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傲看着血仙蝶娇笑嫣然,不时得看着三人,呵呵笑道:“是不是很惊奇?呵呵···”

    叶可卿感觉自己攻出的内力就如涓涓细流入驻大海,根本就对血仙蝶造不成半点的威胁,难道她的内力真的如此深厚?

    不仅如此血仙蝶以一抵三之下攻出的内力却似滚滚熔岩流进三人的身体,不断的焚烧着体内的经脉,三人感到阵阵的灼烧。

    邓傲看出三人对血仙蝶一人居然有着落败的趋势,不由得大惊失色,当下不顾身上的毒厄,硬生生的就要闯入四人争斗的圈内。

    四人身外的劲气罡风撕裂了地面,本是厚重的石块叠打而成的地面被劲气搅得碎石乱飞,同时竟是阻挡住了邓傲,一下子将其弹了开去。

    “身中剧毒已经是死人了,不要来打扰我们,不过···他们还可以!”血仙蝶娇笑嫣然,扭头看向那十余位天字辈的长老还有那四位老祖宗般的寒字辈的四大长老。

    血红色的劲气一吐,四人身外的劲气罡风护罩一颤,竟是骤然向外一扩,顿时将那十余位天字辈的长老尽数笼罩,但是那寒字辈的四大长老却是仍在劲气护罩之外。

    劲气护罩一收,顿时那十余人跌跌撞撞的向着圈内撞来。

    十数人都想着站住脚,抵抗着血仙蝶身上释放出来的吸力,但是这十数人却似全身受到了绳缚,又如身在巨大的旋涡之中,行动都不得自由,不由自主的向着血仙蝶靠来。

    不妙!

    血仙蝶竟是要与这十数人同时比拼内力,一人之力怎可能有如此雄浑的内力,她定有秘法,否则定然抵挡不下,难道是···

    叶可卿心思斗转,能以一人之力抵挡数人甚至是数十人内力的难道是传说中的乾坤大挪移武功?

    传说这种神奇的武功早已失传,据说是魔教武学经典,她怎么会?

    不对,这不是乾坤大挪移,乾坤大挪移武功只是转移内功,能让几人内力对攻,而不是自己的内力,很明显血仙蝶攻出的是她自己的内力,是一股炙热异常的纯阳内力,其中还蕴含着冰宫所特有的焚化气劲,这是怎么回事?

    叶可卿心思百转,尚未寻出破解之法,那十来个大长老之中已经有人抵挡不住血仙蝶内力的吸引,竟是贴到了血仙蝶的身上。

    顿时炙热的纯阳内劲攻到了那长老身上,奈何那长老的内功明显不济,他第一个抵挡不住血仙蝶的内力拉扯,自然是因为他的内力最差,再加上他的年纪老迈、气血衰弱,根本就抵不住血仙蝶的内力攻击,尤其是焚化气劲更是损伤经脉。

    仅仅是一个瞬间那长老已经面露痛苦之色,发出了痛苦的哀嚎,随后血仙蝶一身轻叱,一股内力将那人弹开,但是此时那长老已死,七窍流血竟是被震碎了心脉。

    仅仅一个瞬间,就一人毙命,其余长老各个面如死灰,因为他们都在苦力支持,但是能支持多久谁也不清楚。

    这气罩之内可不仅仅是血仙蝶一人之力,四人互拼内力,身处气罩之中乃是受到四人内力的拉扯,这些长老虽然在意境之下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奈何在意境高手面前却是不够看。

    四人的拉扯之力,让这些长老各个难以稳住身形,不断的向着四人靠近,各个面目惊恐之色。

    一只手掌伸出,搭载另外一人身上,同时另外一人又搭在另一人身上,十数人竟然是一下子稳住了身形。

    血仙蝶呵呵一笑,“有一套,你们还可以坚持,不知道他们四个可不可以?”

    血仙蝶说着目光看向那四个寒字辈的老祖宗大长老。

    顿时众人心中就是一颤,那四个老祖宗已经年过百岁,而且之所以留下他们四人就是因为当初这四人都没有踏入意境,而且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踏入意境,更是到了风烛残年,如何还能抵挡得住血仙蝶的攻击?

    萧云在外看的清楚,一见血仙蝶居然以一人之力对抗三人,很是惊奇,随后又见将十余位长老拉入,这一人之力焉能如此对抗众人合力?

    萧云也想到了血仙蝶有着什么秘法,但是他没有听说过乾坤大挪移,自然也是想不到那一层,但是他是身有奇遇之人,自然有着过人之处。

    萧云细细琢磨,自己体内那异物有着强大的吸纳内力的作用,若是将外界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内力疏导到自己身上的那异物之中,是不是在比拼内力的时候可以做到无敌手,即使是一人对抗多人也是没有问题。

    越想越是兴奋,萧云向身边的白菲轻声道:“菲儿姐姐,向我身上打出一道内力。”萧云想要试一试自己的想法是不是真的。

    “你干什么,你身上的伤还没有痊愈,不要胡闹?”白菲自然是不敢拿萧云开玩笑。

    “就是试试···”

    “试什么试,你当你是掌门师姐不成?受了伤还要逞强?”白菲白了萧云一眼。

    “就试试···”

    白菲无奈,叹了口气,当下握住萧云的手,眼波流转,一道内力送入到了萧云的体内。

    顿时,白菲脸上就是一惊,他感觉到她输入萧云体内的内力就像是石沉大海一般,竟是激不起半点的涟漪,这感觉···怎么和掌门师姐的那么相似。

    白菲又加了一层内力,但是感觉依旧,随后又是加了一层,这已经不是经脉受伤的萧云可以承受的了,但是萧云依旧是云淡风轻的,似乎并没有感觉到白菲的内力攻击一般。

    内力不断的增加,一直到十成十的内力,可是萧云面上却是露出了喜色。

    白菲缓缓的收了内力,奇怪的看着萧云,希望萧云给他一个解释,但是萧云却只给她了一个神秘的笑容。

    萧云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盘算着如何解救了这场危机,并且从中得到最大的利益,同时萧云也听到了血仙蝶和叶可卿等人的谈话,心中却也是在猜想,难道她们当初和萧百荣有着什么承诺不成,小依姐既然说自己是萧百荣的儿子,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假借萧百荣的威名借机问出点什么?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