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丰小依知道血仙蝶的厉害,再加上萧云告诉过她,不要与血仙蝶一战,当血仙蝶在啸日落月掌合并为烈阳神鉴的时候就知道抵挡不住,所以趁着这一击的推力却是飘身远去,再加上那一击燃石闪光,人飘飞出去的更远了。

    那一记燃石闪光并没有打实,反而是成为了她后退的动力,当然也是丰小依逃走之后血仙蝶才注意到这点。

    血仙蝶怀中紧抱着萧懿航,看着丰小依四人带着昏迷不醒的梦倪裳远去,微笑嫣然,“好弟弟,是你吩咐她做的吗,你难道看出了什么不成?”

    “掌门师姐···”红衣颤颤巍巍的在绿衫的扶持下站起。

    “知道什么是武林高手了吗?狂妄自大是需要本钱的,呵呵···,回冰宫吧,你们五人要多修习我留下的五行聚阴灭煞阵法,只有凭借着阵法才能够抗衡真正的武林高手。”

    血仙蝶看了看昏迷不醒的萧懿航,不由得叹了口气,当下一拍他的胸口大穴,打通了周身血脉,最后将他缓缓的平躺在地上,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片刻之后,几道人影飘近,正是莫天涯等人到了,几人见躺在地上的萧懿航先是一惊,在发现他只是被人点了昏睡穴之后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

    丰寰城梅剑山庄。

    梦倪裳头痛欲裂,虽然是躺着但也是感觉天旋地转,就像是被人狠狠的敲了一棒子一般。

    她强忍着头痛勉强的坐起身子,心中仍在回忆着那天的事情,自己和萧懿航本来做在马车之上,莫名的遭到了袭击,然后被人打晕,再然后···怎么到了这里,这里是哪里?航哥哥呢?

    梦倪裳打量了一下四周,却是一惊,因为眼前的一切真是太熟了,这里居然是她的闺房。

    “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回到这里了?”梦倪裳正想着,却听门外脚步声响。

    来人乃是一直就服侍她的侍女,那侍女端着茶谁、点心等物,一见梦倪裳正愣愣的看着她,不由一喜,“夫人,你醒了!”

    “小环,我怎么回来的?”梦倪裳急忙问道。

    “是庄主将夫人带回来的,具体怎么回事小环也是不知,庄主只吩咐我让我在旁伺候着,等夫人醒了就给夫人备下茶水、点心,夫人您也是饿了吧?”

    小环说着已经将茶水、点心摆放到桌案之上,顿时点心的香味飘逸出来,梦倪裳不由得肚子中一阵咕噜噜的叫。

    梦倪裳真的是饿了,当下拿了一块点心吃了两口,轻抿一口茶,这才问道:“庄主去哪里了?”

    小环道:“庄主去了剑意巷了,庄主还吩咐小环,让小环转告夫人,夫人醒后不要去寻庄主,而且还说让夫人留在山庄,哪里也不能去?”

    “大胆!乃是夫人还是我是夫人?”梦倪裳担心萧懿航安危,自然是想要去打听一下,却被小环转告的一句“哪里也不去”直接的将想法破灭,这让她心中甚是不快。

    梦倪裳吃饱喝足,打发走了小环,无聊的坐到了梳妆镜前,看着镜子的自己心中却是想着萧懿航。

    片刻之后她又感到心中十分的酸涩,自己乃是萧云的夫人,他对自己更是真心真意,自己这样做合适吗?

    自己到底喜欢的是谁?

    想起云梦居山谷之中与萧云的初遇,又想到山谷之内数年的共同生活,自己早已对他情根深种,最后岳蓝城一见更是魂牵梦绕,最终两人走到一处,自己不爱他吗?

    不,自己是爱他的,那么萧懿航呢?

    梦倪裳糊涂了,自己对萧懿航算什么?

    想了想去梦倪裳给自己寻了一个理由,只是自己太无聊,才想找一个玩伴而已,对,仅仅是一个玩伴而已。

    “也不知道航哥到底怎么样了?”不知不觉中梦倪裳又担心起萧懿航来。

    “我这是怎么了?”梦倪裳晃了晃头,心中又是自责起来,毕竟自己是萧云的妻子,如今和萧懿航这样不清不楚的,实在是不应该。

    此时梦倪裳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着萧云和萧懿航的影子,最终又想起现在自己的身份、受人尊重的地位等等都是萧云给的,自己又怎么能够辜负他?

    最终梦倪裳做出了决定,她是萧云的妻子,不会和任何另外的人发生关系,她必须要将萧懿航忘掉,将他从自己的生活中抹除。

    终于想通了的梦倪裳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也放下了心事,再也不担心萧懿航,而将萧云留下来的意境修习秘法拿了起来。

    一袭白纱微微舞动,白菲提剑站在意境巷口,看着萧云在那意境巷中似是疯魔一般的舞剑,片刻之后却是跟人对招一般,再然后却是端坐下来,片刻之后起身向前迈出一步····

    一步一步,每走一步,就是一停,每走一步就是一顿,每走一步都是一道险关,每走一步就是步入一层危机····

    血仙蝶留下的剑意蕴含着她的意志,剑痕留在墙上,犹如血仙蝶就在巷中舞剑,而萧云想要从中通过,就要对抗着血仙蝶的攻击。

    这是意识的对抗,这是精神力的冲击,这就是意境的引导!

    “噗”萧云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他知道今天已经到了极限,不能再坚持下去,与此同时胸中憋着一口煞气却是难以发泄。

    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在胸中蔓延,同时识海中似乎还有一个声音在咆哮,更是让他心中煞气似是气球般膨胀。

    “发泄你胸中的煞气吧,去杀,杀个痛快,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

    “杀、杀、杀···”萧云眼中血红,似是失去了意识,看着不远处的白菲,手中剑微微颤抖。

    “羁绊,你的羁绊是什么,想想你的羁绊,唤醒你迷茫的灵魂,醒来吧!”白菲夹杂着内力的一声大喝,顿时萧云身体一震,眼中的血红之色渐渐的退去。

    看着萧云恢复了意识,白菲这才敢于靠近,毕竟失去了意识的萧云是非常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