丰小依一剑划开叶可卿的衣服,那是偷袭,趁其不备,而叶可卿这一剑却是两厢交锋,同样效果的一剑,高下立判。

    丰小依感觉受辱,也以衣襟打上死结,气愤难平。

    萧云一见双花乱斗,仅仅一剑就一分出胜负,也对叶可卿佩服至极。

    “要不要换个比斗方式?”萧云说着取五花糕一块,抛向空中,“夺糕者胜,糕破、落地败!”

    一块五花糕在空中翻腾上升却是牵动着三人的眼睛。

    五花糕松软异常,手微用力就会粉碎,而两人想要争夺,破糕者算是失败,这种难度不是增加的一点半点。

    丰小依率先出手,子剑旋转而出,紧贴五花糕擦过,没想到子剑之上似是有着一股吸力,将五花糕紧紧吸住。

    一道水波一震,竟是将那五花糕震落,同时水光一闪,一剑扑向丰小依。

    “好精细的控制力!”

    萧云不由心中叫绝,这种精准的控制力相信武林之中能做到的屈指可数,自己有没有把握都不是十分的清楚。

    水光如水无孔不入,丰小依吃过一次亏,再一剑却是早有防备,身形一退之间,两把子剑旋转而出,一剑旋转斩向叶可卿,一剑却是回转向那五花糕旋去。

    “叱!”叶可卿一声轻叱,那五花糕骤然一跳,同时玉掌一拍拍向飞向自己的那把子剑!

    丰小依嘴角微翘,一把子剑从五花糕下旋转而过,但是紧接着却是一转方向旋转而回,再次粘向正在下落的五花糕。

    而另一把子剑····

    丰小依的霸剑岂是儿戏,多重的剑力蕴藏其中,并且穿透攻击足以让叶可卿吃尽苦头,丰小依似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希望。

    玉掌拍来,掌现八卦之状,却是昆仑八卦印。

    印出接剑,一下子将子剑拍飞,穿透攻击竟是未能奏效,而多重剑力竟是被更加浑厚的多重掌力轰的飞出老远。

    萧云暗自叹息,这多重劲力就是从原昆仑掌门寒灵真人处所得,而身为昆仑掌门的叶可卿掌握熟练程度一定要远远强于丰小依,丰小依这一把子剑施展多重剑力无功也是理所当然。

    两人一交手各显神通,各施所能,那块五花糕起起落落,竟是不落地也不破损。

    丰小依如山剑势陡然一转,化作惊涛骇浪一般席卷而来,顿时逼的叶可卿身形一滞。

    叶可卿面露惊讶之色,这剑势居然与自己的剑势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却也是有着诸多不同。

    叶可卿虽惊,但却不乱,剑势一转化作涓涓细流,竟是全身揉进丰小依的剑势之中,与丰小依紧紧相帖。

    丰小依动,她亦动,丰小依止,她亦止,此时的叶可卿就像是丰小依的影子,随着她的剑势起落身形也是起起落落。

    这不是一场比武,却像是比舞,一团粉红一团淡紫,在翩翩起舞,两人身影同步而行,就像是联系多日的舞蹈一般。

    “呔!”丰小依一声喝,纯阳气劲骤然起伏,一下子将叶可卿推了开去,同时一伸手就像空中落下的五花糕接去。

    叶可卿劲气一吐,那五花糕又飞上半空,同时淡蓝光华大胜,强势无匹的巨浪席卷而来。

    “沧海怒卷!”叶可卿一声娇喝,再发大招,啥时间大殿之中犹如海潮翻涌,整个大殿犹如海洋世界。

    这一卷之下那五花糕定然粉身碎骨,两人只是比武斗气并非生死相搏,五花糕碎此战就已落败,叶可卿这么做难道有着其他手段?

    丰小依坚决不信,这怎么可能?

    她身形急退,骤然间大吃一惊,却是发现一团紧密的淡蓝气劲裹住了五花糕,自己这一退必败无疑。

    “剑刃风暴”丰小依这一击力夹万钧,剑刃卷起剧烈风暴,轰入怒卷的海涛之中。

    丰小依的这一剑毁天灭地,这一剑化作的风暴之中似是夹在了万千刀兵,一往无前,只是···却冲不毁怒卷的海涛。

    恰如其分正如一句名句说得好:一块糕,两人争,三功化转,四象齐动,撼如五岳震六合,扣似七星挪八阵,九剑未出,仍役十方。十分武,九重坠,八风尽纳,七巧连环,眼观六合通五界,剑行四海动三才,两造争端,一瞬胜负。

    剑气轰不破怒卷的狂涛,瞬间五花糕已被叶可卿托在手中,完完整整、四四方方。

    “你输了!”

    “我输了,但我不服···”

    “不服,你想如何?”

    “一刹那,我的剑势与你相似,隐隐相合,但是我的剑势多处破绽,而你的剑势密不透风,你教我,功成再斗。”

    “对不起,我不收徒弟!”

    “我不是你的徒弟,我们是姐妹!”

    “姐···妹···”叶可卿浑身一震,随即嘴角弯弯翘起,露出好看的一笑。

    一只手伸出,另一手握住,两只手紧紧扣合,一双手将这紧扣的双手按住。

    “我作证,梅花剑圣丰小依、婉媚幽兰叶可卿武林双花拜为姐妹,从此不离不弃,不攻不杀,誓死同一!”

    “我丰小依(叶可卿)愿意拜为姐妹,从此不离不弃、不攻不杀、誓死同一!”

    按住两人的手松开,但是紧扣的手依旧拉在一起,两人相对浅笑,同样的美、同样的艳,还有的就是同样的心。

    是谁的无所谓,喜欢不代表着占有,偷偷的看着他幸福就是自己最大的幸福。

    双花,双花,缔结金兰,携手并蒂···,一时间双花结拜的消息竟是不胫而走,震动武林。

    萧云为证,给叶可卿和丰小依摆上香案,两人正式插香结拜,一报年龄却是叶可卿大了丰小依数月,作为姐姐,丰小依作为妹妹。

    姐妹并肩而坐,萧云坐在主位,向叶可卿道:“叶姐姐,我们开诚布公的谈谈如何夺取十件神兵的事情。”

    叶可卿点头,“神兵只有十件,得之却是对自己有利,对别人却无好处,所以这次抢夺神兵昆仑之中只有我代表个人参与,却是不能将昆仑拉入战局,昆仑之中除我之外,刀狂聂心、剑痴田竹盈或许还会参与还请云和妹妹见谅。”

    “这点我也清楚,即使是天道盟、自由联盟的人也不会大举派人,不过武林新秀纷纷出山,有着太多未知的预料,需策划周全。”萧云面色凝重。

    “那云弟,可是又何打算?”

    萧云正要说话却是有人隔门来报:“庄主,自由联盟的梦琉璃和陆金岚结伴拜谒!”

    该来的总会来,只是这次却是不知自由联盟又有了何种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