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十年前萧百荣突临泰山,一场大战,泰山派无数的财宝以及上古神兵五华太若山剑被其带走,并一并带走了数位高手,从此泰山派走向没落,甚至失去了五岳剑派总盟主之位。

    两匹白马停在了泰山山脚,抬眼望这天下第一山,不由得感觉人类的渺小。

    “真想去一探究竟?或许那人早就死了呢?”白菲淡淡的道。

    “无妨,现在的泰山之中应该没有什么高手,我们又无恶意,只是打探一下二十年前的事情,我想他们不会拒绝的,更何况我们可以以五华泰若山剑作为诱饵。”

    “呵呵。你是想答应他们取剑作为条件,但是取到取不到却是未定?”白菲眨着眼睛问道。

    “正是如此,难道我得了五华泰若山剑还会拱手相送不成?五华泰若山剑乃是一柄旷世宝剑,其重如山,其利断金,不仅是锋利无比,更有凝聚、加强气劲之功,一剑斩出剑势无比,摧山断岳更是如砍瓜切菜。”

    “这么重的剑你也用不了,我也用不到,到只能是小依姑娘可用了!”一时间白菲又是醋意满胸。

    “小依姐的七绝子母剑乃是奇巧兵器,她出剑犹如山岳横扫,一剑劈下也似泰山压顶,但那绝非是手中宝剑之威,而是剑势所成,所以即使有五华泰若山剑她也不会用,别忘了她还自称是绝剑,用这五华泰若山剑却是失去了绝字一说。”

    “那你要这把剑干什么用?总不能是作为摆设吧,难道···你想把它熔化重铸?”

    “上古十大神兵又岂是一般人可以融化重铸的,我只不过是想送给琉璃姐罢了。”

    数道重铸,萧云心中却是一喜,神兵当然难以重铸,但是绝对不代表着不能重铸,孙焰红一定可以将其重铸。

    白菲不知萧云心中所想,只能无语,有的只是撅得高高的,可以拴住一头驴的小嘴。

    马蹄嘚嘚,两匹马缓缓的踏上上山之路,如今两人已经踏入到了泰山派的势力范围,只是却不见一个泰山派的门人。

    两人有说有笑开始浑不在意,渐渐的却是感觉不对,如今已经到了门派腹地,山门就在眼前,这半晌却是未见一人。

    路上不见人也就罢了,到了山门之前却见山门紧闭,竟也是不见人影。

    两人你看我我看你,心中都充满了狐疑,难道泰山派出事了不成?

    两道身影纵身而起,一跃落到城墙之上。山门虽高,却是挡不住两人。

    两人飘身落到山门之内,却发现依旧是空无一人。

    萧云上前将关闭的山门绞开,随着“嘎支支”的绞盘转动,山门缓缓开启。

    “开启山门干嘛?”白菲虽然不解依旧是帮着萧云一同绞动转盘。

    “万一有事的话,跳墙逃走,总是麻烦,而且若是受伤,能不能跳的过去还不一定。”

    白菲微微一愣,随即黯然。

    萧云的轻功想要越过关闭的山门自然是不难,即使受伤,只要有着三分体力都无法阻挡他的脚步,只是自己一旦受伤再想逃出却是万难,要是萧云带着自己的话势必会耽误时间,甚至无法越过。

    门开启,两人站在山门处,萧云满含内力的喊了一声:“梅剑山庄庄主前来拜谒泰山派。”

    声音夹杂着内力传出去很远,居然在门派驻地之内产生了回音。

    门派驻地之内空荡荡的,没有一丝的生人之气。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泰山派的人都死绝了?”萧云有些不解的道。

    “不要乱说话!”白菲瞪了萧云一眼。

    萧云也知道话中有错,当下嘿嘿一笑,“还好没人听到!”

    通传已经不可能了,找不到人给你通传,同时自己拜谒的话已经喊出去了,是对方没人回应,此时闯进去只要不是硬来,就不算对对方不敬。

    当下萧云和白菲两人并肩而行,边行边看四周,看着诺大的泰山派如今却也是破败,不免嘘唏,一个再强大的门派如果走了下坡路的话最终也只有被时间吞没,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两人走了片刻远远的却是见到远处似乎是趴着一个人,不,不是一个,而是数个,同时淡淡的血腥之气也传入到了两人的鼻孔之内。

    “不会是真的死绝了吧?”萧云不由大惊。

    两人飞身上前,与此同时眼光四处扫射戒备着周围可能发生的异变。

    血腥之气极其浓郁,显然血气还未散去,这些人是刚刚死的,甚至血未冷。

    血未冷,那很可能杀人者还在现场,所以两人顿时更加的警觉起来。

    死人,到处都是,数百具尸体,横七竖八的躺着。

    全都是泰山派的门人弟子,但是杀他们的人却也躺在这里。

    有的一把刀插入一位泰山派门人弟子的胸口,而那人却是一剑刺穿了对手的咽喉。

    有的人临死也抓着对手的咽喉,而对手却是咬着他的耳朵···

    血未冷,尸未寒,这些人明显是刚刚死去,而且是自相残杀至死。

    但是也不尽然,有很多人死状就很诡异,五官扭曲,身体无伤,但却是七窍流血,竟然经脉寸断,原来竟是被震断了经脉。

    没有外伤,经脉被震断,原来竟是自断的经脉。

    怎么会?自相残杀,自断经脉,这些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两人眼光看向大殿之内,其中一定是有着泰山派的高层,这些门人弟子之间之所以自相残杀定然是高层内部之间出现了问题。

    两人几步跨入大殿之内,却见其中也是死了一片,而正中却是死了一圈。

    一圈,没错,就是一个圈,尸体倒地围成了一个圈,全部都是头朝外,而脚朝内。

    这些人全部都是白发苍苍,其中有男有女,但是年纪最小的也有花甲之年,看来这群人就是泰山派的高层人员了。

    这些人全部都是经脉被震断,而且全身都似被火烧过一般,探手一摸竟还是奇烫无比,居然是焚化气劲。

    “好姐姐,你还在这么吗?”萧云喊声之中蕴含着内力出声道。

    没有人回答,更是没有一点的动静,有的只是弥漫在周围的血腥之气。

    “你怀疑是掌门师姐做的?”白菲眉头一立有些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