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菲打出一颗霹雳雷火弹立功,逼得刀狂聂心和剑痴田竹盈扔刀弃剑,但是萧云和白菲却是没有趁机攻击两人。

    笑话,对方即使是没有了刀剑,两人都是真意境高手,而且丝毫没有受伤,真要拼命的话,自己绝对不是对手。

    萧云和白菲更是不担心血仙蝶,对那四个少女并不认识,也没有理由为她们担心,所以两人拔腿就跑。

    本来是分成三队的人厮杀,如今跑了萧云和白菲,那四个少女一见,顿时心中叫苦。

    不过邓傲已经是强弩之末,再加上四人的围攻,仅仅是数个呼吸,这位屠魔大仙就已经感到力不从心,而且黑紫之气迅速蔓延,已经蔓延到了腋下。

    这毒甚烈,一旦蔓延至心中位置,那就是毒厄攻心,在无可救,现在若要自救只能自断臂膀。

    除了万般无奈之下又有谁愿意自断臂膀?即使愿意,这份狠心又如何下得去?

    一犹豫的时间,邓傲身上又挨了两剑,吃痛之下,精神有所分散,黑紫之气已经越过胳膊,攀上了肩膀,这一下子倒是省去了他下决心的麻烦,因为再断臂也是无用。

    一道气劲澎湃而来,轰然将四人联手击溃,同时紫影一闪,叶可卿玉手挥动间,探出双指,向着四少女周身穴位点落。

    “砰、砰、砰、砰”四少女皆被点穴,再也无法行动分毫,只得瞪着眼,张着嘴,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血红色气劲如影随形而至,“噗”的一声,却是击在了叶可卿的左肩之上,将叶可卿打了一个踉跄。

    “与我交手,还敢分心,你也算是死的不屈了。”血仙蝶一招得手,再行进招,欲要取了叶可卿的性命,不料两道劲气成刀剑之状,绞杀而来将血仙蝶硬生生的逼退。

    “与我们交手,还敢分心,你也算是死的不屈了。”血仙蝶的话被剑痴田竹盈原封未动的送回,奈何手中刀剑浴火,否则的话就是连招招呼过去了。

    叶可卿一手抵在邓傲背后,运功抵抗着毒雾的蔓延,另一手却是抹了抹嘴角边的一抹嫣红,随后掏了几颗丹药扔到口中。

    “我们交人,你交解药,否则一拍两散的话,对谁都不好。”叶可卿脸色由苍白稍微变得有些红润,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才道。

    “呵呵,你们···吓到我了!”血仙蝶芊芊玉手捋了捋耳边的长发,“这四个人我不认识,说不定还是我的敌人,她们死不死的我毫不关心,再者我不善用毒,更是不知道如何解毒,所以这老东西死定了。”

    “哦,对了,你不是有一颗百草还魂丹吗?呵呵,这东西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为什么就不试一试?”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魔女,就是拼上我这条命,也定要斩杀你在此····”

    屠魔大仙邓傲果然还是很有骨气,面上已经浮现了死气,渐渐的已有黑气闪现,却依旧是咬着牙向着血仙蝶发狠。

    血仙蝶面带着微笑,举步向前,就在此时身上的血红气劲骤然消失,双手捂着胸口,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看来血姑娘是身有恶疾,不如今日就此作罢,若还想留难我等,就去昆仑找我,叶可卿虽是奉陪。”

    叶可卿正说着却是情况突变,因为身边还有两个真心希望邓傲不活的人,而且还是就怕不出事的。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互相一个眼神,夫妻三十年的生活也算是心有灵犀,仅仅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彼此的心思。

    两人双掌一交,同时向外一推,一股雄浑的掌力凝聚成刀剑之行,刀剑劲气合璧澎湃而出,搅起一片黄沙,向着血仙蝶裹来。

    “不要···”

    但是叶可卿已经喊得晚了,掌已出,再想收回却是万难。

    五色光芒乍现,骤然间已经成为了一个五彩的世界,五彩斑斓,下不见脚、上已没顶,满眼除了五彩变幻的颜色就是五彩斑斓。

    “你们惹怒我了···血仙蝶定然到昆仑拜访····”

    声音疏而远去,五彩斑斓之色退去,叶可卿四人眼前再次恢复了视觉,周围依旧是在那破败的茶馆处,四周除了满目疮痍还是满目疮痍。

    “那四个丫头逃了!”邓傲恶狠狠的道。

    叶可卿看了一眼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没再说话,本来只是喝一杯茶,歇歇脚,却不想惹出如此祸端来。

    茶摊虽毁,但是茶馆老板、伙计依旧在,两人见过打打杀杀,但是却没见过如此天翻地覆的大战,竟是将周围尽数弄了个天翻地覆。

    叶可卿从怀中掏出两个大元宝递了过去,好言几句这才安抚了那茶馆老板,其中刀狂聂心几次欲要出口,都被叶可卿凌厉的眼神瞪了回去。

    烟火已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一招手那插在地上的刀剑“倏”的飞起,落在两人的手中,两人手中冒气阵阵白烟,不约而同的一声惊呼,刀剑又重新落地。

    叶可卿玉手挥动,道道淡蓝色的气劲打入邓傲的体内。

    邓傲盘膝而坐,叶可卿也端坐在邓傲身后,双掌抵在他的背后,邓傲右臂上的衣服已被震破,露出一条紫黑色的臂膀。

    渐渐的邓傲肩部的黑紫之气被压缩回了臂膀之内,再想继续压缩却是遭到了剧毒的剧烈反噬。

    叶可卿一声娇喝,玉掌抬起,一股气劲却是拖住了邓傲的右手,与此同时,数只钢针飞出,插在了邓傲的肩膀之处。将他的逆流经脉封住。

    一片紫色花瓣飘过,轻柔的似是天空中飘荡的云,花瓣飘过邓傲的手臂,瞬间就划开一道伤口,紫黑色的血从伤口处,不断的流出,滴滴答答落地,顿时地面升腾起阵阵雾气,却是腥臭无比。

    “春草(夏花、秋叶、冬雪)拜见圣姑,多谢圣姑救命之恩。”那四个少女向着血仙蝶跪拜与地。

    “圣姑?呵呵···我喜欢这个称呼。你们是谁?”血仙蝶一手捂着胸口,面上带着微笑看着四人。

    “启禀圣姑,我们四人是圣女大人的春秋四守护使者,我名春草,她三人分别是夏花、秋叶和冬雪,不久前遇到圣女大人,圣女大人对我四人大加责备,责怪我等懒惰不勤加修习武艺,特遣我四人来寻圣姑,请圣姑相助我等提高修为。”说话的正是身穿绿意的春草。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