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你们圣女还好?”血仙蝶淡淡的道。(书屋 shu05.com)

    “圣女还好,只是···圣女一直游戏红尘,完全没有圣女形象···”

    “呵呵,随她去吧,她···不太喜欢圣女这个称呼呢,你们···跟着我走,我传你们意境修习之法。”血仙蝶说着却是眉头紧皱,右手捂着胸口痛苦无比。

    “圣姑,你怎么了?”

    血仙蝶摆了摆手,“我没事,还有我的状态不可以告诉你们圣女,明白了吗?”

    血仙蝶抬头看着天空之中飘荡着的白云,她的眼神迷离,心中却在默默念道:“我的生命终于要走到尽头了吗?看来事情要加快步伐了···”

    萧云和白菲逃的却是快,遭受着体内异物的反噬,萧云再次昏迷不醒,渐渐的体内异物反噬之力逐渐减弱,最后又稳定了下来。

    昆山城作为昆仑派的门户,其中的房市几乎都是昆仑派的产业,门派的昌盛与否以房市的繁荣与否有着密切的联系。

    萧云面色苍白至极,身边陪着的是白菲,两人都罩着斗笠,走在昆山城的大街上。

    “云,我们找个地方谢谢吧,你的身体···”

    “我没事,菲儿姐姐,你帮我做件事,替我去趟昆仑派,拜见天鹤长老,就说萧云到了。”

    白菲点了点头,安顿好了萧云,之后迅速的向昆仑派而去,而萧云此时却是盘膝打坐,闭上双目,集中精神,却是探寻着体内的异常之物。

    萧云的精神力感知着体内,可以清晰的感觉到紧贴着自己的心脏似有一块玉佩,乃是凤形,这凤形玉佩似是活物,随着心脏的跳到微微起伏,就像是凤凰展翅遨游,又似栖息在梧桐树上梳理羽毛。

    凤形之物荡漾出阵阵的波动,似是生命的脉动,又如虫之寄生,跗骨其上,这凤形之物竟是深陷在他的三阴脉络之中,与之缠绕纠缠,竟是不能分开。

    人生父母养,怎的会有异物在体内?

    萧云集中精神,一股精神力向那凤形透去,却是轻而易举进入其中,却是到了那神秘的世界之内。

    融会贯通,合为一体!

    不知为何脑海之中突然间出现这个一个念头,同时脑海之中出现一段神秘的文字,竟然是···

    裂空心法!

    裂空心法?裂空道的心法,怎么回事,那凤形玉佩上记载的居然是裂空道的心法。

    裂空道是六道魔教之中最为神秘的存在,传说裂空道的武功练到极致可以破碎虚空,穿梭不同空间,只是这只是传说而已。

    裂空玉佩?

    裂空心法之中突然出现这么一段“我之血脉后人,持我裂空玉佩,得我裂空心法,练至大成,裂虚空、穿空间,返老还童,生命万载永存,是之为逆天,掠夺天道。”

    难道那东西是裂空玉佩不成?那血脉后人是什么意思,是说持有此玉佩的人是原来玉佩主人的后代不成?裂虚空、穿空间,返老还童,生命万载永存,是之为逆天,掠夺天道?这又是什么意思。

    萧云在一凝视,却是那玉佩看起来残缺不全,凤形完整,但却并不是完整之物,这凤形就像是一个完整的玉佩上面的一半,不仅如此,萧云突然发现这裂空心法居然也是不全,仅仅是一半。

    同时,在一个隐蔽的山洞之中,血仙蝶盘膝而坐,她那一直背着的朱漆锦盒摆在眼前,锦盒上的缚绳已经脱落,明显是被内力震断,看来那朱漆锦盒刚刚打开过。

    血仙蝶紧闭的双眼骤然睁开,嘴角之上露出极其满意和快乐的笑容,这是真的心情愉悦而带来的笑容,随后一阵大笑从山洞之中传出,震得山洞轰鸣,山石滚落。

    “炼化了?我的好弟弟,你真是没有辜负姐姐对你的期望,居然真的炼化了,姐姐也是时候为你打开一片新天地了,哪怕是牺牲姐姐的性命在也所不惜。”

    大笑之后,在血仙蝶的胸前渐渐的浮起一物,竟是一块龙形玉佩,龙形完整,但整体看起来却并不完整,竟然是一个整块玉佩的一半,这龙形玉佩释放着淡淡的光辉,照亮了血仙蝶兴奋至极的灿烂微笑的脸。

    丰寰城梅剑山庄。

    柔姑娘慵懒的躺在一张躺椅上,一手托着腮,另一手一条柳枝,在她面前是一个鱼盆,其中数条鱼正在游动,此时的柔姑娘这在百无聊赖的用柳枝蘸着水,**着这些鱼儿。

    突然间她感到胸口一阵剧痛,心脏似是要从体内爆裂出来一般,脸色瞬间煞白,身上的衣衫瞬间就被汗水湿透。

    在她的识海之中一阵的轰鸣,似是雷电交加,暴风骤雨而至,同时龙吟凤鸣之声起此彼伏,搅乱雷电风雨,同时两个身影清晰浮现,正是面带笑容的血仙蝶和萧云。

    “讨厌,幽冥魅力的反噬怎么这么强,又发作了?难道我辛苦修炼的幽冥魅力,要我尝尽反噬苦果不成?不行,我不能放弃···”柔姑娘大口的喘着气,身体极度虚弱,手中的柳枝也掉落在鱼盆之中。

    “哎呀,柔柔,你怎么了?”正在此时烧包至极的少年关切的问道。

    昆山城,一间客栈内。

    脚步声传来,却是五人,为首一人却是独眼,正是天鹤长老,身后的却是玉书生赵明还有万剑威和燕玲双,最后的却是白菲。

    萧云睁开眼,此时他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三分血色,但是内伤依旧沉重,恢复了不足三成。

    外伤好医,内伤难治,萧云这么快就恢复了三成,已经是恢复的很快了,依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不要十天就能完全的恢复。

    “大长老、众位师兄!”萧云向着众人恭恭敬敬的一拜。

    天鹤真人连忙挽住萧云,“公子这是折煞老夫了,老头子这条命都是尊师救下的,这份恩情尚且未报,焉敢承受公子如此大礼?”

    萧云笑笑,将几人引到客房之内,分宾主落座。

    萧云道:“不知大长老,现在昆仑派如何变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