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最难消的就是美人恩,现在的萧云再也不是初到天道山的时候懵懂无知了,尤其是对男女情爱,他第一次在茶馆见到叶可卿的时候,叶可卿的眼神清澈如水,虽然看了自己几眼,微露惊讶但也并未引起她明眸善睐的眸子。

    但是当在昆仑山掌门密室的时候,萧云再看到叶可卿,她已经有了变化,她的眼睛看向自己的时候眼中桃花闪烁,面带娇红,尤其是当萧云把“叶掌门”的称呼换成“叶姐姐”的时候,叶可卿脸上、眼中的流露出的爱慕之情几乎无法掩饰。

    萧云懂,白菲有哪里看不出来,对萧云钟情已久的丰小依一见叶可卿眼带媚丝、面带桃花那里还不懂她的心思?

    都是三十岁上下的年纪,都是恨嫁的年龄,好不容易遇到萧云这样惊采绝艳的人物,任是谁也不会放过,虽然有着老牛吃嫩草的嫌疑。

    但是说起老牛谁不是呢?白菲的年龄最大,怕是大了萧云十岁都不止,就是丰小依怕也是大了萧云许多,而自己不过是和丰小依年纪相仿,比白菲还要小一些。

    江湖人都在传言,萧云虽然娶了一个年纪相仿的梦倪裳,但是他最爱的却是他的大姨子,这几乎成为了江湖上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后又听说她的身边没有“妹妹”,全是“姐姐”更让人相信萧云不爱萝莉看少·妇。

    这个事情并不难打听,自从梅剑山庄名燥江湖开始,萧云就已经成为了名人,虽然认识他的人并不多,更是有人故意抹黑,大肆渲染,没想到却是直指事实。

    叶可卿被压抑在海岛之上二十余年,唯一的同龄男子就是刀聂心狂,而且他还有了剑痴田竹盈,虽然刀狂聂心总是背着剑痴田竹盈与她言语暗带勾引,但这更是激起了叶可卿对刀狂聂心的反感,反感之后就是对感情的强烈压抑,从而转向对武功的沉浸上去。

    所以叶可卿在明极岛上武功进步神速,几乎让人难以置信,其背后的酸辛苦楚又有谁清楚?

    曾有一个传说,村里有个寡·妇远近闻名因为她是当地贞洁的典范和丈夫成亲没几年男人一命呜呼,也没留下孩子,之后她不改嫁,就这么一路守寡三十年,最后以其贞节成为了当地的名人,并上奏朝廷由朝廷赐建了牌坊。

    寡妇后来病重,她的小姨子去看她,病榻之前,说起来:“你这么多年守寡不易,还好为本地争光,也算留名后世。”

    寡妇苦笑,指了指放在床头的一个小罐子,示意小姨子拿过来。

    小姨子掂在手里,罐子虽不大,但是很沉,打开就着光一看,里面是黑乎乎的豆子,又干又瘪,看起来有年头了。

    寡妇颤颤巍巍的指着这个罐子说:“我这些年就是靠这罐豆子熬过来的。”

    看着小姨子困惑的表情,寡妇说:“我好多晚上差点都熬不过去了,这些时候,我就打开罐子,把豆子往地上一撒,然后就着灯光,把地上一个个豆子都全部捡起来,最后豆子全部捡完了,也累得不行了,就这么上床睡觉了。”

    这只是一个传说到底有没有这个寡·妇不清楚,但是叶可卿日间看着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恩爱,又要接受刀狂聂心的**、勾·引,她的日子定不好过。

    当然叶可卿不会去数豆子,她有的只有近似疯狂的修炼武学,所以她的武功高的让人出乎意料,高的让人心惊胆战。

    血仙蝶有着无数的奇遇,更是有课刻骨铭心的血海深仇,让她疯狂的习练武学才有着如此的武功造诣,竟是和叶可卿不相上下,从这方面也可以看出叶可卿对待自己是如何的残酷。

    对自己都这么狠的人,一旦有了感情寄托,这种爱是何等的轰轰烈烈?

    她对萧云的爱慕赤露露,毫无掩饰,也不想掩饰,她要争取一切的机会和可能,她到梅剑山庄以其说是为了结盟,还不如说是为了接近萧云。

    她的赤露露、锋芒毕露对萧云的爱意引起了丰小依的剧烈反弹,她可是葡萄架下的狐狸,早就是口水连连了,自己还没有吃到又来了一只狐狸,她怎么可能看着这串葡萄被其他的狐狸吃掉?

    “那个···”萧云站在两女身侧,想要解开这尴尬的气势。

    “那个什么?你看她的样子很明显是嫌弃我们怠慢了人家,有失远迎了,云,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毕竟你我夫妻,我怠慢了不也是丢你的脸?”

    丰小依的用意太明显了,叶可卿却是“噗嗤”一笑。

    “不怠慢的,你来的很快呢,我是故意不想让你知道,毕竟我也很想重温在昆仑掌门密室的那一幕,毕竟有外人在的话很不方便,更是讨厌。”叶可卿甚少言语一开口却也是毒舌的很。

    昆仑掌门密室的那一幕?那是哪一幕?

    当初有白菲在场,但是现在白菲却是不在,而眼前的当事人就只有这男女两人,虽然当初是正正经经的谈了一场“交易”,但是叶可卿说的话却是故意向着那方面引,不由得不让丰小依浮想联翩。

    初交锋,仅仅一句话丰小依就败下阵来,毕竟她和萧云的事情武林几乎尽知,他所说的“夫妻”那只是父母定下的婚约,并没什么,但是昆仑掌门密室是怎么回事?

    丰小依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萧云,眼中微红,似有泪光流动,怨气十足。

    萧云想要解释,但是怎么解释?

    “咦?小依姑娘内功精纯、深厚,无意之中都散发着纯阳气息,看起来是服用了明极了,只是药性尚未完全吸收罢了?”叶可卿微笑道。

    丰小依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云”叶可卿也学着丰小依唤萧云为云,“云,那天在掌门密室我送你的明极,怕是被小依姑娘服了吧?那可真是物尽其用呢,就像我,虽然也服用了明极,但是却不能向小依姑娘一般彻底的吸收药性,内功属性不同啊,真羡慕。”

    “云,明极是她送给你的?”丰小依现在早已忘记了当初见到明极时候的喜悦,却是恨不得将明极吐出来。

    萧云看到丰小依委屈极了,怎么说呢,是交换的啊,怎么说是送的呢?

    “不是送,是交换···”

    “云,你怎么不早说呢?你要是不想欠下人情,我早就将明极送你了?”叶可卿还没等萧云说完就打断他的话,硬生生的插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