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红霞醒来就对着云梦生施展出了勾魂秘术。(书屋 shu05.com)

    姬红霞声音转低,内中却含千般语调,百般变化,语调变幻莫名,似是钻人心田,震动灵魂,牵扯住人心中的柔软。

    两人四目相对,云梦生看着姬红霞的动情的双眼,似有电流窜遍全身,心头竟是有一种莫名的冲动,竟是一下将姬红霞拦腰抱起。

    “师妹,我会好好的爱你,疼你···”

    姬红霞没有动,任由男人抱着向他休息的房间而去,她只将头紧紧地贴在男人的胸口,嘴角之上浮现出了一弯耐人寻味的笑容。

    姬红霞醒了,只是现在的姬红霞还是原来的那个姬红霞吗?

    意境巷前,萧云闭目练气良久,终于睁开眼,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了看身边的白菲,微微一笑,示意她放心,然后一步跨入。

    经过上次岳蓝城的一场屠杀,他的心境更是有了巨大的突破,而精神力却也是有了显著的提高,萧云相信这次一定可以走完这条意境小巷。

    萧云一步跨入这意境小巷,墙壁纸上一道剑气迎面扑来。

    萧云沉着应对,每一次他进入这意境小巷她面对的剑气攻击都是不同,因为这本就是一种意境攻击,而不是招式攻击。

    尽管萧云已经无数次的尝试这种攻击,但是面对着血仙蝶留下来的意境攻击却也是不敢小觑。

    一步一步向前,萧云已经不似从前一般向着空气挥舞着手中的剑,意识的攻击尽是在识海之中,完全是精神力的碰撞。

    一步又一步,一步一停,一步身子一颤,但是步步稳健,步步为营,这一次他成功的从意境巷之中通过。

    萧云感觉精神力超前的强大,闭上眼似乎可以感觉到数十米外树上的小虫再爬,一只麻雀飞过将那小虫叼在口中····

    一片树叶飘荡,那是一片枯黄的叶子,正打着旋的从半空飘落····

    萧云豁然提起,一股劲气一吐,将那刚刚吞食了小虫的麻雀抓在手中,与此同时左手一张,竟是将那枯黄的叶子吸到了掌心之内。

    萧云睁眼,看了看手中的麻雀和树叶,哈哈大笑,同时麻雀腾飞而起,枯叶落地。

    “可喜可贺,呵呵···”

    听到这一声笑,萧云顿时身子一震,因为这笑声他很熟悉,这是属于血仙蝶的声音。

    萧云回头,果见血仙蝶站在小巷口处,白菲拜道:“拜见掌门师姐!”

    血仙蝶点了点头,让白菲起来,随后一个起越就到了萧云身边。

    “我的好弟弟啊,你真让姐姐刮目相看,不知道你对姐姐的意境了解多少?”血仙蝶浅笑嫣然。

    “姐姐的意境高深莫测,姐姐的目的更是莫测高深呢?”萧云微微眯了没眼睛看着血仙蝶。

    “怎么?对姐姐不满了?呵呵···”

    “没有,我怎么敢对姐姐不满,只是对姐姐的神秘很是好奇而已,弟弟真的是看不清楚姐姐的目的呢,一件件、一桩桩的,将江湖搞得乌烟瘴气,姐姐这都是为哪般?”萧云毫不隐瞒,直截了当的问道。

    “呵呵,每个人都有秘密,不是吗?对了,你的意境小成,姐姐在引导引导你。”

    “什么?这只是小成?”萧云吃惊非小。

    “你以为呢?”血仙蝶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跟我走吧!”血仙蝶说完身形一动似乎一道红影一闪而逝。

    萧云看了看白菲,见她在远处有些焦急之色,向她笑了笑,点了点头,随后紧跟着血仙蝶飘身而去。

    丰寰城依丰寰山而建,而梅剑山庄更是紧贴着丰寰山。

    血仙蝶纵身向着梅剑山庄之外而去,然后绕道上了丰寰山,她不想穿山庄而过,因为如此一来怕是要惊动山庄的人,至少其中有一个丰小依还有一个柔姑娘,都可能会发现自己,血仙蝶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只好饶了几步远路。

    萧云随着血仙蝶一同,却是到了一处悬崖之上站定。

    血仙蝶看了看深不见底的悬崖,面上带着笑容,向萧云伸手道:“好弟弟,你看看这下面。”

    “云雾升腾,深不见底!”萧云戒备着血仙蝶也没看那谷底,直接回答。

    这处悬崖他也来过,知道其中的情况,若是从这里跌下去的话那是死多活少,所以他不得不防备着血仙蝶。

    “弟弟是在防备着姐姐啊,姐姐真想杀你,还用如此煞费周章,姐姐之所以将你带到这里,就是让你重新体会一下姐姐的意境。”血仙蝶笑着道。

    “在这里体会什么?”

    萧云话语刚落却不料血仙蝶豁然间出手,她一指点出急如闪电却是大大的出乎了萧云的意料之外,即使他时刻的防备着血仙蝶也没想到居然会毫无征兆的出手。

    萧云内力运转,就想跳开,却不料身子异常沉重,脚下似乎被黏住一般,竟是跳之不开,此时他才知道血仙蝶的内力竟是如此深厚,不知不觉间竟是困住了自己。

    一指带着血色气劲向着萧云点来,萧云想挡奈何身子不能行动,手脚似是被缚,只得运起浑身罡气抵挡。

    血仙蝶的手指似乎没有阻碍,竟是穿透了萧云的护身罡气,一下子封住了他的穴道。

    萧云身上的护身罡气顿时如作烟云散,同时他的手脚束缚感却是感觉越发的沉重。

    “仔细体会哦!”血仙蝶轻笑一声,竟是一把抓住萧云纵身向着山崖下跳去。

    山风呼啸,萧云感觉如坠云雾之间,只听到耳边呼呼的风声,同时脸上、身上似是刀割一般。

    下坠的速度越来越快,仅仅是片刻萧云就仿佛失去自我,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同时刀割般的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知觉一般,他身上的气血骤然间上涌到头,竟是有一种眩晕感。

    落崖的感觉萧云有过,当初在天道山上他知道自己必死而为了助花清影脱困跳崖,此时的感觉和那次居然完全的相同,只是那次他的身体莫名的进入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之中,而这次却是不能,因为他的穴位被封,人也被血仙蝶抓在手中。

    突遭的变故,难以躲避的跳崖,是凶是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