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烟大长老又醒了过来,将眼皮掀起,看了看萧懿航,这才缓缓的道:“这打神鞭你是从何得来的?”

    寒烟大长老一言中地,却是说到了关键点上。

    没想到萧懿航哈哈一笑,“我家的东西,我随时可取!”

    寒烟大长老点了点头,当下苍老的声音又传来,“既然如此,就依了少侠了。”

    钱如虎闻言哈哈大笑,向着萧懿航拜了拜,“多谢萧兄。”

    萧懿航也是面上带笑,心中却是后悔,早知道这么顺利就该带倪裳一起来风光风光,现在却是将她和绿萝、墨绿和沈四四人放在山下,确实是失策了。

    萧懿航春风得意,暗中后悔不提,却说那钱如虎。

    钱如虎也是得意非常,瞟了眼面如土色的段惊羽,又踢了踢尸体已寒的杨仇,这才道:“我为昆仑掌教,此乃天意,还有谁不服?”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觊觎掌门大位?”说话间两道人影已经向着钱如虎扑来,这两人非是别人正是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

    萧懿航大吃一惊,这两人扑来的气势就像是两只地狱而来的凶兽,其势不可抵挡,但是这气势却是并不陌生,正是昆仑派的两仪刀剑合璧术。

    莫林和谢小雨的双剑同时递出,这夫妻伉俪也是配合的相得益彰,更是得了两仪剑法之妙,如今却是和两仪剑法之中演变出来的两仪刀剑合璧术相撞孰强孰弱?

    碰撞在一刹那之间完成,澎湃的剑气对轰在了一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的武功绝对不是莫林和谢小雨可以相比的,这一下碰撞顿时高下立判。

    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一个收刀一个敛剑,看着像是炮弹一般被轰飞出去的两人,脸上充满了不削。

    大长老寒烟眼皮掀开,看着眼前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却是不认得,但是他们所使用的正是昆仑派的正宗武学,也是最正宗的昆仑内功,难道这两人是昆仑派的人?

    “你们是谁?胆敢来此捣乱?”钱如虎后退几步厉声喝道。

    “你又是谁?也敢觊觎昆仑掌教大位,我二人正是掌教护法,此次前来正是陪同掌门人接手昆仑派。”刀狂聂心哈哈大笑道。

    “你说什么?”钱如虎根本就不敢相信他说的话。

    “他说的是实话。”一个娇媚的声音传来,顿时所有人的眼光向着说话的来源望去,却是见一个身穿淡紫色衣裙的绝美少女缓缓而来,在其身后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只是老者面色黝黑,身上隐隐有着腥臭之气。

    少女款款而来,向着四位大长老飘飘一拜,“晚辈婉媚幽兰叶可卿拜见四位大长老。”

    “你就是叶可卿?”寒烟大长老面露惊喜的问道。

    “正是,此来正是奉大长老吩咐,前来昆仑接任昆仑掌教一位,这是大长老的书简。”叶可卿说着已将一卷书简恭恭敬敬的递上。

    寒烟大长老接过书简,展开看了一遍,点了点头,递给了身边的寒尘,随后又将书简递给了寒云、寒烟。

    待四人看罢,寒烟大长老缓缓站起,颤颤巍巍的,让众人不由得心中一揪,生怕谁喘气的时候呼吸粗重一些,就要把他吹翻。

    寒烟大长老颤颤巍巍站起,手持权杖,慢慢的挪到叶可卿身前,点了点头,最后向着众昆仑弟子缓缓的道:“众位同门,我说过掌门信物、掌门武学二者合一者为掌门,现身具掌门武学并且携带掌门信物之人出现了,她就是叶可卿,由她出任昆仑派掌门。”

    “哗···”顿时哗然。

    “什么,居然是一个小姑娘出任我们昆仑派掌教,我们不服,我们不服···”

    叶可卿面带着微笑缓缓转身,身上的气势陡然间释放,一股淡蓝色的气劲光芒迅速铺天盖地的蔓延出去,顿时所有的人都有一种深陷惊涛骇浪之中的感觉一般。

    惊涛骇浪之中,所有的人都似是无根的浮萍,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形,感觉只要对方一个念头,就会将自己的身体搅碎,这是一种怎样的力量?

    在这样的力量之下还有谁会不服气?

    缓缓的如潮水一般的气势收拢了过来,最后叶可卿凤目流转,看着众人,“可是服了!”

    “我等尊奉新掌门即位,新掌门一统江湖、横扫武林,新掌门威武!”

    “新掌门威武、新掌门威武···”

    叶可卿面带微笑看着众人,看了看邓傲,邓傲一抬手,“静一下!”顿时鸦雀无声。

    叶可卿看着萧懿航等人,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萧少侠,请···”

    此时萧懿航和莫天涯早已经受伤吐血不止的莫林和谢小雨扶起,看了一眼叶可卿已经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屠魔大仙邓傲,什么话也没说竟是穿过人群而去。

    随后叶可卿又向昆仑派众人道:“众位散去吧,我会和众位长老商议一下派内人事安排,并且还请传告武林,就说我叶可卿从今日起出任昆仑掌教。”

    萧云等人混在人群之中,眼睁睁的看着看着昆仑派的掌教大位落在了叶可卿的手上,不由的心中暗叹,这一次可算是白跑了。

    就在此时却是听到一阵娇笑之声传来,那声音似乎还很远,但是仅仅一个瞬间就已到了眼前。

    “呵呵,好热闹。”

    地狱血海之中飞出的妖艳蝴蝶轻飘飘的落在了大殿之上,看着眼前的几人。

    “呵呵,你们很好啊,很好···可是还记得三十年前的承诺?”血仙蝶目光紧紧的盯着寒烟大长老。

    “你···”

    因为就是在刚刚寒烟大长老居然违背了三十年前和萧百荣的承诺,没有拥护他的后人,而是直接的相信了寒尘大长老的书信。

    “萧家后人已经认人为父,虽是姓萧,但实际却非姓萧,我也不算违背当初的承诺。”寒烟大长老颤巍巍的道。

    “他身上流着萧家的血,终是萧家的人,你的一句‘虽是姓萧,但实际却非姓萧’真有意思,让我都糊涂了,呵呵···”

    血仙蝶说着又是一阵呵呵呵的笑声,这笑声听着悦耳至极,但是在这些人的耳中却是感到一阵莫名的寒意。

    “我不答应你们的背叛,这需要付出代价的,你们承受不起,唯有一条路可选···”

    “付出代价,你算什么东西?”刀狂聂心冷哼一声道。

    “死···”血仙蝶仅仅是吐出一个字,随后身形一动一掌向着刀狂聂心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