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仇真的是吃惊非常,对霍晓玲无礼,杀死林志平这事···从何说起?

    “霍师妹,这件事还是由你来说吧,详详细细的说来,由四位老祖宗在此为你做主,别怕,你只管实话实说就是。”段惊羽安抚霍晓玲道。

    “是。”霍晓玲哭着,最后咬了咬牙,接着道:“我和林师兄相约午时末后山幽会。”说到这里霍晓玲居然脸红,只是转而就变得狰狞,“却不料杨仇这个畜生,这个畜生···”

    断断续续,战战栗栗,霍晓玲终于把事情前前后后详详细细的说了一遍,顿时杨仇的脸色大变。

    “万万没有此事···”杨仇也急忙解释,但是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局,一个针对自己的局。

    “还想狡辩,人证物证再次,你还敢狡辩,你看这剑伤可是你的剑所留?”段惊羽怒喝一声,大袖一甩,一股劲气喷薄而出,将那席子卷起,露出了林志平的尸体。

    林志平的尸体已寒,胸前的衣服已被血水染透,根本看不出伤口,此时一股劲气将林志平的尸体推到杨仇眼前。

    杨仇低头扒开林志平胸前的衣服,露出伤口来,顿时脸色就是一变。

    杨仇的剑很有特点,剑身窄但是却很厚,昆仑之中也仅有她的剑如此,所以这种剑造成的剑伤也很有特点。

    杨仇一看就知道这剑伤是自己的剑造成的,但是剑一直在自己手上,而且自己并未出去,这剑伤···只能是相似的武器造成的,这是有人故意陷害。

    顿时杨仇冷笑一声,开始了言语上的反击。

    杨仇和段惊羽为了这个掌门人的位置已经明争暗斗了很久了,杨仇一见如此陷害,那里还不明白,更是请来了四大老祖宗级别的长老,这是要和自己摊牌了,看来今日生死就在此一刻。

    顿时杨仇就抓住了其中的漏洞,开始了反驳,第一就是既然是他们之间的幽会,自己怎会提前赶到,而且还知道林志平会晚到?

    第二就是自己既然杀了林志平,为何还会留下霍晓玲给自己留下人证?

    同时还有一点最是说到了重点,既然自己鬼迷心窍杀人又玷辱霍晓玲的清白,这些都应该由邢堂过问,为何却是将四大长老惊动了,可见这其中有人是先是故意栽赃陷害,然后欲行大事。

    “大事”是指什么,在座的所有的人都清楚,那就是掌门的人选之事,也只有这件大事才能够惊动四大长老。

    这一下子就把强奸、杀人的事情,一下子上纲上线到了掌门人的事情上来了。

    萧云和天鹤真人、玉书生赵明、万剑威和燕玲双商议了一下,决定先去一观,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看来是段惊羽向杨仇动手了,若是此时不插上一脚,段惊羽或许就彻底掌握住了昆仑,如此一来自己再来还有什么意义?

    萧云和白菲简单的装扮了一下,换上了昆仑派的衣服,再加上萧云就懂得百花易容术,当下虽然不精,但也是不赖,稍微一易容,却是改头换面,成为了昆仑派中的普通一员。

    萧云等人到来之时昆仑大殿之外,门口处却是已经是大乱,两派势力已经完全摆开了阵势,此时情况已经明了,段惊羽派人早就将大门给封了,而杨仇的人被挡在了门外,一方要硬生生闯入,一方要谨守,所以双方都已经剑拔弩张,看来就是一场大战。

    大殿之中也有各礼,双方争执不下,吵闹是更剧。

    “你们够了···”说话的是寒英大长老。

    这寒英大长老是四大长老之中的唯一的女性,当下是在看不下去,起身怒喝起来。

    寒英大长老面色阴沉,走向杨仇,冷哼一声道:“杨仇,你做下来的事情还想抵赖不成,分明是你见色起意,玷辱同门师妹清白在前,后又杀害同门师弟,此事证据确凿,还想说什么?”

    杨仇大怒,随即哈哈一阵大笑,“你们是做好了陷阱让我入局,今日看来要是月缺难圆了。”

    “月缺难圆?”段惊羽说着,竟是冷哼一声,似是无意之间用手将桌案上的茶杯扫落。

    “啪”的一声,虽然不甚响亮,但却是一个信号,顿时一道寒光向着杨仇刺来。

    杨仇万万没有想到有人敢在此处动手,而且那人出手之剑甚为犀利,仅仅一剑就彰显了威力,这一剑似是天外而来,寒光一闪,红光迸现,剑尖已经穿过杨仇的后背,自胸前将剑尖露出。

    “作恶多端,合该如此!”段惊羽冷哼一声。

    顿时大殿内外鸦雀无声,任是谁也料不到会出现这么惊人的一幕,居然敢有人在大殿之中动手杀人。

    再看十数位天字辈的长老却是仅有四人面露惊愕之状,其余之人却似未曾见到一般,而那四位大长老之首的寒烟真人依旧是面无表情,似是入了定,寒英、寒云脸上平静,倒是寒尘长大了嘴巴,面露惊愕之色。

    静,只是那么一瞬,片刻之后却是大乱,刀剑交击之声接连不断,其中还夹杂着惨叫哀嚎只是。

    “住手!”寒英大长老高声大喝一声,同时寒云大长老也是大声厉喝,顿时止住了大乱之势。

    寒尘眯了眯眼睛,看了看寒烟大长老,“大长老!”

    寒烟大长老没有回话,待寒尘在唤,却是听到了微弱的打鼾之声,此时大长老却是睡着了。

    寒尘一愣,随即明白了什么,点了点头,也是闭目低头不语。

    就在此时传来一声,“怎么这么热闹?”

    萧云等人混在人群之中最外围,倒也不怎么显眼,站在此处却是可以看到大殿之中的情况,而且几人武功都是不赖,自然也听得清楚他们所说之话。。

    此时一个声音高声传来,纷乱止住,众人顿时一闪身,却见一人珠光宝气的,背负双手缓缓走来。这人看起来倒也是文质彬彬,但是一身穿绸裹缎,尤其是点缀其上的无数珍珠,倒也显得极其的俗气,倒像是一个暴发户一般。

    这人就从萧云的眼前经过,这样子倒是让他一惊,还以为是丰小冉跑到这地方来了,可是仔细看来却是知道这人不是丰小冉,至少丰小冉可是比他表面烧包多了,但是身上带的都是假货,不值钱的,而这人身上带的却是货真价实的真货,随便一个东西拿出来就能买丰小冉一身的行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