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问起三十年前萧百荣的事情,寒烟大长老喟然长叹。

    “三十年前萧盟主为何图害武林?”萧云问道。

    “此事蹊跷,三十年前萧盟主似是恶魔附体,屠戮武林,有时却又是头脑脑清明,睿智无双,具体原因不明。”

    “我萧盟主的遗愿是什么?”

    “还武林一个平静,结束纷扰的武林争端,只是这何其难也,盟主留下遗书其中详细记载。”

    “遗书何在?”萧云问道。

    “不知!”

    “萧盟主可有一女,如今何在?”

    萧云的心砰砰直跳,他很想听到肯定的答案,因为那是他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哪怕是血仙蝶,这个被武林人人唾弃的嗜血恶魔,他也会原谅她,因为那是他的姐姐,是他唯一的亲人,这是义父书信上曾经说过的,他有一个姐姐,同父异母的,只是这个姐姐下落不明。

    其实在萧云的心中已经再也不排斥萧百荣是他父亲了,因为丰小依的证据很确定,那是双方父母定下的婚约,而且义父遗书上也说了,找到未婚妻身世大白,但是萧云却是不承认白小蝶这个母亲,不仅仅是因为萧百荣死后她嫁给仇人,而且还杀了养育了自己八年的义父,更是义父留下的书函之中还有一句:父明母未定。

    父明母未定!

    当初萧云不懂,曾请教过比自己还小一岁的花清影,花清影随口解释说:“你的父亲明朗,准确无误,但是你的母亲也不一定,也就是说你的母亲不一定是你的母亲!”

    母亲不一定是母亲,也就是如果自己的萧百荣的儿子那么白小蝶不一定是自己母亲,这里面还有别的隐情,而在《南宫札记》之中却有清晰的记载,曾有两个女子与萧百荣关系极其的暧昧,或许自己就是萧百荣和这两个女子之中的一人所生。

    萧云一直以为自己再无亲人活在世上,当听到叶可卿的话后,却是心中狂喜,他希望自己的姐姐还活着,哪怕是血仙蝶,只是血仙碟上明极岛到底是她是萧百荣的后人还是她也是受人所托?

    “萧百荣却有一女,不过早死多时,尸骨正由老朽掩埋,当是无误,所以萧百荣的传人当是绝了!”

    “什么?怎么会?”萧云顿时有些失望。

    萧云心中崛起的希望再次被浇灭,是一种心若死的绝望。

    “二十几年前,也就是公子出生后的百日诞辰,天道山脚下的萧家寨一场大战,致使你的姐姐身首异处。”寒烟大长老已经将萧云认定是萧百荣的儿子了。

    萧云也知道这件事,因为丰小依说过,是她亲眼所见自己的姐姐被人杀死,而姐姐也正是掩护着她而死,这也成为了丰小依缠绕至今的心魔。

    “能否详细说说当初的大战?”萧云问道。

    大长老缓缓抬头,看着密室之外,过往的回忆渐渐浮现脑海···

    他缓缓的开口道来,说出他所知道的二十年前的事情。

    二十年前正是武林之中最为平静的二十年,但是在这二十年中却是让无数的武林人最是感到压抑和羞辱的二十年,因为在那二十年前萧百荣横扫武林,让无数的武林名宿携带着本派秘宝以及绝世武学尽是消失。

    白小蝶喜得麟儿,武林人士同贺,那一天正是麟儿百日之期。

    武林各大门派尽数来贺,其中有少林派、武当派、昆仑派、、峨眉派、崆峒派、以及五岳剑派等大门派,除此之外还有星宿海、血刀门、点苍派、剑湖帮、淘沙帮等等小的门派,甚至还有东盛镖局、广胜武堂等等小的势力。

    而此时的武林盟主萧百荣却是不日前回到萧家寨,因为他也是不久前才听说麟儿的百岁诞辰,所以他匆匆从南疆赶来。

    萧家寨一时间热闹非凡,萧百荣面无表情,坐在大堂之中,他身边的却是刀圣元松竹和剑圣丰钰峰,其他武林人士皆来拜谒。

    各种朝贺言辞络绎不绝,但是萧百荣的面上却是显得越发的阴沉。

    “盟主何不让夫人将小公子抱来让我等一观圣颜?”却是华山代表道。

    萧百荣面无表情,但依旧是点了点头。

    片刻之后,有女仆怀抱麟儿到得大厅,群雄纷纷上前观看,并且皆拿出礼物相贺。

    有少林代表将麟儿抱在怀中,观看半晌,将麟儿递到武当代表手中,又经昆仑、崆峒、峨眉等派之手,其中昆仑派的代表正是大长老寒烟。

    传来传去,麟儿最后却是落入泰山派代表手中。

    泰山派代表怀抱麟儿,仔细端详,却是句句夸赞,周围众人频频点头称赞。

    就在此时情况突变,那泰山代表边说边走,却是怀抱着麟儿欲要交给那侍女。

    侍女上前,众人闪开前路,却不料那泰山代表突然间释放出一团黑烟,黑烟一起,顿时一阵的咳嗽声不断,原来是黑烟有毒。

    顿时场面一阵大乱,那泰山派代表竟是趁机抱着麟儿穿窗而出,眨眼间消失在眼前。

    剧毒黑烟弥漫,阻挡住了众武林豪杰追赶的脚步,几乎所有的人都已沾了毒厄,咳嗽不止,浑身无力的跌到尘埃。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从黑烟之中穿出,正是站在萧百荣身侧的刀圣元松竹。

    骤然间无匹的劲气横扫,竟是将剧毒黑烟一扫而空,剑圣丰钰枫背后背剑,竟是一甩袍袖将毒烟驱散。

    “三弟,这泰山派实在是可恶,竟然敢抢夺麟儿!”丰钰枫怒不可遏。

    萧百荣依旧端坐着,没有任何的言语,缓缓起身却是向着后堂而去。

    后堂乃是家属女眷的居住地,也就是内宅,大家猜度此时萧百荣怕是关心夫人安危,所以前去内宅。

    萧百荣前去内宅,众武林人士自然是不好跟随,并且都身中毒厄,也急需排毒,一时间整个宴会厅竟然是变得狼藉。

    就在此时萧家寨之外竟是突然间出现了十数个黑衣人,各个手持利器,突然间闯入了山庄之中。

    这十数人如恶魔附体,地狱的勾魂使者,见人就杀。

    丰钰枫还在宴会大厅之中,自然出手抵挡这群黑衣人,但是这群黑衣人竟也是意境高手,一时间竟让丰钰枫身处险地。

    剑圣丰钰枫手中一把光剑名为冰雨,冰雨剑柄之上没有剑穗,却是挂着两个人偶,人偶乃是女子形貌,两个人偶却是同一个女子,但是一个喜笑颜开,一个严肃庄严。

    冰雨如冰似水,发出淡蓝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就像是雨滴从空而来。

    道道剑气落下就如倾盆大雨骤降,竟然是以一人之力抵挡十数人的进攻,虽是苦战,但是片刻间也不至于落败。

    丰钰枫怒喝连连,手中冰雨挥舞间更是毫不留情,剑势急转紫霄剑法骤然出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