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红霞在意识巷内被血仙碟留下的剑意所伤,深度昏迷,云梦生无奈之下来求元浪。

    “云兄,且慢行,我尚有一法可试,只是此法代价过于大,轻者数年功力,重者甚至全身武功尽废,但是看到云兄弟与姬姑娘如此感情,让元浪不得不出手相救!”

    云梦生一愣,回头看着元浪的一脸真诚和郑重,不由得心生感激之情,“数年功力,甚至全身武功尽废”这种代价真的很大。

    “云兄弟可是信不过元浪?”

    云梦生摇了摇头,道:“姬师妹和云梦生不值得元兄如此牺牲。”

    “我与云兄弟一见如故,此等小小牺牲亦是值得!”元浪道。

    元浪舌绽莲花,竟是说的云梦生心动,当下道:“那就多谢元兄了,若是元兄能够救治好姬师妹,云梦生愿意追随,生死不叛。”

    元浪点了点头,“还请云兄弟下去休息,将姬姑娘放在此处,待我施秘法救治姬姑娘。”

    云梦生略一犹豫,随后点了点头,将姬红霞平躺在云床之上,向着元浪拜了拜,这才转身而出。

    大门紧闭,隔绝了里外的视线和声音,就在此时人影一闪,一个身穿红衣,红色斗篷罩面的可人出现在了元浪的眼前,正是他的夫人千幻琉璃。

    千幻琉璃摘下头上的斗篷放在一旁,看了看姬红霞,这才道:“你打算怎么办?”

    元浪冷哼一声道:“不是还冰封着一个老妖精吗,那人既然功体已毁,这幅皮囊不正是最好的鼎炉?”

    “人死精神灭,我不相信人的肉身死了,仅凭着一股精神力人还会活着,更不能相信她能够借尸还魂!”千幻琉璃笃定的道。

    “你说的太笃定了,你知道吗?血煞魔尊活了多久了?历经数百年,虽然他总是以不同的样貌出现,其实骨子里就是只有他一人,也就是说他一直的都在借尸还魂,也只有掌握住这种秘法,就可以永世长存,你难道不渴望吗?”元浪的眼中露出了渴望之色。

    “长生不死吗?我不信会有这种奇迹,血煞魔尊的事情我听说过,但是那毕竟是传说,谁也不清楚是不是事实。”

    “信不信都由你,到时候就让你见识见识这种奇观,只是需要小心行事,万一出了掌控也就不妙了。”元浪说得极为郑重。

    千幻琉璃点了点头,看了看昏迷不醒的姬红霞冷笑道:“多么好的资源啊,其实她就是精神力被击溃伤了识海了,即使醒来也会成为白痴,不如使用迷魂大法,给她强行注入记忆,从此让她成为我们的狗,岂不是妙?”

    元浪哈哈一笑,“如此神妙,若是让她修习勾魂秘术,专门替我们采集别人的武功心得岂不是更好,这件事那就交给你来办。”

    “此事简单,待她醒来先以阴·阳·合·欢印控制她,然后传她勾魂秘术让她到武林中采集武功,为我们所用,莫要浪费了如此珍贵的资源,第一个就是云梦生吧,我看他们也是一个有情一个有意,正好检验一下她勾魂秘术的威力。”

    元浪哈哈大笑着将千幻琉璃拦在怀中,右手指尖粉红色的能量在聚集,“我不用勾魂秘术,只需这合·欢一印。”

    “慢着,我还要正事要谈。”

    “噢?”元浪手指间聚集的粉红色能量逐渐消散,同时千幻琉璃趁机从元浪的怀中挣脱开。

    “是关于十大神兵的。反联盟已经决定一个月后开始抢夺神兵,我们打算怎么办?”

    “自然是抢夺,我的目标是天鞘晨曦极光剑和虎魄刀,难道还有放着宝物不争的不成?”

    千幻琉璃摇了摇头,“我们天道盟和反联盟各有所长,我们有着顶尖的高手,他们却是人多势众,再加上有梅剑山庄入盟,相信他们的势力更大。”

    “若是让他们夺得十大神兵,那么对他们的顶尖实力也是一次强有力的的增强,会使势力平衡的天平向着反联盟倾斜,对我们大大的不利。”

    “所以我们也要抢夺几件神兵,如此一来却也等于大大的削弱了对方的实力了。”元浪道。

    千幻琉璃却是摇了摇头,“自由联盟不过是人多势众,如果趁机杀灭他们有生力量,即使他们得了神兵又有什么用,还不是等待着我们抢夺?”

    “同时反联盟还想将武林人士引往北方冰宫不泪天的势力范围,如此刚好将冰宫不泪天拉下水,让全武林人出手对付冰宫不泪天,如此大事可成。”

    元浪闻言,哈哈大笑道:“你已经有了计划?”

    千幻琉璃面上露出诱人之态,“当然,你该怎样回报我?”说话间,她那艳红色的衣衫已然滑落与地,露出大片大片雪白的肌肤。

    元浪哈哈大笑着将千幻琉璃抱起,同时粉红色的能量聚集在了右手的指尖,一指点在了她的眉心间。

    云雾城终年的云缠雾绕,即使是艳阳高照,到了这里却也是难以驱散这云雾。

    两匹马,两个人,并肩行,一人深紫的披风随风飘摆,一人淡紫色的衣裙猎猎做舞。

    萧云和叶可卿进入云雾城中,萧云还是坐到他以前坐过的的位置,曾经他和梦倪裳就在这里见过沙通天。

    有店伙计端来茶水、点心摆好,又识趣的远远走开。

    萧云将茶水斟满,这才道:“叶姐姐有事要和我谈?”

    叶可卿双指捏了一块点心,浅浅一尝,“海岛呆的久了,见到中原美食,却让我难以拒绝了。”

    萧云笑了笑,她知道叶可卿约他好、绝不是谈吃的。

    “云弟,你修成一身绝世武功,又掌握梅剑山庄诺大势力,其目的是什么?”叶可卿放下手中的糕点问道。

    “报仇!”

    “报了仇之后呢?”

    萧云却是无可回答,是啊,自己一心想要报仇,但是报仇之后呢?萧云不是没想过,当初就是想着和梦倪裳隐居山林,为此他还克扣了山庄许多的钱,但是现在他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归宿,但是报仇之后应该做什么呢?

    “云弟,你被仇恨遮住了眼睛了,你的眼中除了仇恨就没有其他。其实萧盟主当年有着自己的梦想和打算,但是这条路却没有走完,他就去了,真是天妒英才,难道你不想子承父业?”

    “子承父业,难道你知道我父亲的打算?”萧云顿时精神一震。

    “萧盟主之所以被武林人士推崇,就是因为他有着一颗远大抱负的心,他一心想的是让武林彻底的平静,安定,没有争斗,没有尔虞我诈,更是没有你死我活的杀戮。”

    萧云默然,这的确是远大的抱负,而且这条路一定也是艰难无比。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