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笑笑,将几人引到客房之内,分宾主落座。

    萧云道:“不知大长老,现在昆仑派如何变动?”

    天鹤真人叹了口气道:“情况不妙啊,杨仇虽然有我等支持,但明显后劲不足,尤其是他的师尊天灵真人身亡,支持他的人并不多。”

    “段惊羽本就占据优势,而且又引来外援,这外援居然是当年萧盟主的公子萧懿航。”

    “有萧懿航的介入,就等于有了当年萧盟主的遗命,萧盟主虽然身亡三十余年,但是余威仍在,而且也确实对武林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对许多的门派有恩,还有为数不少的门派支持,甚至完全可以抗衡天道盟和自由联盟成为第三方势力。”

    萧云冷哼一声,又是萧懿航,怎么走到哪里都有这个人,这人居然借着萧百荣的威名行事,这是对死者的不敬是对生者的侮辱。

    霍晓玲是昆仑派的弟子,当初萧云阴风谷一行之中,这霍晓玲就是其中之一,最后在万剑威和燕玲双的带领下回到了昆仑派,成为了正式的昆仑派弟子。

    大难之后是坦途,却不料霍晓玲的路注定了不平坦,噩运再次降临,引起了昆仑之变。

    年仅二九芳华的霍晓玲生的窈窕可人,五官清秀非常,十分找人喜欢,而当初被杨仇一眼看中,抢先收入门下。

    杨仇此行大有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对霍晓玲也是苦苦追求,但是霍晓玲却是和一同入门的一位师兄却是极其谈得来。

    这一天霍晓玲精心打扮了一番,收拾妥当,哼着歌向着后山而去。

    后山人迹罕至,乃是昆仑派人闭关或者是被关禁闭的所在,当然也是年轻的一辈谈情说爱的极佳地点。

    男人和女人的胆子谁的大?当然是女人,特别是恋爱中的女人,那可是哪里没人,哪里黑就往哪里跑。

    后山已是枯叶、杂草遍地,已经寻不到路,霍晓玲依旧是哼着歌,看着不远处的一个山洞,那里就是她和师兄的幽会之所,她们时不时的在这山洞之中共演鸳鸯戏水,这是一片只属于她和她的爱人师兄的欢快乐土。

    霍晓玲哼着歌到了山洞之内,却不见火把光亮,心中奇怪,难道还是没到,正要唤情郎姓名,却是人影一闪,一人已将她抱起,抱入山洞之中。

    一双手在霍晓玲的身上肆意的揉捏,嘴唇也落在了她的脸上、脖子上,甚至胸前的那对饱满之上,弄得霍晓玲一阵的颤抖、娇·喘,“死鬼,这么猴急,这才三天而已。”

    霍晓玲粉拳捶着那人的肩头,但是很顺从的闭上了眼,任凭着身上的衣服被拔落,胡乱的丢在一边,她能做的只是一阵一阵的听起来似是痛苦而又愉悦的娇·喘。

    山洞之中的粗重的呼吸已经停下,娇·喘也渐渐平息,悉悉索索的传来那人穿衣服的声音。

    “我感觉你今天怎么不一样啊,你今天怎么这么猴急,难怪这么快就完事,师兄,别急着穿衣服啊,一会让奴家在好好伺候伺候你,你们男人啊都是这样,第一次急,第二次才能体验人生至美畅快。”

    那人不理会霍晓玲,对霍晓玲的纠缠置若罔闻,正在此时山洞之外却是传来脚步之声,火把的亮光也映照了进来,此时山洞中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

    那刚刚走进来,手持火把之人正是霍晓玲的师兄,此时他正举着火把,满眼之中显示出惊愕之色。

    一个正在穿衣服的男人身旁是一个一丝不挂的可人,那可人面上红霞飞,似乎艳的滴出水来,任是谁都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霍晓玲也是被震惊了,刚刚进来的是自己的师兄,那么刚刚和自己共赴巫山的是···昆仑七子大护法杨仇师兄。

    “啊···”一个女子的尖叫声。

    霍晓玲连忙双手抓去地上的衣服,胡乱的掩盖着自己的身体,遮挡着自己的重要部位。

    杨仇冷冷一笑,“你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对我还有什么秘密,遮挡还有什么用?”

    “我和你拼了!”那师兄如何不怒,就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更何况自己的女人被人糟蹋,又是如此的出言侮辱。

    “哼!”杨仇又是冷哼一声,目露杀光,剑光一闪就刺穿了霍晓玲那师兄的胸膛。

    “啊···”一声惨叫,鲜血飞溅,一个生命就在眼前消逝。

    杨仇归剑还鞘,看了一眼正在惊慌拿着衣服遮盖着生的霍晓玲,冷冷一笑,“师妹,你说的对,男人第一次急,第二次才能体验人生至美畅快。”

    杨仇说完却是将没有穿戴整齐的衣服再次褪下,这一次却是霸王硬上弓。

    ····喘息、哀嚎···

    被狂风、暴雨、冰雹洗礼过的娇嫩花朵,已经被蹂躏的不成样子,瑟缩的穿着衣服,无言之中是羞辱,是恨意、是哀伤,看着那躺在血泊之中的爱人,又看着那穿戴整齐的衣冠禽兽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

    杨仇正在擦拭着宝剑,门人却来禀告,“大长老请护法大人前去大殿议事。”

    杨仇放下手中的剑,点了点头,随后唤道;“晓玲师妹,把我的衣袍取来,我要去大殿议事,晓玲师妹,晓玲师妹···”

    杨仇唤了几声,不见回应,不由的叹了口气,暗恋是苦,苦的只有自己,曾几何时,杨仇很想对霍晓玲说:我就是你手中的风筝,线抓住你的手中,陪伴我的却是只有风。

    杨仇再次轻叹议事,自己取了衣袍,穿戴整齐,对着铜镜照了照,没有什么不妥,这才提着剑出门向议事大厅而去。

    “杨师兄!”大殿之外站在两个昆仑派弟子,见杨仇到来齐声问好。

    杨仇点了点头,正要通过,其中一人道:“杨师兄且慢。今日众位长老尽数到了,说有大事商议,告诉我等任何人不得携带武器,以免冲撞了祖宗之灵,还请杨师兄见谅、配合。”

    杨仇一愣,进入大殿需要解去武器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祭祖,新任掌门人这等大事自然是要祭拜祖宗的,难道这是要定下掌门人之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