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天邪欲要硬冲出重围,只是一道剑光闪过,尽数划过了诛天邪的脖子,正在前冲准备释放强力大招的诛天邪身子依旧前冲,并且手中的剑也也高高举起,但是一个头却是飞出去老远,鲜血喷散,在内力作用之下诡异异常。

    丰小依的子剑被磕飞,母剑也被荡开,这时候本应该无剑才对,但是剑却是骤然显现,这剑从何来?

    丰小依母剑回转,那被磕飞出去的剑在气劲的包裹下旋转飞回,与此同时另一把子剑却从另一面飞回,合与母剑之内。

    原来丰小依的七绝剑之内竟是藏有两把子剑!

    “师弟!”云梦生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吼,岂料剑光一闪,又添新红,于浩光一剑刺入她的肋下。

    “死来!”

    “住手!”一声大喝,一道青色人影却似从天而将,一柄巨刀横空而至,劈向于浩光。

    于浩光大吃一惊,脚下诡异步伐闪烁,终是躲开了这一刀,同时刀光一转竟是扫向墙头之上的弓手。

    这一刀虽然凶猛,但却失去凌厉,因为这一刀本就不在杀人而是在于破势。

    一刀将所有的弓手扫开,眼前的阻挡之势骤然破解。

    “元浪!你也来我山庄捣乱?”丰小依大怒,手中剑如海涛一般卷来,将云梦生、元浪尽数淹没其中。

    “破!”元浪一声大喝,刀势一沉,竟是破浪而出。

    同时一道粉红气劲细弱发丝,几不可见竟是刺向丰小依的眉心之间,竟是元浪趁机打出一记阴·阳·合·欢印,他不但想救人,更是想着趁机收服丰小依。

    丰小依毫无察觉,这一记阴·阳·合·欢印力直投眉心,射入识海之内,顿时在她的脑海中酝酿起一片粉色世界。

    元浪一见得手,担下哈哈一笑,就要来拉丰小依,却不料一道剑网迎面罩来,竟是丰小依的起手剑招剑罩人间。

    元浪也是一时得意,忘乎所以,岂料丰小依中了自己的阴·阳·合·欢印依旧可以出剑,这一剑将他的青袍割除数道口子,肋下一道血痕。

    元浪冷哼一声,一刀辟出,随后抽身而退,再也不敢恋战,他心中清楚丰小依内功不凡,这阴·阳·合·欢印一时还困不住她,但是既然中指最终也是难于逃脱自己的手掌。

    “拦住他!”丰小依紧张两步,却是身子突然止住,面色露出桃花之色,呼吸顿时紊乱,但是很快就被稳住。

    元浪觉察到了丰小依的异动,不由微微一笑,转身就走,此时还有谁能拦住自己?

    没人阻拦,确实是没人阻拦!

    丰小依长长吐出一口气,压制住体内突然莫名的躁动,举剑就要追,其实却是五彩光华一闪,柔姑娘现身挡住丰小依。

    丰小依还剑入鞘,冷哼一声,“我倒是忘了,你和元浪认识的!”。

    “我答应萧庄主相助与你,可是并你没有答应追人,更是没有答应放人走,这个认识不认识没有关系,我就是愿意。”柔姑娘轻柔如水,浅笑嫣然。

    那柔姑娘丰小依也是无计可施。

    “四处宣扬天道盟主元浪以及手下三位意境高手夜探梅剑山庄,两死两伤铩羽而归!”丰小依向于浩光命令道。

    山庄后殿之内,大门紧闭,白菲端坐在门外闭目休息。

    丰小依来的时候她睁开眼,缓缓起身,“小依姑娘可是有所收获?”

    “死了一个,一个闯意境巷后昏迷不醒!两个逃了,其中一个是元浪。都不出云的预料。”

    白菲点了点头,回头看了看紧闭着的大门,露出一脸的苦笑,“云参悟意境到了紧要关头,今日冲破心魔障碍,还需稳固一段时间,否则意境可能会出现破绽。”

    “江湖中怎能突然出了这么多的意境高手,我看得出来,动手的那两人都是真意境,而非伪意境,这是怎么回事?”丰小依问道。

    白菲叹了口气,将知道的事情讲述了一遭,其中也推断出了隐居不出的意境高手以及他们培养的后人纷纷入世,武林将乱。

    丰小依点了点头,只是突然间面色一红,转身道;“我有事,先走了,云醒了叫我一声。”

    丰小依回到自己的卧房,迅速的将门窗封死,伸手从怀中取出一本封面枯黄败旧的秘籍上书几个娟秀的字体:阴·阳逆乱天元道。

    丰小依呼吸急促,连忙翻了几页,翻到自己想要的那一页,看着那上面所画的女子身上经脉图,缓缓运转内力,却是突然发现本来一直阻挡着自己内气行进的穴位竟是被自己一冲而破,势如破竹一般,一下子竟是运行了一个大周天,就如一个引路人在引导着自己的内力冲破层层阻碍一般。

    “咦,这么奇怪?”丰小依行功完毕,却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仔细的回忆起事情发生的前前后后,随后目光不由得一寒。

    一晃就是十日,梅剑山庄有客来访,一身淡紫色衣裙的叶可卿婉婉而来,身旁却是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就这样独自一人悠然而至。

    “昆仑叶可卿拜谒梅剑山庄萧庄主!”

    一声声的传入,最后大管事胡古月向白菲传达道:“自称是昆仑派的叶可卿前来拜谒。”

    “叶可卿?她来了!”白菲缓缓站起,正要打一声“请”,却听大门“嘎吱”一响,却是萧云从中而出。

    “是叶姐姐到了,我正在发愁睡不着,却有人来送枕头来了。”萧云笑着道。

    白菲微笑着摇了摇头,让大管事胡古月唤了丰小依来,却是没唤丰小冉,因为他有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监视着柔姑娘。

    “菲儿姐姐···”萧云低声唤了一声,却是没有了后话。

    “我知道你们要说什么,既然是有意让我避开,我避开也就是了,不过掌门师姐手眼通天,想要算计她的人还没有出生。”白菲说完嘟着嘴提剑而去。

    萧云看着白菲萧瑟的背影,不由的心中不忍,但是事关血仙蝶,他不想白菲掺在其中左右难以做人。

    萧云亲自将叶可卿迎入会议大厅,看了一眼身后的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见两人对自己的眼神就知道那是明显的瞧不起,当下也不在意,与叶可卿并肩而行。

    对面丰小依也是迎接了出来,一见叶可卿冰冷冷的道:“梅花剑丰小依有失远迎,还请见谅。”

    叶可卿一见丰小依一副欲要吃了自己的模样,又看了看萧云,顿时明白了什么,当下道:“原来是小依姑娘,婉媚幽兰叶可卿拜见。”

    二女面面相对,一个面目阴冷,刘海半遮着脸,一个弯眉浅笑,眉黛弯弯,但是火药般的气息在两女对视之间骤然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