳幽兰花,一花一蝶的相遇是偶然还是天命使然?

    两道身影倏然分开,又骤然间碰撞到一处,一面血气翻涌,犹如血海翻波,内中狂发乱舞,根根是刃、条条如刀,而另一面怒涛狂卷,其中幽兰花开,片片紫色花瓣飘舞,片片是刃,片片是杀。

    “嗤、嗤、嗤”数片花瓣划破血仙蝶的衣衫,血染红衣,显得红衣更艳。

    “噗、噗、噗”数条细发犹如利刃林体,给紫衣更添一抹新红。

    而在另一侧,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刀光、剑意缠绕,裹向萧云、白菲,他二人也看出叶可卿那里战势胶着,而萧云和白菲一个是她的弟弟一个是她的门人,若是擒得两人,却是可以让血仙蝶投鼠忌器。

    与此同时那四位少女也是在旁观战良久,四人剑剑相连,剑剑相扣,百花绽放,百花四季剑骤然施展出出来,目标竟然是···屠魔大仙邓傲。

    不错,四人的目标正是屠魔大仙邓傲,当年的邓傲在剿灭六道魔门之时杀敌无数,正是因此有了屠魔大仙之名,他见过百花剑法,如今又见百花绽放,还当是魔教余孽,当下目光一凌,杀机陡现。

    四个花季少女也是有所考量,四人武功虽然不俗,但是那是在以前,在伪意境出现之前,面对伪意境,即使是“伪”的,但也是意境,四人联手还是可以对付一两个伪意境高手的,但是邓傲不是伪意境,而是真意境大成高手。

    是真意境又能如何?现在剧毒缠身,即使是真意境也要靠边站,而且四人却也认得这种毒,正是剧毒曼陀罗。

    四人围攻邓傲,不仅仅是剑术了得,更是不断的洒出因陀罗花粉,这因陀罗花粉无毒,乃是解毒之物,即使蜈蚣、蝎子等剧毒,这因陀罗花粉均是解得,但是却解不了曼陀罗的毒,不断是解不了,反而是加剧毒性。

    曼陀罗中毒之后,有且只有一个办法解毒,那就是以毒攻毒,四人一看邓傲所中之毒就知道中的是曼陀罗毒,所以也没有给他用别的毒,以免化去毒物药性,而是使用了专门解毒的因陀罗花粉。

    这就是相生相克,要是不知情的人又有谁知道专门解毒之物遇到了遇到剧毒之物,却是变成了更加剧毒的毒物?

    顿时邓傲感觉呼吸都困难,居然被四个小辈逼的险象环生,而且身上还遭了两处剑伤。

    血仙蝶斗叶可卿难解难分,四个少女围斗邓傲,无惊无险,只有萧云这边险象环生。

    刀剑合璧的武功萧云见过,万剑威和燕玲双夫妻就是刀剑合璧,这也是昆仑派的合璧武功,威力不凡,但是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刀剑合璧绝对不是万剑威和燕玲双所能比拟,相比起来,万剑威夫妇简直个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提鞋都是不配。

    刀光映亡魂,剑影散魂魄,刀行如挂日,剑走似流莹,刀剑合璧,防守兼备,阴柔并济,一时间萧云左支右绌,再加上还要白菲武功难登大雅之堂,一时不慎又遭一刀。

    鲜血迸射,身形倒飞,同时一颗霹雳雷火弹弹射而出,遭受刀光、剑影一搅爆裂开来。

    霹雳雷火弹爆炸,顿时火焰升腾,爆炸声不断。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不识得这雷火弹的厉害,想要贸然突进,却见那雷火弹沾到刀剑之上,竟是不熄,就连地面都被烧的通红,而且爆炸声不断,那火粒子居然可以透过两人的罡风气劲向着两人身上溅落。

    “噗”剑痴田竹盈身上起火,一声惊呼,但是她身子一震,竟是内劲一吐,将浑身的衣服尽数崩落,身上一丝不留,倒也是解了那火焰焚烧之厄。

    刀狂剑痴一甩身上外袍,给剑痴盖在身上,虽然遮住了她的玉体,但也是行动大受限制,更是有一点那就是他们手中的刀剑。

    刀剑离手,远远的抛出,刀剑之上沾满了火粒子,噼啪乱飞,若是持在手中的话,也难免再遭火焰焚身之祸。

    刀剑离手,插在地上,刀剑之上爆炸声不断,火粒子四处溅射,很快以那刀剑为中心竟是形成了一片火海。

    没有了刀剑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就像是没有了牙了老虎,但是萧云和白菲被没有趁机攻杀,而是趁机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