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红色的衣裙无风自摆,手中翠绿的剑鞘更加的显得醒目夺人,剑鞘微微抬起,她的身子微侧,就这一手就让红衣感到惊奇,因为这是拔剑斩的姿势。

    这么远就出拔剑斩,难道这人是傻子不成?

    但是红衣从来不认为丰小依是傻子,或许他有着特殊的手断,所以红衣和绿衫都小心的戒备着。

    “带走!”丰小依看着红衣和绿衫充满了戒备,当下也不想如此胶着,因为一旦莫天涯等人发现萧懿航不在,定然会回忆出问题出在那里,很快就会赶过来。

    那四人驾着昏迷不醒的两人就要走,红衣一见立刻杏眼圆睁,身子刚欲动作,一道无匹的剑气已经斩了过来。

    剑气绝对没有这么快,快的只有剑,但是丰小依离着两人还有十余步的距离,这一剑斩来,绝对没有这么快。

    但是剑的确是到了,这一剑来的迅疾,直直的飞来,剑上裹着剑气,挡着睥睨,正一剑非是拔剑斩,而是丰小依的绝招之一:拔剑问路。

    当初这一绝招在梅剑山庄萧云的就职大会上被英肃杀施展出来,但是却远远没有这一剑的迅疾,相比起丰小依的这一剑,英肃杀施展出来简直慢的就像是蜗牛爬,也难怪他会被削成一具骷髅架子。

    其实丰小依这一剑飞出的是子剑,子剑当然也没有这么快的速度,这一剑之中不仅仅是拔剑问路这一招绝技,更是有着裂空道的武功,一剑出,撕裂了空间,在平行空间之内穿行,突然间出现在了红衣的面前。

    红衣大惊,一下子抱住了绿衫从马上跌落希望躲过了这一剑之威,因为这一剑来的实在是太快,快的她连一点的反击都无,只能拼命的躲闪,希望躲过这一剑。

    剑过红光现,绿衫飞舞,红衣飘,同时红雨飘洒,染满了两人全身。

    这一剑竟是将马一劈为二,同时绿衫的长裙,红衣的衣角都被斩落,马血劈头盖脸的浇下,淋了一身的马血。

    “轰”的一拳,红衣将倒向两人的半匹马身轰碎,与此同时丰小依已经拧身上前,手中剑意如大山一般的撞来。

    “轰、轰、轰···”红衣瞬间出三脚、轰出六拳,竟是抵挡住了丰小依的剑势,她感觉丰小依一剑之中居然有着多重力量,一剑之威居然有着九重力量。

    剑势虽然被挡住但是紧接着一把闪烁着寒光的宝剑已经透了过来。

    “刺啦”一声,红衣的肋下被剑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与此同时一股炙热焚烧的劲气瞬间侵入经脉。

    “穿透攻击?焚化气劲?你···”红衣的脸上露出了惊骇的神色。

    丰小依毫不理会,风吹起,额前的刘海随风飘摆而起,露出脸上的梅花图案,偶尔一现那只挡住的眼睛。

    子剑挂在了母剑之上旋转不休,一剑斩下,母剑、子剑叠成一条线,如此一来却是无形之中加长了剑的长度。

    剑上释放着亮白色的气劲光芒,这一剑却是力劈而下,这本是一招刀招,力劈华山,但是被丰小依的霸剑施展出来也是不比用刀的效果差。

    泰山压顶一般的剑势斩下,尤其是现在的情况,即使是红衣勉强的可以躲闪,但是尚不是意境修为的绿衫必然会被人丰小依一剑斩为两段。

    不能躲,只能硬撼这一击,但是丰小依会施展穿透攻击,凭借着拳脚可以抵挡住剑势,但是剑势之后的一剑必然会将两人斩与剑下就像是刚才的那匹马一模一样。

    这就是丰小依的力量吗?这就是掌门师姐说的不要招惹的人物的力量吗?那么冰宫五魔女的实力在江湖中到底是什么地位?

    这一刻红衣居然对自己的武学有了怀疑,但是眼下剑已经劈下,怀疑也已经是多余。

    “轰、轰、轰···”又是一阵的拳脚相交,剑势轰然而破,同时红衣“哇”的一口血吐出,已经被震成内伤,即使丰小依的剑没有斩下,她也是再无还手之力。

    剑势一散,剑光一闪,释放着寒芒的剑刃果不其然的斩下,这一剑落下两人就要做了那剑下的亡魂。

    “铛”的一声响,却有一物飞来,正砸到了丰小依的剑上,将剑砸偏,这一剑紧贴着红衣的脸庞划过,剑上的寒气使得红衣的皮肤隐隐生疼。

    丰小依收剑,低头一瞧却是一块石块,心中大惊一块石块就将自己的剑砸开,这人的内功定是不凡。

    丰小依抬头间却是一袭红影站在不远之处,似乎离得还远,但是眨眼间就到了眼前,站在了红衣身前。

    “呵呵,你的剑很厉害,越来越让我欣赏了。”血仙蝶面带着微笑看着丰小依。

    “你却是很让人讨厌!”语落剑动,丰小依的剑势如山如岳,如潮似海向着血仙蝶卷了过来。

    血仙蝶身上血红色劲气狂吐,瞬间就成了一个熔岩地狱,一掌轰出,日月之状显现,正是一记啸日落月掌。

    “千重影杀!”丰小依大喝一声,顿时道道剑影似是流星划过天际,向着日月撞来。

    群星撞日月!

    “哼!”血仙蝶面带微笑,却是一声冷哼,日月之状骤然一合,却是一尊烈阳骤现,顿时轰破群星。

    紧接着一道血气亮起,就像是一道火光,向着丰小依的胸口印去。

    “接姐姐一招燃石光闪,教训你这个数典忘祖的东西,让你知道什么是三贞五烈,什么是嫁狗随狗、嫁鸡如鸡!”血仙蝶说着这一记燃石光闪就如跗骨之蛆印来。

    丰小依的千重影杀被血仙蝶一记烈阳神鉴悍然打断,一下子身形不稳,急退几步,身子尚未站稳就被一记燃石光闪轰的身子倒飞出去。

    血仙蝶面带微笑,本想着这一击定然会将丰小依打成重伤,却不料丰小依居然身子一转竟是稳稳落地。

    “好一记烈阳神鉴,今日算我栽了,改日定然讨回这一记。”

    丰小依说着一挥手,竟是将萧懿航抓在手中,向着血仙蝶抛去,随后五人趁机而去。

    血仙蝶也没有追赶,因为追赶也是无法,丰小依早就谋好了退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