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商议以听天由命抵挡元浪,而其余众人趁机逃走。

    萧云却知道绝对不会这么简单,想要抢夺十大神兵的又岂止是一个天道盟?

    “听说叶掌门曾经力敌我冰宫宫主,武功当是不弱,不知道叶掌门能否当下元浪?”陆金岚说着看向叶可卿。

    叶可卿微微一笑,“血仙蝶的武功高深莫测,我不能敌,相信也不是元浪的对手,更何况我手握利剑,对其余神兵并不感兴趣,我之所以参加只是要相助萧庄主夺取神兵罢了。”

    叶可卿的话很明确,只帮萧云,而不会为了自由联盟出手,当然梅剑山庄也属于联盟之内,若是萧云相求,叶可卿定然出手,所以所有人的眼光都落在了萧云身上。

    “元浪的武功我见识过,叶姐姐虽然武功不弱,但也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到时候一干人携带神兵而逃,除了我又有谁管叶姐姐的死活,这不就是说要让我二人缠住元浪?”

    众人都是无语,这样的用意真的是太明显了。

    萧云看了看众人,这才道:“如此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必须在功成之后,事先挑选一件神兵。”

    “这···”所有人又不说话了。

    十件神兵之中有四剑、三刀、一尺、一拳、一短匕,而其中大多数人用剑,用刀的只有段惊羽和陈天成,自然除了段惊羽和陈天成之外所有人将目光放在了剑上,若是得了震天尺或者一个拳套又有何用?

    “没问题,事成之后萧庄主当可先选一件神兵,毕竟这十件神兵都掌握在我们手中,其目的也就达到了,没什么区别。”陈天成郑重的道。

    “那不知萧庄主需要什么神兵?”

    “我选择淑女翠罗寒剑!”

    此话一说所有的人都长出了一口气,同时所有人都看向了梦琉璃。

    梦琉璃是有名的冰美人,见众人都看向她,当即道:“淑女翠罗寒剑虽然是古墓镇墓神兵,但是古墓之中多是清心寡欲,也无争抢之心,又非琉璃可用,所以我不反对萧庄主率先选择这把神兵。”

    梦琉璃出山之时曾受寒秋霜吩咐夺下淑女翠罗寒剑,但寒秋霜也知道此事并不容易,也告诉梦琉璃、黄晴晴和孙剑画不要勉强,也就是说寒秋霜其实并不在意淑女翠罗寒剑,更何况萧云这种选择也让她心动。

    萧云手中有云梦柳宝剑还有一把软剑,都适合他的武功,但是淑女翠罗寒剑似乎并不能发挥他武功的特点,他之所以选择这把剑是不是有着送人的打算?

    谁最适合使用淑女翠罗寒剑?在梦琉璃的心中的人选就只有梦倪裳了,这也让她心中甚感宽慰。

    梦琉璃的判断不无道理,萧云交往最深的女子当中,丰小依的七绝剑绝不是一把神兵可以替换的,白菲手中的剑属于偏重长剑与淑女翠罗寒剑属性相差很大,要说送他用很牵强,而这叶可卿手有利器,自然也不会想着占有,唯有梦倪裳了。

    梦琉璃想的没错,萧云就是想用淑女翠罗寒剑挽回梦倪裳的心,也是给她一个机会,一个台阶,让她有个选择。

    但是萧云的这种选择其他人却是不知为何,尽管如此众人也都是松了一口气,因为在四把宝剑之中淑女翠罗寒剑太轻是女子所用宝剑、五华泰若山剑太重一般人很难使用,唯有轩辕夏禹剑和天鞘晨曦极光剑为最佳选择。

    萧云首选居然不选这两把剑而选淑女翠罗寒剑,这让几个中意轩辕夏禹剑和天鞘晨曦极光剑的人感到压力轻了不少。

    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已经拍定,由萧云和叶可卿挡住元浪,那么攻入陵墓第三层之上就成为了最关键的了。

    “既然把大量的武林人士分流到遥远的冰宫,那么就可以多派出些人手参与夺宝,不知道该带多少人好?”龙玉阳道。

    陈天成想了想道:“按照第一层的守墓人数看,第二层、第三层的人数一定不会少,想要对付这些守墓人,至少需要三百人手。”

    “三百人手并不多,只是又如何让这三百人手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古墓?”陆金岚凤眼流转的道。

    “三百人不在少数,若是三百人齐动,定然会引发天道盟的注意,金岚担心的不无道理。”陈天成说着看向众人。

    杨人九道:“此事不难,只要派人佯攻天阴城和天阳城,作为天道城的门户,天阴城和天阳城对于天道城来讲有着重要的意义,万不可有失,无论是真是假,天道盟的人都一定不能坐视不理,如此倒是可以牵制住天道盟的人。”

    “同时,两大联盟相争,这三百人手的调动就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别说三百人,就是五百人也是毫无问题。”

    众人点头同意,然后又商议了片刻,决定下个月起身开启陵墓,夺取十大神兵。

    距离夺取十大神兵还有月余时间,众人都下去准备。

    萧云和叶可卿并肩而出,叶可卿道:“姐姐有事要与云弟相谈,不知云弟可有时间。”

    萧云点了点头,道:“我正要去云雾城办点事,姐姐陪我一行如何?”

    叶可卿微笑点头。

    天道山,天道盟总坛。

    一身青衫的元浪缓缓收功,双手从一个女子的身上挪开,同时面现悲色,“云兄弟,我已尽力,仍是救不醒令师妹,恐怕是识海受损,精神崩溃,为之奈何?”

    云梦生脸上的悲色更甚,怀抱着昏迷不醒的姬红霞,咬碎了银牙:“梅剑山庄,我定与他势不两立!”

    元浪叹了口气,安慰道:“云兄弟心中对梅剑山庄的仇恨我心中清楚,但是你也见识到了梅剑山庄的厉害,仅凭云兄弟一人恐怕难以报仇,若是你我联手还能与之一搏,不知云兄弟是否愿意与元浪联手?”

    云梦生拱手道:“云梦生出山乃是得恩师遗命,不敢有违,还请见谅,但是元兄的救命之恩,云某终身难忘,日后定当回报。”

    云梦生说完怀抱着昏迷不醒的姬红霞转身欲走。

    走与不走,命运就在这一刻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