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可卿语带双关,微笑着看着萧云又看了看丰小依。

    叶可卿这太极打的太完美,萧云是想不欠叶可卿的人情,以邓傲的解药为要挟强行交换明极,乃是真心为丰小依打算。

    但是叶可卿这么一说在丰小依听来却是全然变了味,她以为是萧云不想欠自己的人情,所以向叶可卿讨要了明极,送给自己,以断两人情意。

    丰小依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当下转身而去,泪水涟涟,点点滴滴,像是雨落芭蕉。

    “小依姑娘怎么了?”叶可卿微微笑着。

    “你,不应该!”

    萧云有些怒意,他早就感觉对不起丰小依了,话也说得清楚,但是她苦苦对自己不舍,也只能由得她,越是如此她心也是难安。

    “是她误会了呢?我可有说谎?我们谈谈正事吧,你不会真的会怠慢我这个昆仑掌门吧?”

    萧云苦笑,“没想到叶姐姐居然也是如此伶牙俐齿,初见面之时还以为叶姐姐乃是沉默寡言之人,没想到竟是堪比小烦姑娘了。”

    “小烦姑娘?这是谁?”叶可卿眉目流转微笑道。

    萧云摆了摆手,他不想提起小烦,因为一提起小烦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她的身影,同时那身影还会和一个又黑又瘦和她样貌完全不同的人渐渐重合。

    那是他心中永远的痛,抹不去也抚不平,他不想去想,但又总是止不住的去想,当然更是不愿被人勾起这份伤痛,所以他连忙摆手不提。

    萧云唤过胡古月,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胡古月点了点头,迅速的去了。

    叶可卿当然听到萧云的耳语之声,当然萧云也不想避讳与她,否则他不愿意,叶可卿也是不能听到。

    “小依姑娘好福气呢,还有一个弟弟,只是她肯听弟弟的话?”

    “我相信她,我们之间几历生死,彼此之间都很了解、信任!”

    叶可卿脸色一变,随即恢复正常,呵呵笑道:“历经生死啊,我们也有机会的。”

    萧云无奈之下头前带路,到了议事大厅之内,按宾主坐定,有侍女端来茶点,摆放好。

    萧云向叶可卿道:“叶姐姐,这五花糕乃是采集丰寰山上稀有的五种刚刚绽放的鲜花为主料制作而成。”

    “五花者:啼血杜鹃紫藤花、贴梗紫韵海棠、冲云凌霄花、十字寇璇兰花和玉树美人蕉,各取紧贴花蕊的几片,而且还必须在太阳升起一个时辰之内花开并采集的花瓣才有效,最后配合上等蜂蜜、猪油、栗子粉、莲藕粉等数十种珍惜植物、种子粉末做成糕,以秘法煎制而成。”

    “这五花糕入口香甜、松软,入口即化,且带花香之气,食之味美异常,叶姐姐快尝尝。”

    “真有这么好?哎,想我叶可卿明极岛上生活二十余载,却是不曾吃食这等奇物了,我吃的最多的是鱼,都已经吃到吐,只是闻到鱼的味道就感到恶心。”

    “那姐姐快尝尝这糕···”

    “吃什么糕,那只是下午茶罢了,还不快给叶掌门上一条红烧鱼!”丰小依此时又转会冷冷的道。

    叶可卿微笑不答,伸出葱一般的玉指捏住一块五花糕,淡紫色的衣袖挡住口,轻轻咬了一口。

    果真是美味,叶可卿不由得赞叹。

    “云,这五花糕为何要选在太阳升起一个时辰之内开花并采集的?这其中有什么奥秘?”

    “因为太阳初升之时花开的花香气最为浓郁而且鲜嫩,尤其是紧贴花蕊的那几片,而且花开之后花香就会逐渐散去,若是超过一个时辰就错过花香最美的时段,所以之能弃之不用?”

    “作法还真是考究,只是太费周章···”叶可卿浅浅又咬了一口,仔细的品味着其中的滋味。

    “费些周折算什么,最费的还是心,白搭了我的这份心了?”丰小依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五花糕被叶可卿吃了不由得心中气恼。

    “你做的?”叶可卿看着丰小依又看了看萧云,似乎猜到了什么。

    “谁叫你吃我的糕了,又不是给你做的?”丰小依嘟着嘴道。

    叶可卿心中一酸,她清楚萧云的意思,怎么大费周章的事情丰小依都会来做,可见她对萧云也是用情至深。

    她看了一眼萧云,传音入密道:“云,你这是拒绝我?用丰小依挡住桃花?但是梅花虽艳怎可挡幽兰?”

    萧云一怔却也是说不出话来。

    “你们传音入密说什么?背人没好话!”

    “小依姑娘也是人中龙凤,园中花魁,能让小依姑娘如此煞费苦心的博得一人心,这人定非池中物,当是百年不遇的英才,可卿也为女子,更是自认比不得小依姑娘,小依姑娘尚且如此,可卿心甘为这人折腰。”

    “你,不要脸···”

    “厄,我们谈正事,谈正事···”萧云道。

    萧云也是突然间明白过来为什么叶可卿独身前来,因为她现在的言行实在是与掌门人的身份不符,如若有同门在她一定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故意的摆出一副端庄圣洁的模样,其实再怎么圣洁她始终都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

    丰小依也是懂大局之人,他本来还说很大度的,但是梦倪裳明显有着出轨的动作萧云不管不问也就罢了,反而更加的对她好了,难免醋意翻滚。

    再加上白菲的切入,让丰小依更有一种危机感,现在又多了一个婉媚幽兰叶可卿,让她压抑着的心情骤然爆发。

    “十大神兵出世,云弟弟可是有兴趣?”

    “叶姐姐此来早已是胸有成竹,何必再问?我只是想知道叶姐姐对那件神兵有兴趣?”萧云问道。

    “我只见成竹了,只是不知道长在哪里?”丰小依嘟囔道。

    萧云和叶可卿顿时扶额,这话说得,“只见成竹”什么意思?

    叶可卿挺了挺胸,虽然比不得丰小依束胸来的吸引人,但是绝对称得上比例完美。

    “十大神兵武林中人都是梦寐以求,除非是使用一些奇形武器的除外,其中天鞘晨曦极光剑为我所欲。”

    萧云这边尴尬,一边说着正事一边还在比胸,萧云不看叶可卿抬头看着屋顶,似是正在思索道:“我欲夺取淑女翠罗寒剑与倪裳,夺取五华泰若山剑···”

    “我要!”丰小依骤然插口。

    “你要?”萧云很是惊讶。

    “对,我要!”丰小依异常坚决。

    “夺取五华泰若山剑给小依姐,其余神兵到无所求,但是多多益善,即使我不能用,下属亦可使用,总之是一份战力。”

    “那如何抢夺?可有周全计划?”叶可卿明眸闪动光彩看着萧云。

    “没有,以前倒是不需考虑,但是现在却不同了,因为你们都出山了,一定还有更多想不到的高手出现,就如十几天前骤然出现的三个意境高手。”

    “三个意境高手?什么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