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血煞替天行道总坛。

    “唰唰唰”影带风声,却是来了四个真意境高手,四人白发皓首,一见如此光景顿时大吃一惊,其中一人还大喊出声“血气回春功?怎的如此威力?”

    这不是血气回春功,这是血煞魔功,只是这四人不懂。

    四个白发皓首老者,掌掌相连,最后两边之人各发一掌,双掌合一,一掌轰出,竟是合四人之力一掌轰退了萧云的攻击。

    与此同时,四个老者一分,瞬间占据四方位置将萧云围住,双掌纷纷推出,竟是地挡在了萧云身上。

    萧云怒吼一声,浑然不惧,任凭着四老者无比浑厚的内力攻入体内,只是这内力确如万流归海,激不起一丝的波澜,同时四人感到一热一寒的内力交叉着袭来。

    “是万流归海内功,是当初萧盟主的万流归海内功···”

    四个真意境的高手顿时脸上露出了惊惧之色,与施展万流归海的人比斗内力那除了找死之外必无所求。

    四人也是经常的在一起交流武功心得,彼此都是了结各自的心思,仅仅是一个眼神就明白了互相的意思。

    四人同时推出一掌,硬扛着内功反噬带来的影响将内力收回,同时借着推出去的一掌产生的推力迅速的跳开,脱离出了血煞神功的血气笼罩的范围。

    “噗、噗、噗、噗”四人虽然得以逃脱,但是内力的反噬之力也让四人身受内伤,本来精神矍铄的四位老者,瞬间就变成了风中残烛,完全的失去了生气。

    萧云眼中已经没有了那四个老人,因为更近的活物已经接近了他。

    “杀、杀、杀···无人不可杀,无人不能杀···杀,杀、杀,杀尽天下可杀之人···”

    萧云的剑舞动,劲气乱射,将挡在眼前的人一一斩杀。

    萧云顺着走廊一路向上,迎面数十人已经奔了过来,各持刀剑,杀声大起。

    他的眼中已经血红,完全的没有了人该有的神色,有的是野兽般的嗜血渴望。

    “杀!”

    萧云的手断极为简单,只是毫无花俏的一剑斩出:一剑裂天、一剑破地,一剑可断山岳。

    剑过,血光崩现,伴随着的还有鬼哭狼嚎的声音。

    本来萧云的剑绝对不是这样的狂霸,他的剑是快剑,恰到好处的,能使用一分的气力绝对不多使用哪怕是一丝一毫,但是现在的萧云已经完全的没有了自己的意识,用的只是最为直接和狂暴的手断。

    没有过多的算计和打算,更是没有任何的感情,他的眼血红,眼中的世界更是血红,他胸中宣泄的澎湃的煞气,只顾一味的杀!

    不远处一袭红衣的血仙蝶背后背着朱红色锦盒站在屋顶之上,看着不断杀戮的萧云,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杀吧,杀吧,我看你杀到何时才能够清醒过来!”

    “杀···”天地血牢骤然间释放出来,顿时刺穿了数人的身体,鲜血喷洒,染红了一片天地。

    鲜血如火般的炙热却是浇不灭那人心中的冷,血腥之气让人作呕却是引不起那人一丝不适,他有的仅仅是将手中的剑挥出去,将气劲毫无保留的攻击出去···

    天地已经血红,上不见天,抬头看见的只是血红的云,滴下的滚烫的血,看不见脚,脚已被血水浸没。

    不远处一个人影缓缓而来,那人全身雪白衣衫猎猎做舞,像是广寒仙子临凡尘。

    血在流,血在滴,但是不染那女子一丝。

    “琉璃姐···”

    他喃喃着,她还记得这个人。

    “你为什么抛弃我?为什么,难道忘记了云梦居的感情不成,我哪点比不上段惊羽?”他嘶吼着。

    梦琉璃脸上依旧冰冷,冷若广寒仙子,没有说话,在面对着灼灼逼人的追问中,什么也没说,提着剑转身离去。

    “你别走,站住!”

    他想上前抓住眼前的冰仙子的手,但是他却是抓不住,只能看着白衣若雪的仙子消失在血红的世界之中。

    “走了?你就这样抛弃我了,琉璃姐?我好恨,杀,杀,杀···唯有杀才能缓解我的恨意。”

    萧云的脚步不停,下手也是更加的狠辣。

    “轰!”

    墙并不厚重,被血色气劲一下子冲溃露出一个门一般的洞,萧云迈步从那洞中跨出,迎面正有数人逃窜。

    萧云脚下一阵涟漪,人骤然消失不见,下一时刻犹如附体一般的出现在了众人身后,剑光闪动,之后就是盛开的血莲花。

    “倪裳,是你?你对得起我吗?你为什么这样?你···”

    血雨、血水之中梦倪裳转身转的坚决,离去的步伐是那么的潇洒。

    “杀···”

    “小影,小影,你是小影?”

    他握住那又黑又丑的女孩的手,激动的浑身颤抖。

    “是呢,是呢,是呢,想我没有啊,看看人家的可爱好不好看,可爱不可爱,你是不是很想摸一摸啊,来把,来吧,摸摸看,可爱不可爱?”花清影抖动着腰肢,晃动着刚刚发育的小可爱。

    “我可以吗?”

    “可以啊,怎么不可以,我让你摸的,你摸摸啊···”

    血雨落在花清影的身上,将她的衣服染成一片血红,他的手刚刚伸出,她那又黑又丑的脸上流下一道血流,紧接着血流从她的肩头、后背、胸前流过,整个人化作了一摊血水,溶于大地。

    “她死了,她死了,她早就死了···我要给她报仇···杀···”

    血红色的气劲之中突然间百花盛开,顿时百花围住了十数人,百花幻灭同时还有十余人的性命也随着消逝。

    血红色的世界中沐着血雨踏着血水缓缓而来的是丰小依,她一身桃红衣衫,一缕刘海遮住半张脸,嘴角微翘,委婉而动人···

    “随我走吧,我带你离开这血的世界,我们一起快快乐乐的过着神仙眷侣的日子,我是你的妻子,一直都是!”

    “你走,你走,我不能给予你什么,你不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是梦倪裳,你走···”

    丰小依转身而去,被血幕遮挡再也瞧不见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