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向邓傲使了一个眼色,邓傲施礼告辞而去。

    “萧公子想要知道三十年前关于萧盟主的事情倒也不难,但是可卿很想知道血仙蝶的事情,作为交换如何?”

    萧云尴尬异常,其实他何尝不想知道血仙蝶的底细,只是自己也不清楚啊。

    “叶掌门。关于血姐姐的事情,我也不甚清楚,还请见谅···”

    “你也不清楚?她不是唤你为弟弟吗,而你的伴侣也是称她为掌门师姐,分明是萧公子看不起可卿了。”叶可卿说着竟是嘟起了小嘴,哪里还向一代掌门,却似小家碧玉的少女。

    “萧云真的不知道血姐姐的底细,我之所以称呼她为姐姐,乃是因为她年长我而已,要是叶掌门愿意,我也可以唤叶掌门为叶姐姐,这没什么。”

    “是吗,你这么叶掌门叶掌门的叫,还真是让可卿不太习惯···”叶可卿说着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掩饰着心中莫名的喜悦和狂乱的心跳。

    “既然如此,我就自攀高枝,唤一声叶姐姐···”

    叶可卿的心跳的更快,而白菲却是嘟起了嘴,在萧云的旁边一言不发。

    “那这位姑娘可是知道血仙蝶什么?”

    白菲没好气的道:“我名白菲,血仙蝶乃是我们冰宫不泪天的掌门宫主,曾经乃是白菲师姐,所以即使是到了现在也与掌门师姐称呼,她的事情我知道一些,但是宫主向来神秘,所知也是有限的很。”

    叶可卿浅笑嫣然,知道在问血仙蝶的事情也是白问,即使他知道也是不答,因为她已经将路铺好,完全可以用“不知道”来推挡。

    “公子能不能告诉可卿,你为何要知道三十年萧盟主的事情?”

    萧云面色黯然,片刻之后才开口道:“因为我的身世。”当下萧云将自己的身世讲述了一遭。

    “我总是感觉我的身世与萧百荣有着关联,否则当初萧百荣给他儿子与丰小依的订婚之物也不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上。”

    叶可卿豁然站起,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半晌才道:“我相信你那未婚妻说的话,你是萧盟主的儿子,只是如此一来那个萧懿航···”

    “有真就有假,这没什么奇怪!”

    叶可卿缓缓坐下,淡紫色的衣裙微微摆动,现出叶可卿内心的不平静。

    “江湖盛传多有不实,尤其是江湖录,我怀疑其中有人暗中操作,此时不谈这些,是真是假或许当事人都不知道,只有探寻清楚三十年前的旧事才可知晓。”萧云微笑道。

    叶可卿看着萧云,微微一笑,“当年萧盟主人称锦圣,只可惜可卿未曾一见,传闻萧盟主果敢、睿智、真诚、直率、英勇、坚强,更是英俊无双,我不曾从萧懿航身上见到这些父辈传承,却是从云弟弟身上一一体现,如此看来云弟弟是萧盟主的后人却大有可能。”

    萧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向白菲道:“菲儿姐姐,我真有她说的那么好?”

    白菲白了萧云一眼,低声道:“就是有点好色!你姐姐都这么多了,还乱认姐姐?”

    萧云很想说一句“爱美之人人皆有之”,但是如此一说却是承认了自己好色,本来萧云也是无所谓的,但是自己和白菲的一言一语哪怕是一个小动作也会被叶可卿注意到,在她面前承认好色,这有点让人尴尬。

    叶可卿自然是听得一清二楚,举杯以衣袖掩住面带笑容的脸,小抿了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

    “三十年前的事情可卿也是不太清楚,因为可卿也是当年才出生,只是听前辈长老将忽有一日,萧盟主打上昆仑,一人独斗数十位意境高手竟是不败,就像是今日血仙蝶这般。”

    “那一战之后,昆仑所以意境高手,尽数被挫败,被萧盟主带到了明极岛上,并且与我昆仑双方达成了一个约定。”

    “什么约定!”萧云问道。

    “第一就是驻守明极岛,待明极花开萧家后人会上明极岛取明极,而昆仑可以得到一滴。”

    “其次就是神器不现,终生不离岛,神器现世可回归门派,但回归门派之后当要拥护她之血脉后人完成他的遗愿。”

    “那明极岛上的诸位大长老可是清楚三十年前的事情?”萧云问道。

    “自然是清楚的,但是他们不讲,也未留下任何线索,而现在···”叶可卿一脸的悲伤之色,“已是尸寒,怕是暴尸荒岛,尸体都无人掩埋。”

    “怎么回事?”萧云大惊,同时心中失望至极。

    “当年萧盟主答应我昆仑可得一滴明极,其余待萧家后人来取,但是大长老却是萧家已无后人,这承诺也就不存,所以我与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各服一滴明极,只留这一滴。”

    “只是不料血仙蝶居然杀到岛上,索要明极不得,竟是认为我昆仑毁约,将岛上十数人尽数斩尽杀绝。”

    叶可卿说着看了一眼白菲,见白菲神色淡然,不由心中奇怪。

    “这向掌门师姐做出来的事情,但是掌门师姐怎么会去明极岛?难道她是萧盟主的后人不成?”白菲也是不解。

    “完全有这种可能,还是请知情的四位老祖宗前来,一诉前情,才知其中关键。”萧云道。

    片刻之后却是仅仅来了三位老祖宗,那寒烟大长老颤颤巍巍,手持着权杖,由另外两位大长老扶着。

    叶可卿连忙上前扶住,将寒烟大长老扶到座位之上。

    “叶掌门,要老朽到此可是有何要事?”寒烟大长老发出苍老而虚弱的声音。

    叶可卿连忙上前,向着寒云大长老唯一颔首,“启禀大长老,有萧盟主后人来访,询问三十年萧盟主之事,所以不得不惊扰大长老。”

    “萧盟主后人?”寒烟大长老眼皮掀起看着眼前的萧云和白菲,看了半晌才道:“果然有几分相像。”

    “你叫什么名字?”

    萧云连忙上前向寒烟大施一礼,“小子萧云,拜见大长老,只是···小子并非是萧盟主后人!”

    “萧···云····,不是萧盟主后人?无所谓了,呵呵···”寒烟大长老微笑点头,“你想知道什么?”

    萧云很担心,万一这寒烟大长老说话久了累死,那可就是自己的过错了。

    “三十年前关于萧盟主的一切!”

    “一切太多,你捡重要的问吧!”大长老的气息很弱,自然是不能说的太多。

    “三十年前萧盟主为何图害武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