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红霞闯入血仙碟留下的剑意墙。

    她的脸上露出了潮红,呼吸也是急促起来,浑身颤抖不停,面露极度痛苦之色,看起来她抵挡的很辛苦。

    进去容易出去难,哪怕仅仅是后退一步就可以脱出血仙蝶留下来的剑意,但是紧紧是这半步,她都做不到。

    她想闭上眼,如此就看不到那“活了”的剑痕,但是这也办不到。

    剑意滚滚而来,在识海之中两人的大战战势正酣。

    “毁天、灭地、天地一叹!”姬红霞识海大战酣然间施展出了最强剑势。

    剑低垂,剑气内敛,剑尖指地,地面之上激起一道黄沙飞溅。

    黄沙飞动,剑影流转,低垂的剑豁然抬起,一式怒血卷龙硬撼姬红霞最强剑势。

    剑折了、剑飞了、人···死了!

    折了的剑倒飞而回硬生生的插透了姬红霞身体,带起两篷鲜血,同时飞出去的剑深深的插入地面,颤颤巍巍的低鸣。

    没有人去拔地上的剑,因为这本就没有人,更是没有剑,那只是一道剑意。

    人已倒地,没有一点生息。

    云梦生和诛天邪大吃一惊,只是见到姬红霞踏出一步,就此站立不动,仅仅是十数个呼吸人就软倒,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飞身上前,扶起姬红霞,唤了几声“师妹”,姬红霞却是毫无反应。

    “什么鬼东西,我去看看!”诛天邪心中不信邪,就要上前。

    云梦生一把拉住诛天邪,“此地不宜久留,快走!”

    诛天邪心中犹豫,他真想一探究竟,但是突见姬红霞无端软到也是唯恐自己受难,毕竟三人的武功本就是不分上下。

    正在犹豫不决之时却闻一个清脆好听的声音响起,同时桃红飘飞,丰小依提剑阻住去路。

    “梅剑山庄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

    丰小依话语一落,墙上顿时火把亮起,在火把的照耀之下映照着闪烁着寒光的森寒箭头,数十丈硬弓已经架在墙头之上,弓如满月,其上释放着各色气劲光芒。

    这样的弓箭一定可以穿透护身罡气,云梦生和诛天邪完全可以判断的出来。

    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更何况释放弓箭的都是高手,而且更有一个昏迷不醒的姬红霞,处境更是艰难。

    于浩光举步而出站在丰小依身侧,目光阴冷,“别想着逃走,你们是两人,我们这边也是两人!”

    云梦生大量四周,现在三面被围,只有一面却是那空荡荡的意境巷,要么创出重围,要么就闯意境巷。

    “我开路,你带着三妹走!”云梦生传音入密诛天邪道。

    “师兄,我来开路,你带三妹走!”尚未等云梦生又何动作,诛天邪已经有了动作,剑起波澜,一道剑光向着丰小依倾泻下来。

    丰小依向后一撤,与此同时于浩光也在身形飞退,同时一声大喝。“放箭!”

    顿时箭如飞蝗,带定风声,在夜空之中分外响亮。

    “万里云开!”诛天邪一声大喝,手中重剑纵横捭阖,拨打雕翎,同时劲气骤然释放清开大片的面积。

    云梦生扶着姬红霞一步跟上,一手揽着师妹,一手挥剑打去飞蝗,同时寻找逃生之路。

    弓弦响声不绝,箭破空声不断,箭力又是奇大,尽管诛天邪武艺不凡,但也是难挡诸神之箭。

    辛苦学艺二十几载,几乎夜夜不辍,自以为习得一身卓绝的武艺,已是天下无敌,竟是没想到刚刚踏入武林就身逢劫难。

    一箭飞来透过诛天邪的防御,洞穿了臂膀,让他的身子一震,身形也是后退三步这才止住。

    “师弟!”云梦生大急,正要上前,飞蝗又至。

    诛天邪眼中血红,知道今日贸然了,虽然是意境高手但也无用,从三人一踏入这意境巷的时候起就赶到一股无形的的压力逼来,似是压迫灵魂。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环境压抑,如今却是知道自己三人早已落入他人的掌控,是一股强大的意念之力影响着三人,使得三人的武功发挥不到七成。

    诛天邪一声大喝,强运体内真元,顿时意境之力冲破了意念之力的压迫,战力陡增,手中一剑挥出,一道无匹的剑气切向墙头。

    “断!”丰小依一声娇喝,剑出手,无匹的剑势就如山一般的阻挡住了这一道剑气。

    丰小依纵身上前,子剑旋转而出斩向诛天邪。

    飞蝗骤停,但是墙上弓手依旧拉弓如满月,随时都有可能射出这一箭。

    这是气势的压迫,箭出可以拨打、可以躲闪,但是箭若不出那就必须加倍防备,不但分心,更是分神,精神力消耗巨大,如此干耗下去,很快就会落败。

    丰小依子剑旋转,呼啸往来,将受伤的诛天邪彻底的压制再下。

    于浩光拔剑挡住云梦生,剑出如电,再加上他的奇异步伐竟也是挡住了云梦生。

    于浩光得了丰小依所赠意境修习秘法,如今已有小成,但是面对着云梦生单论意境之力相差还是巨大。

    奈何云梦生处处掣肘,怀中师妹姬红霞昏迷不醒,又受莫名意境之力影响,战力发挥不足七成,更是还要防备着随时可来的冷箭,这让云梦生战力不过三四成,竟是被于浩光挡住。

    如此下去三人都要陷落如此,这真是时也、命也、运也!

    诛天邪将牙一咬,心一横,又是一声大喝,身上劲气勃发,真元逆流,却是倒运真元,强提功力突破原有极限,达到十二层的功力。

    “江河逆流、日坠月沉、雷霆横空、一剑破天!”诛天邪一声大喝,剑起似是撕裂天地,磕飞了丰小依的子剑,荡开了她手中的母剑,一转身就要冲破封锁未云梦生打通出路。

    强提真元,经脉逆流本是必死之招,真元逆冲,一时三刻全身经脉尽断,云梦生眼眦欲裂,撕心裂肺,但是此时心中只有一个信念:冲出去!

    天邪不能白死,自己与师妹的生命都是天邪用命换来的,自己这条命一定要珍惜。

    风更冷、夜更寒,热的只有师兄弟之间的情意!但是人将死,空留余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