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仙碟突下杀手,刀狂聂心不进反退,手中刀光绽放迎向血仙蝶这一掌,却不料血仙蝶掌势一沉,竟是一下子从刀光下穿过,玉手之上覆盖着血红色的气劲直拍向刀狂聂心的前胸。

    刀狂刀势一沉,却是斩向了血仙蝶的脖颈,此时心中暗道:“我有罡气护体,你这一掌即使能够伤我也定不重,而我这一刀就让你身首异处!”

    莫名的一种警觉,刀狂聂心感觉前胸一紧,那血红的手掌居然直接的穿过了护身罡气,眼见就要印在了他的胸前,这···这怎么可能?刀狂聂心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一只玉手一牵,淡蓝色气劲涌动,同时潮水般的气势攻来,却是将刀狂从鬼门关中拉了回来。

    “血姐姐,真的和我过不去?可卿自幼生活在孤岛之上,少见外人,更是不曾得罪了姐姐,姐姐焉何如此逼迫可卿?”

    血仙蝶捋了捋耳边的一缕秀发,呵呵笑道:“你是不曾得罪我呢,但是你身边的人却是把我得罪苦了,三十年前的承诺全然忘记了,你说该不该杀?”

    “三十年前的承诺还在,只是岁月无情,萧家后人已经没有了,这承诺自然也就消了。”叶可卿淡定的道。

    “谁说萧家人已经不在了?难道刚才你没见到萧家的后人吗?”血仙蝶面上带着笑容,但是言语之中却是杀机凛然。

    “他?决计不是···,他或许是萧盟主的儿子,但是已经完全没有了萧盟主的影子,当初的萧盟主果敢、睿智、真诚、直率、英勇、坚强,被武林中人称为锦圣,当年也是诸多女子倾慕的对象。”

    “哎,可是姐姐也见了这萧懿航,阴险、狡诈、胆小怕事。懦弱无能又是贪恋女色,像这种人又岂是萧盟主后人该有的?”

    “萧盟主所托乃是一个可以主事的萧家后人,而不是这样的人,萧盟主的意思并不是维护萧家血脉,而是有着像萧盟主一样血性的汉子,所以这承诺也就此作罢!倒是姐姐却与那传言中的萧盟主多有相像,也不知姐姐和那萧懿航是什么关系?”

    血仙蝶依旧在笑,只是笑中多有苦楚,片刻之后这才道:“很多事你不懂,但是你们毁了约,这个代价还是要承担的。”

    血仙蝶说着身影一闪,已经到了剑痴田竹盈眼前,抬手间向着剑痴田竹盈的咽喉点去。

    剑痴田竹盈怒喝一声,不躲不闪,剑竟是直接的刺向血仙蝶。

    自幼在孤岛长大的她,却是生有一颗骄傲的心,奈何却始终有一个叶可卿压着,如今见血仙蝶率先朝他下手,难道是专挑自己这个软柿子捏不成?

    剑痴田竹盈怒喝间,剑光已起,却不料竟被血仙蝶一把抓住。

    以血肉之躯硬抓锋芒利刃,这除了是故意找死之外,就是疯了,当下剑痴田竹盈冷哼一声,一转剑身想要将血仙蝶的手指搅断。

    剑痴田竹盈手中的剑几乎凝成了麻花,但是被血仙蝶抓住的部分依旧是稳稳的,不能移动分毫,顿时剑痴脸色大变。

    刀狂聂心与剑痴田竹盈夫妻情深,又是练就的两仪刀剑合璧术,聂心见田竹盈受挫,自然不能坐视不理,更何况刚刚受了血仙蝶一击,早想着一报此仇,此时见机刀光流转向着血仙蝶一刀斩下。

    血仙蝶面带微笑,一低头闪过这一刀,秀发飞舞,根根头发就像是万条绳索竟是裹向了刀势已尽正在回收的狂刀之上。

    一缕血红长发裹住长刀,同时一缕长发却如万剑齐发一般,向着刀狂刺来。

    叶可卿一见心中大急,这血发之威她是清楚的很,若是被血发刺中,那就是万剑穿心。

    一道淡色气劲澎湃冲来,将血发冲开,淡紫色人影冲动血仙蝶面前,玉手探出,却是打向血仙蝶的右胳膊。

    此时血仙蝶右手抓着剑痴田竹盈的剑,叶可卿这一击本就解田竹盈之围,若是不躲闪这一击定是要击段血仙蝶的胳膊。

    血仙蝶此时面上的笑容更灿,叶可卿见到她的嘴角向外一弯,顿感不妙,心中莫名的一慌。

    紧紧是一个笑容就让意境大成的叶可卿心中慌乱,这种事情说出去任是谁也不会相信,意境之所以能够让武功突飞猛进,就是心境上的升华,心境到达一种境界配合武功从而产生不可思议的能力,这就是意境。

    意境高手无论是真意境还是伪意境,取决的就是心境上的升华程度不同,从而产生的意境能力强弱不同罢了,但是无论如何,意境高手无一不是心境高人一等者。

    但是叶可卿的心境竟是被血仙蝶的一笑而撼动,产生了心慌,这就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但是事情却是真的发生了。

    血仙蝶依旧浅笑,幽冥魅力在无形之中撼动了叶可卿的心神,同时她的左手竟是一掌拍出。

    血仙碟这一掌拍出出掌却是缓慢异常,并且掌出在空中不断的画着圈。

    血色气劲在左手间形成一股旋涡,竟是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叶可卿击出的右手竟是转了个方向向着血仙蝶的左手撞去。

    叶可卿心中慌乱之下,一凝神顿时将心中的慌乱摒除,同时右手已经转了方向,正与血仙蝶的左掌交击在一处。

    两只玉一般的手掌紧贴着一处,两掌相交竟是再难分开,两人内力急吞却是比较起了内力。

    与此同时血仙蝶的那血发之上、右手之上也吐出了强悍的内力,向着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逼来,这是要与一人之力对抗三人。

    这简直就是找死!一人之力如何对抗三人?

    四人之间内力相抗,血仙蝶以一抵三,竟是不落下风,与此同时四人的气劲鼓荡,竟是产生了罡气护罩,四人周围劲气乱搅,罡风肆虐,吹的周围的人不能靠近。

    邓傲一见这阵势就知道其中乃是真的拼了性命了,不由得心中大急。

    内力比拼最是危险,而且一旦开始就是不死不休,内力相争没有相让的事情,除非是双方都有意停止比拼,否则谁先停止那么就会被对方一击而溃。

    血仙蝶一人之力力敌三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这场比拼却是血仙蝶精心设计发起的,并不是被动迎战,她这么做难道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可以一人抵挡三人的内力,血仙蝶的内力真的深厚如此?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