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萧云恢复了意识,白菲这才敢于靠近,毕竟失去了意识的萧云是非常可怕的。

    “菲儿姐姐,谢谢你!”恢复了意识的萧云向白菲苦笑了一声道。

    “谢什么?”白菲浅笑嫣然。

    “你猜,我心中的羁绊是谁?”萧云看着白菲的眼睛郑重的说道。

    “梦倪裳啊,这还用猜?”白菲言语酸酸的,但依旧是不解的说道。

    萧云摇了摇头,“以前是,现在却不是了,她若真心待我,我还会真心待她,绝对不会辜负与她,但是她若变心,我也任由她去,毕竟那是她的选择,现在我心中的羁绊却是我的姐姐。”

    “姐姐?”

    “一个不存在的姐姐,我的亲姐姐萧懿岚!”

    “那你不是不承认你是萧百荣的儿子了吗,你怎么还有一个亲姐姐?”白菲不解的道。

    “我义父说过,我出生在南疆一个百花盛开的山谷之中,没说父母是谁,但是小依姐说过这是父亲和他的父亲为两个孩子定下的娃娃亲,这点不会错,所以我确定我就是那个孩子。”

    “可是萧懿岚已经不在了,那你的羁绊···”

    白菲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她知道这本就是一个不存在的羁绊,一个本不存在的人产生的羁绊之力到底能不能将他一次次的从恶魔的怀抱之中拖出,她不知道。

    同时从萧云的话中,白菲也感到了一丝的难受,因为在他的心中有了梦倪裳,始终也不会有自己的机会,更何况还有一个丰小依,甚至是婉媚幽兰叶可卿。

    “陪我走走。”萧云淡淡的说道,“用不了十日,这意境巷必被我破!”

    “不去寻梦倪裳?”白菲提议道。

    白菲清楚这种意境带来的后果,血仙蝶经历过,她依旧是历历在目,那是如魔鬼附体一般的存在,那是血腥的场面就如地狱修罗场,这事后血仙蝶也说过胸中的煞气若不释放出去,定成祸患。

    杀人是一种释放煞气的办法,当然暴饮暴食也是,但不惧太大效用,最能释放煞气的还有一个办法:女人!

    以往的萧云也是通过梦倪裳释放体内的煞气,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在如此,因为他的心中其实已经对梦倪裳有了芥蒂,他也是在给梦倪裳机会。

    只有梦倪裳主动,那说明她的心中还有自己,她爱着的依旧是自己,但是一旦她心中另外有了人,那么自然是不会主动,相反,还避之而不及,毕竟这是相爱的人之间才做的事情,既然已经不再爱,那事也就不再有任何的意义。

    萧云的胸中煞气难平,提剑出了梅剑山庄,骑上一匹快马,直奔岳蓝城而去。

    岳蓝城是混乱之地,但是却是天道山的门户,就像是丰寰城是自由联盟总坛丰荫城的门户一样,而去萧云还知道替天行道门派的总坛就在岳蓝城,其中更有许多的意境高手。

    “血姐姐啊血姐姐,是你给了我一切,你要利用我,我也不可能乖乖入你彀中,今日就用你磨砺出来的剑,来斩断你的手脚,倒也看看在我和萧懿航之间你将如何选择?”

    萧云的剑急不可耐的想要饮血,他的剑微微颤抖,越到岳蓝城这种欲要屠杀的感觉越是强烈。

    胸中的煞气就如气球般的在继续膨胀着,这也是他没有刻意的压抑,否则断然不止如此。

    孙焰红的铁匠铺早已改头换面,经过萧云和白菲的一闹,俨然已经抛却了伪装,替天行道的大匾牌已经高高的挂在了大门之上。

    大门处站着八位守门的替天行道成员,各个双眼明亮如灯、太阳穴凸鼓如包,一看就是内家功修炼到了一定的火候。

    萧云双眼已经血红,迈步上前,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

    “干什么的?”其中一人上步,身手就要拦住萧云。

    血肉之躯是挡不住锋利的宝剑的,云梦柳早已经饥渴难耐,渴望饮血,剑光一闪,又归鞘,只是那人已经不动,手依旧说保持着伸出来的姿势。

    顿时其余七人都是一愣,就在这个功夫,剑又出鞘,八道血色气劲骤然射出,射穿了七个人的咽喉。

    眨眼间八人殒命。

    萧云剑归鞘,提剑而入,而此时那射出去的第八道血色气劲却是击穿了那高挂在大门之上的扁牌,在人走后,那扁牌从空而落,“啪嚓”一声摔成粉碎,竟是早被气劲震得寸寸尽断。

    萧云头也不回,眼中已经全是血红,全身也是被血红色气劲罩住,整个人就如从血色地狱归来一般。

    替天行道的门派虽然已经建立,但是并未在江湖上扬名,尚未大量的招收成员,但是其中成员也是不少,毕竟萧懿航已经经营了数年甚至是十余年,底蕴还是相当深厚的。

    大门处斩杀的八人尸体尚且站立,还没有倒下,倒是没有引起太大的动静,但是那牌匾的摔裂引起的动静可是不小,顿时引起了数人的注意。

    其中两人离门最近,听到异响停下脚步,想要看看发生了何事,却不料正见萧云条件而入。

    “什么人?”

    声音一出戛然而止,同时还有一道飞舞的血线,恰似飘飞的雨。

    “杀人了···”终于另外一人大喊了出来,但是紧接着胸前露出一个血洞,竟是被一道血色气劲穿透了胸膛。

    “杀、杀、杀···冒名顶替自己的身份该杀···,利用父亲的名声谋取私利该杀···勾引自己的女人该杀···杀、杀、杀···”

    一股煞气冲击着萧云的头脑,此时意识似乎已经失去,胸中只有一念的杀。

    见人就杀,近的用剑,远的就是血色气劲的攻击,这些人都不是高手,完全抵挡不住萧云的一击。

    此时没有了思想意识的人是最可怕的,这就是杀人机器,当初的血仙蝶所谓的“一怒而屠百里”就是在没有意识之下的屠杀。

    血煞神功在无意识之下充分的发挥出了本该有的威力,同时澎湃的血色气劲给人一种心灵的震慑,具有镇魂的作用,似是将生人的魂魄硬生生的抽出,浸泡到了血水之中融化,这就是血煞神功。

    血煞翻涌间,死尸横飞,血煞神功之下无可当者。

    仅仅是半碗茶的功夫,已经斩杀了近百人,终于惊动了这里面的意境高手。

    所谓的意境高手不过是伪意境,面对着萧云本就差上一层,同时血煞神功罩体,此时的萧云展现出来的意境却是血煞意境,血煞意境之下活物尽化血水。

    面对着血煞意境的攻击,这些伪意境高手简直和纸糊的一般,顿时被血色气劲吞没。

    什么是魔,什么是鬼,这就是魔鬼,一个嗜杀成性的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