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辆马车在黑夜之中缓缓而行,三辆马车是从昆山城出发向着岳蓝城而去的马车。

    此时莫天涯、莫林、谢小雨以及沈四、墨绿、青萝等人两辆马车行走的管道上,只是在其中莫天涯、沈四、墨绿和青萝同乘一辆马车最前开路,而莫林和谢小雨夫妻一辆马车断后,在两辆马车中间还有一辆马车。

    墨绿向马车中的三人问道:“航哥哥与梦姑娘真的是天生一对,只可惜梦姑娘早已许了人家。”

    绿萝绿冷哼一声道:“再怎么相配也是残花败柳,也不知道航哥哥看重了他哪里,要知道他现在的男人可是那个人!”

    沈四叹了口气道:“萧云也是我们的朋友,航哥如此做却也是不妥,只是他与梦姑娘请已深,而且刚刚相识之时却也不知道她的身份,当知晓时已经情毒入骨,该当如何?”

    墨绿也是不仅长叹,“航哥哥也尝试着想要离开梦姑娘,之时离开后他的痛苦却是常人难以想象,那天他喝醉了酒,误把我当成梦姑娘,向我诉说相思之苦,即使我听了也不免动容。”

    “啊?什么时候的事情,你不会被航哥吃了吧?”绿萝酸酸的道。

    “怎么会,我知道绿萝姐姐的心思,知道绿萝姐姐也是喜爱航哥的紧,怎么会做对不起墨绿姐姐的事情,只是这件事真的不能这么拖下去了。”墨绿一脸愁容的道。

    沈四也是连连点头,“毕竟萧云也是我们的兄弟,我们和他之间为了一个女人就闹得成为仇敌,这实在是不智,非是成就大事的人所为,航哥做什么我都无条件的支持,唯有这件事。”

    “哼,当初那萧云何等人物?当初云雾城的与他相识的时候还不是一个落魄子弟,却凭借着一张小白脸不断拥有了梦姑娘这样的美人,更是很会勾引到向丰小依这样的武功高手,才能到今天这一步。”

    “他凭什么能够拥有梅剑山庄这样的势力,又凭什么拥有梦姑娘这样的美人,还有占着一个丰小依?航弟若是不能从他手中夺过自己深爱的梦姑娘的话心中也定然不服,毕竟他是何等心高气傲之人?”绿萝你哼道。

    其他三人都是不由得叹了口气,不再言语。

    “说也奇怪,航弟不是急着赶回岳蓝城吗,怎么走的这么慢?”莫天涯皱了皱眉道。

    “我去看看吧!催他一下,要不落得远了,万一出现什么危险却是就远不及。”墨绿说着就要起身。

    “不用,我去!”绿萝说着已经跳下马车,几步已经走到了前面的马车前,顿时大吃一惊,因为这马车上的马车夫竟然不见,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个草人,草人身上穿着的是马车夫的衣服。

    绿萝唯恐出世,随后叫了一声“航哥哥”,见无人回答,一把掀开轿帘,却是车中空空,并无一人,不由得大声惊呼“航哥哥不见了”。

    此时一辆孤独的马车在路上缓缓的行着,马车中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从昆仑山上狼狈而逃的萧懿航,而另一个非是别人正是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梦倪裳。

    一个马车夫坐在马车上打着瞌睡,任凭着马车在宽敞的管道上自由行走。

    也不知为何马车在叉路口处一转,竟是转入到了小道之上,而从小道上拐上一辆空马车,车夫居然是个草人,没人发觉。

    马车中梦倪裳正在和萧懿航说着话,“到底昆仑山上遇到了什么?去的时候兴致勃勃的,出来的时候却是这般模样?”

    萧懿航苦笑一声,“江湖变了···”随后将昆仑的事情有的没有的胡乱的说着,只是把自己说的风光无比。

    正在此时马车一阵的颤动,“咔嚓”一声竟是一下子断了车轴,那还在打着瞌睡的马车夫一下子被掀下马车。

    与此同时,一道巨大无匹的剑气横扫而来,将马车掀翻,车中翻滚着落下两人,正是萧懿航和梦倪裳。

    与此同时四道人影向着马车中翻滚的两人奔去,人未到四道绳索已然飞出,将尚未落地的两人缚住。

    紧接着,其中一人上前,手上气劲翻涌拍在了两人身上,顿时两人身上刚刚聚起的气劲散去,然后就被人封了穴道。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绑架我,我是梅剑山庄的庄主夫人,敢对我出手,你们是不是不想活了?”梦倪裳向着四个黑衣人怒喝道。

    那人又是出手一点,封住了梦倪裳和萧懿航的哑穴,顿时世界清静了。

    “带走!”说话的人声音很怪,明显是故意的压着嗓子,还让人听不出是谁。

    “到底是谁?”萧懿航心中暗自揣度,故意的压着嗓子说话明显是熟人,否则也不会如此神秘,是什么人想要对自己不利?

    更让萧懿航奇怪的是保护自己的人呢?莫天涯等人又去了哪里,他们的马车不是一直的跟在自己的后面吗,怎么现在突然不见了。

    萧懿航自然不知道是路上被人做了手脚,在前有开路后有保护的前提之下用一辆空马车将他们的马车从管道上拉入小路,来了一个狸猫换太子,骗过了莫天涯以及莫林等人。

    “好手段!”一辆白马拦住几人,马上坐着两个人,一个穿红一个挂绿,正是冰宫五魔女之中的红衣和绿衫,“差点连我都骗了,现身吧!”

    两道劲气迸射而出,目标不是马上的红衣、绿衫而是被封了穴道的萧懿航和梦倪裳。

    两人被封了穴道,又被绳缚自然是毫无反抗之力,顿时两道劲气击在两人的昏穴之上,两人顿时昏迷不醒。

    随后一身桃红衣衫的丰小依提剑而出,挡在了红衣和绿衫面前。

    “怎么会是你?”红衣感到不解。

    “怎么不会是我?梦倪裳乃是庄主夫人,居然瞒着庄主和这个男人幽会,我身副庄主,为了维护山庄声誉,自然要出手遮丑,这有什么可以怀疑?倒是你们,这个时候出手怕是让人难以理解?”

    “你难以理解吗?其实我也是难以理解,只不过是掌门师姐的吩咐,让我们姐妹按照保护他而已,所以不得不出手了。”红衣呵呵笑着道。

    “很好,上次你上我梅剑山庄,我看在庄主与你们宫主之间的关系上没有显示一下我的本领,今日到让你领教一下我的剑了。”丰小依说着抬了抬手中的剑,此时的剑依旧在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