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仇突然接到通知要求大殿同时还要解除武器,进入大殿需要解去武器的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祭祖,新任掌门人这等大事自然是要祭拜祖宗的,难道这是要定下掌门人之事?

    随即杨仇心中大喜,段惊羽身在丰荫城,而自己手持掌门信物,当是得到了众位长老的支持,让自己成为掌门人。

    杨仇心中大喜过旺,根本就没想到其他,微微一笑,将手中的剑递过去,背着手、挺着胸,昂首阔步迈入大殿。

    人在得意下总是有些忘乎所以,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两个人手中只有一把剑,就是杨仇的那把,难道只有他一个人需要解剑吗?

    两人拿着杨仇的剑,冷冷一笑,转身而去,同时两队二十四个昆仑派的弟子将门口堵住,一队面朝里,一队面朝外,却是里外同封,禁止通行。

    昆山城客房中,谁也不知道昆仑派将要发生大事。

    “公子此来,可是接手昆仑派的?”天鹤真人问道。

    “正是,不过实际上我并不是昆仑派门人,自然是需要人代理,而赵师兄却是最佳人选,不知长老意下如何?”萧云道。

    “这也不难,主要是要四个大长老同意,这四个大长老之中还有一个是老祖宗了,万事不出,本来三位老祖宗,现在死的就剩下这一位了,只要这位老祖宗答应,万事都可成。”天鹤真人道。

    萧云点了点头,心中对这老祖宗也大感兴趣,老祖宗啊,一定是活了很久了,那么三十年前的事情他是不是还记得?

    “还请大长老介绍一下这四位大长老,尤其是那位老祖宗。”萧云向天鹤真人恭敬的道。

    “这四位大长老乃是寒字辈的真人,据说那老祖宗还是当年的昆仑掌门寒灵真人的大师兄,虽说是大师兄实际上乃是师父,名号寒烟,而且这寒烟大长老还是三十年前的知情者之一。”

    萧云顿时精神一震,“三十年前的知情者之一?”萧云在意的不仅仅是知情者,还有一个“之一”,除了这个寒烟真人还有人知道。

    “那如何可以得到这老祖宗的支持?”萧云也知道眼下不是追问着“之一”还有谁,当下最要紧的就是得到昆仑派,有昆仑派这个大靠山才未来的争夺之中才有着胜机。

    没错,萧云所求的仅仅是一线胜机,面对着天道盟、自由联盟还有冰宫不泪天三大势力,仅仅凭借着梅剑山庄的话,那会被人吃的连渣都剩不下。

    “大长老其实也不如何过问政事,更是不管门派内的争斗,只要不是危机昆仑派的安危,他自然是不闻不问,若是支持赵明的人占据了优势,那么自然就会让他得到掌门人之位,只是···”

    “长老无需担忧此事,当初我与寒灵掌门有一面之缘,得寒灵掌门遗命,并有他手中遗书,当可为掌门人为凭据。”

    “再者,段惊羽手持打神鞭,这物来历不清,完全有理由推翻他,仅仅是一个来历就让他说不清楚,再者就是杨仇,他手中的信物虽然是真,但是来历,依旧说不清楚,完全可以诬陷与他。”

    “寒灵掌门临死前传授昆仑绝学,这是掌门人所特有武功,这秘籍就在我身上,现在是时候交给赵明师兄了,具体如何诬陷杨仇盗取了掌门信物之事,还需计划周全,万不可被他倒打一耙。”萧云冷冷的道。

    “此事好说,就说是我和双妹在阴风谷内遇到了寒灵掌门,并将秘籍、掌门信物带回,寻可托付之人,不料遇到杨仇,被其抢夺走了掌门信物,然后不敢声张,暗中寻找寒灵掌门所托付之人,最终决定给赵师兄。”万剑威道。

    萧云点了点头,“也好!计划得再详细一些。”

    就在此时却是传来脚步之声,众人脸色都是一怔,随后赵明起身离去。

    片刻之后赵明紧皱着眉头又走进来,担下道:“怪事了,杨仇在后山***IAN、杀人,如今已被控制在了大殿之中,而段惊羽却不知是何时已经回来了。”

    “杨仇后山**IANG、杀人?段惊羽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这么巧?”不仅仅是萧云,就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是一惊。

    昆仑山大殿。

    大殿之中端坐着四位长老,其中一位面如苍柏,脸上、手上的老褶都似老树皮一般,整个人看起来已经是老迈不堪,已是风烛残年。

    其余三人却是两男一女,年纪也都不小,这四人正是昆仑派四大长老:寒烟真人、寒英真人、寒尘真人和寒云真人。

    除此之外,四大长老身旁是十数位长老,都是天字辈的长老,在这些长老之前还有一人,正是段惊羽。

    段惊羽面色阴沉,似是都要滴下水来,在她的面前是一个跪拜与地的女子,在女子身边却是一张席子,席子鼓鼓看起来像是盖着一个人。

    除此之外就是数十个昆仑弟子,各个剑拔弩张,严阵以待,似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一般。

    杨仇举步走入大殿,一见这阵势先是一喜,但是又一见段惊羽在场,脸上就变了变,最后看到那跪拜与地低声哭泣的人,这人的背影怎么这么像自己的师妹霍晓玲?

    那女子听到有脚步声音响起,抬起头来,一看是杨仇,顿时哭声大起,“就是这个畜生,还请长老给弟子做主!”

    那人正是霍晓玲,杨仇不知她为何在此,这个“畜生”是说自己吗?

    “杨仇师弟,还请给一个解释。”段惊羽冷着脸道。

    此时段惊羽依旧是代掌门,虽然是“代”的,但是真正的掌门没有定下来之前,这个“代”掌门同样也施展着掌门人的权利,由他向杨仇发问也是最合适不过。

    “解释?”杨仇看了看霍晓玲,心中满是不解。

    “晓玲,你怎的在此,又为何落得如此模样?”杨仇上前一步想要扶起霍晓玲。

    看到霍晓玲如此模样,不知为何杨仇直觉的心中一痛,自己苦苦追求数月的女子,竟是落得如此光景,怎叫爱人不心痛?

    让杨仇大惑不解的是霍晓玲见到自己如见鬼魅,自己向前一步,她却是后退一步,并且浑身颤抖不止,直向段惊羽身后躲去。

    段惊羽上前一步,挡在霍晓玲身前,大声喝道:“杨仇,你可是要杀人灭口不成?”

    “杀人灭口?”杨仇脸上又是露出疑惑之色。

    “少在这里假惺惺,你做的那些丑事,如今都已经彰显世间,如今有四位老祖宗在此,还敢狡辩?还不将你如何对霍师妹无礼,如何将林志平师弟杀死之事详细的讲来?”段惊羽冷冷的问道。

    杨仇真的是吃惊非常,对霍晓玲无礼,杀死林志平这事···从何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