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震惊的同时也见到了叶可卿三人的窘境,当下一伸手却是将手伸向叶可卿,“伸出左手!”

    叶可卿一咬牙,左手探出,与萧云的左手抵在一处,顿时一股温和的气劲从萧云身上传出,却是不断的充盈着叶可卿的经脉。

    叶可卿长出了一口气,当下身子一转,竟是带着萧云的左手一下子按在了刀狂聂心的身上,而剑痴田竹盈此时却是也看了出来事情的变化,左手主动的搭在了叶可卿的肩头。

    “我们停手如何?”叶可卿长出了一口气,向血仙碟提议道。

    萧云如若未闻,血仙蝶也是如此,两人一个身受极寒冰冻之苦,一人身受火灼滋味,从未有过这般舒坦,自然是不肯放手。

    萧云的伤势迅速的恢复着,仅仅是片刻竟是完好如初,而且感觉体**力充盈,感到内力深厚了许多。

    五人的内力交融,竟是把内力的比拼之势缓和了下来,虽然五人依旧是在比拼着内力,但是血仙蝶却是渐渐的将叶可卿三人身上的内力缓缓的收回,反而向着萧云攻去。

    骤然间,叶可卿身上气劲澎湃,一股如海潮一般的气劲澎湃开,竟是一下子摆脱了血仙蝶的纠缠,并且一下子冲散了五人的内力比拼。

    血仙蝶一见不妙,此时萧云依旧在和她比拼着内力,虽然这种比拼令她极为舒坦,又是内功大涨,但是这毕竟不是练功,若是此时叶可卿出手,自己必死无疑。、

    血仙蝶此时突然收手,这个时候他可是不怕萧云的内力攻击,因为现在萧云的内力攻击不仅对她无害,反而大大有益。

    “呵呵,看着好弟弟的面子上,今日就饶了你们的性命,记得下次可没这么好的运气了,定让你们承担毁诺的代价。”

    在笑声之中,染血的瑶池仙蝶已经飘然而去,来时像是地狱血海之中飞来的蝴蝶,走的时候依旧充满了仙灵之气,虽是已经染血,确如仙界翩翩而来。

    血仙蝶,血仙蝶,本来就是仙界的蝴蝶,只是染了血,说到底其实还是仙蝶!

    萧云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竟是不知发生了何事,抬起手来看了看,心中也是狐疑不觉。

    地下的白菲手已经按在了剑上,同时天鹤真人、杨仇等人也做好了准备,以备萧云遇到危险的时候突然间冲出救人。

    “别让他走了,围起来!”

    屠魔大仙邓傲现在终于有了屠魔气场,血仙蝶已走,现在剩下的就只有昆仑一派弟子,当然气场十足。

    “邓长老,休要如此,这位公子刚刚救了我等性命,昆仑万不可做出以怨报德的事情。”婉媚幽兰叶可卿,此时吐气如兰,婉媚嫣然。

    萧云看了看众人,转身对叶可卿道:“叶掌门或许是不清楚门派规矩,这大殿乃是祭祖所在,属于门派禁地,我们在此闲谈怕是不妥!”

    叶可卿婉媚嫣然一笑,“公子说的是,那我们去掌门密室一谈?”

    “好!”

    叶可卿让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主持大局收拾一下残局,并让十余位天字辈的长老将四位寒字辈的大长老送回,然后让邓傲随着自己前去掌门密室。

    看着叶可卿远去的身影,剑痴田竹盈啐了一口,骂道:“小浪蹄子一个,还不是看重那小子的样貌了,呸,还真当我们是你的奴仆了?”

    刀狂聂心拍了拍剑痴的肩膀,“莫急,昆仑早晚是我们的!”

    白菲向天鹤真人使了个眼色,随后她自己却是跟了过来,叶可卿笑了笑,也不阻止她跟随着一起进入掌门密室。

    叶可卿身旁站着邓傲,萧云身边的却是白菲。

    四人分宾主落了座,邓傲没坐就站在了叶可卿身边,而萧云和白菲却是并肩而坐。

    “不知公子高姓大名?多谢公子搭救之恩。”

    “萧云,搭救不敢说,只是有所求!”萧云淡淡的道。

    “噢?不知公子所求何事?”叶可卿亲自给白菲和萧云倒了一杯茶水,推到两人面前。

    “第一,我要明极,第二我想知道三十年前关于萧盟主的事情。”

    叶可卿皱了皱眉,随后道:“你要明极我还可以理解,但是你要打听三十年前关于萧盟主的事情,这让可卿难以理解?”

    “哼,凭你也想要明极?是给这个人吗?这不是糟蹋圣物吗?”邓傲面露不屑之色。

    萧云属性极阴,自然是服用不了明极的,一旦服用不但没有益处,却恰似剧毒,白菲虽然可以服用明极,但正如邓傲所说,这就是浪费了明极了,因为白菲的属性也属阴,虽然不是极阴,服用明极不至于有害,但是效果确是大打折扣,萧云之所以要明极自然是给丰小依要的。

    “我自然是不能白要你们的明极,区区救命之恩对于某些人来说那是无足轻重的,是不是啊叶掌门?”

    叶可卿顿时闹了一个大红脸,这不是赤露露的打脸吗,当下瞪了一眼邓傲,转头向萧云笑道:“萧公子说笑了,救命之人当是涌泉相报,何况区区明极?”

    叶可卿说着已经装有明极的玉瓶取出,双手捧着递给萧云。

    萧云微微一笑,伸手接过,看了看揣在怀中,只是白菲此时却是看向邓傲,嘴角之上露出一弯浅笑。

    “你···”

    “萧云收了明极,当然也不能白要,这里面是竹叶青毒液、鹤顶红、蟾蜍酥、蜈蚣唾液等等混合而成之物,正是这位长老所中剧毒之解药。”萧云说着却是将玉瓶递向邓傲。

    邓傲尴尬了,这接不是,不接也不是,顿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

    白菲冷笑一声,接过玉瓶,抛向邓傲,“拿去吧,以后小心那些,别一不小心又要中毒了,这解药也是珍贵得很,不比明极差,没有明极无所谓,但是没有解药怕是有人要丢了老命了。”

    邓傲冷哼一声接过白菲抛过来的解药,却是不敢使用。

    “萧公子,这竹叶青毒液、鹤顶红、蟾蜍酥、蜈蚣唾液无一不是剧毒之物,这···”叶可卿也是犹豫不决。

    “正是要以毒攻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