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暴发户一般的人非是旁人,正是钱如虎,与杨仇、赵明、段惊羽、万剑威、艳玲双等人齐名的人。

    钱如虎脚下躺着数具尸体,却是直接从尸体上踏过,脚下不沾一丝鲜血。

    段惊羽一看此人,眼皮跳了跳,但却是呵呵一笑,“原来是钱师弟到了,快请!”

    段惊羽也是惊讶说话之人竟是名列昆仑八大护法之一的活财神钱如虎,只是不知道钱如虎怎么却是来的如此之巧?

    钱如虎虽然名列八大护法之一,但却是极少在昆仑之上,他严格来说却是一个堂堂正正的商人,昆仑派的收入九成都是经过了钱如虎的手。

    段惊羽就让霍晓玲又将事情详详细细的向钱如虎讲述了一遭。

    钱如虎当下眉头紧皱,向段惊羽道:“不知大师兄如何看待此事?”

    段惊羽冷哼一声道:“此事还用说吗?当然是杨师弟见色起意,而后做下禽兽之事,还有何问题?”

    钱如虎听完,却是却是摇了摇头,“事情绝对不是这么回事,这里面的问题很大。”

    “有何问题?”段惊羽脸色不好看起来。

    钱如虎却是叹了口气,“此事蹊跷,怕是有人要坏我兄弟情分,故意陷害了杨仇师兄。”

    “他就是禽兽,杀了师兄,还被···他侮辱,他就是禽兽,就是他···”霍晓玲咬着牙恨恨的道。

    钱如虎说着看向瑟缩发抖的霍晓玲,面带着微笑的道:“师妹,你说对!”

    此时的霍晓玲却是浑身就是一颤,长大了嘴巴却是发不出声音来,半晌才发出一个音节,“你···”

    霍晓玲为何如此害怕钱如虎?原来是因为她记得这个声音。

    当初钱如虎一说话的时候他就有些奇怪,很耳熟,但是眼下情况这么乱,她也没有必要多想,只是当钱如虎说道“师妹,你说得对”这句话的时候她终于想了起来。

    “师妹,你说的对,男人第一次急,第二次才能体验人生至美畅快。”

    这是山洞之中“杨仇”在**霍晓玲的时候说得话,尤其是那句“师妹,你说得对”那可是“杨仇”当时加重语气的时候说道,所以霍晓玲记忆深刻。

    霍晓玲长大了嘴巴,眼中现出惊骇之色,但是口中仅仅吐出一个“你”字,就再也说不出话来,在她的双眼之中就见一只手掌抓了过来,紧接着脖子一紧,她再想说出真相,也是不能。

    “咔嚓”一声响过,霍晓玲的脖子一歪,竟是再也没有了生息,原来竟是脖子被扭断。

    “钱师弟,你···”段惊羽也没有想到居然发生这样的事情。

    “师兄不要紧张,刚才不是师弟说过吗,是有人陷害了杨师兄,坏了你我师兄之间的情意,所以师弟就替师兄除去这个破坏你我兄弟感情的人,你说是不是?”钱如虎一摇纸扇淡淡的道。

    段惊羽冷哼一声,却是没有言语,他心中也感到不妙,实在是想不通十数年都不上昆仑的钱如虎,为何今日突然到了?

    “段师兄,你我兄弟情同手足,当初我等七人一同拜入师们,并且还一个头磕在地上,当初我等可是发过誓言?”钱如虎摇着手中纸扇笑眯眯的看着段惊羽。

    段惊羽当然记得,这誓言很毒,当初七人一同拜入昆仑派,虽然被不同的长老领走,但是七人在几大长老的促使下却是却是一起结拜过,当初七人的誓言就是:谋杀兄弟者,其余兄弟共诛之。

    这就是那几大长老有意避免师兄弟同门暗斗,当初寒灵掌门一代为了争夺掌门之时可是经过了一场血的洗礼,让昆仑派实力大损,寒灵真人失踪之前却是留下话来:不见信物,不立掌门,所以在天字辈里面就没有了暗斗之事。

    但是天字辈里面没有争夺,下一代里面就说不好了,所以几大长老还是设下此局,以稳定昆仑派的整条实力。

    当初万剑威和燕玲双杀了李煌,那也算是他倒霉,毕竟那属于误伤,并非是谋杀,无论实际上如何,至少表面上是误杀的,所以把杀了李煌的罪名就给了萧云了。

    但是现在杨仇的死,那可就是赤·裸·裸的谋杀了,如今钱如虎抓住了这一点,要在这上面做文章了。

    现在还有赵明、万剑威、燕玲双再加上一个钱如虎那就是四对一,而且这理由太充分了,即使是大长老也不能阻止,因为这就是他们当初做下的决定。

    段惊羽半晌才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钱师弟,你说什么?杨师弟做下此等禽兽事情,难道还不该杀,而且···杀他的人也不是我。”

    段惊羽说着眼光瞟向方才杀了杨仇的那人,此时一见却是大吃一惊,因为那人的胸前突然间冒出一段剑尖来,口中正吐着血沫子,人也缓缓的倒下。

    “他不是昆仑派的人,段师兄你做下的好事!”钱如虎手中纸扇一合,脸露寒意。

    “你胡说什么?”段惊羽头上青筋暴跳,头顶似乎都鼓起两个犄角。

    “带上人来!”钱如虎说着一挥手中纸扇,却是进来两人,而且还拖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人。

    那人眼看就只有出的气,没有了进的气,被两人拖着扔到了地上,与此同时“嘡啷”一声响,却是一把剑被抛在了地上,这把剑正是杨仇使用的。

    杨仇的剑被段惊羽的人收走了,而现在那把剑一定是在自己的人手上,但是这把剑又是怎么回事,那人又是怎么回事?

    有人将那人翻了过来,却是让众人大吃一惊,这人居然是杨仇。

    不,杨仇已死,这人不是杨仇,只是一个与杨仇长的一模一样的人而已,一模一样的人几乎是不存在的,即使是十分的相似,除非是双胞胎,但是很可惜杨仇并不是双胞胎。

    一张假脸被撕了下来,居然是易容。

    一个易了容的人,贴着的是杨仇的人皮面具,拿着的是杨仇的剑,这人假扮的杨仇,是他行如禽兽,杀了林志平又玷辱了霍晓玲,事情已经和明显了,但是钱如虎又为何杀了霍晓玲呢?

    所有人都不解,所有人都等着钱如虎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钱如虎没有动,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厌恶的用脚踢了一脚那人,这一脚踢下去却是正踢到了那人的穴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