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云被血仙蝶抓住跳下深不见底的悬崖。

    萧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忍受着身上刀割般的疼痛,耳边风声呼啸,双耳都是刺痛异常,而眩晕感更甚,用天旋地转来形容也是不能描述其中的感觉。

    骤然间,萧云感觉身子一滞,似是被一股大力拉扯了一下,同时双脚落地。

    血仙蝶松手,萧云软到在地。

    萧云感觉胸口憋闷难受,欲要呕吐却又是呕吐不出,头脑之中竟是天旋地转的,就连眼睛都是睁不开。

    好半晌,萧云这才清醒过来,感觉浑身无力,此时穴道早已解开,他依旧是躺在地上,只是忽闪着大眼睛看着血仙蝶。

    “呵呵,我的好弟弟,你可是感觉到了?”

    萧云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的摇了摇头。

    “有没有一种失去自我的感觉,你还记得你当时身在何处吗?”

    “我当时不是被你抓住手中吗?”萧云等着大眼睛看着浅笑嫣然的血仙蝶。

    “没有,我并没有抓着你,你到底身在何处?想得到吗?仔细的回想一下,再结合你的意境。”

    萧云沉入道了意境之中,仔细的回想着那时候的感觉,他只感觉到了天旋地转,还有耳边的风声,其他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那时候我在哪里?”

    “你在哪里?在云中?在风中?还是在我的手中?你感觉到你是什么?是云?是风还是就是你自己?”

    随着血仙蝶的声音,萧云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我在哪里,在云中?风中?还是在她的手中?那时候我感觉我是什么?是云?是风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他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心中回想着那种感觉,他呆呆的、愣愣的,竟是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全身都处在空灵之态。

    在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当中,血仙蝶飘然而去,他毫无知觉···

    一条青蛇,头呈三角之状,竟是鲜红,这竟是一条剧毒无比的赤头青蛇。赤头青蛇吐着长长的蛇信,缓缓的爬到萧云的脚上、身上,萧云竟也是毫无知觉···

    赤头青蛇缓缓远去,一只山雀落在萧云的头上,不断的拨弄着他的头发,还以为这是茅草,竟然开始做窝,而此时萧云毫无知觉···

    不吃也不喝,一动不动的,一呆就是三天三夜,任是风吹雨打他都是不曾移动分毫!

    “我在云中,我在风中,我就是云,我就是风,我就是我自己,我又不是我自己,周围无物不是我,我化身为周围的一切,我为自然,自然而然···”

    萧云自言自语完毕,却是一阵哈哈大笑,豁然起身,“这才是真意境,这才是自然之境,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扑泠泠”一声响,竟是一只小鸟从他的头顶飞起,萧云一愣,伸手一摸竟是一个鸟窝。

    萧云苦笑一声,正欲丢掉鸟窝,抬眼间却是一愣,因为在他的不远处站立着一个血红的身影,而那只小鸟却是落在了她的头顶之上。

    血仙蝶背上背着朱漆锦盒,衣带飘飘,款款而来,而那只小鸟居然也不逃开,却是不断的啾啾鸣叫不停。

    血仙蝶手掌伸开,那山雀落在她的手掌之中,歪着头看着萧云。

    “你知道这山雀为何从你头上飞开,而不在我手上逃走吗?”血仙蝶依旧是笑容如花。

    “姐姐知道?”萧云说着将鸟窝递了过去。

    血仙蝶接过鸟窝,轻轻的抚摸着山雀,然后将那鸟窝放在不远处的石头上,那山雀也随着跳了上去。

    “我都这么问了,当然知道,你是不是怀疑我的能力?”血仙蝶说着眼睛瞟了瞟萧云。

    “没有,没有,我怎么会怀疑姐姐的能力,还请姐姐教我!”萧云真的对血仙蝶佩服至极。

    “你刚刚领悟了完整的自然之境,只是你尚未掌握纯属,而且还不能做到处处自然,自然也就不能很好的和自然契合,也就惊动了这只山雀,而我却是不会惊动这只山雀。”

    “姐姐可是教我如何才能纯属掌握意境?”

    “好,你随我会山庄吧,不过你三天未吃未喝,我带来了些食物,你先吃饱喝足,我们再说其他。”

    血仙蝶说着竟是取出几盘熟食,还有一壶酒摆上。

    萧云一看就是一愣,若是身上带着这么多的食物定然是有着食篮,否则何处放置这么多的食物?

    但是萧云并未发现血仙蝶身上带有食篮,而她一盘盘的端出食物,还有一壶酒,这些食物哪里来的?

    萧云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就好像这东西就是藏在那神秘的世界之中一样,只是血仙蝶也有一个那样的世界不成?

    这怎么可能?

    血仙蝶看出萧云的疑惑,微笑道:“仙家妙术,非凡夫俗子可知也,吃吧,呵呵···”

    萧云疑惑不解,结果筷子吃了几口,却想越觉得不对劲,这和自己那神秘的世界存在的东西几乎一模一样。

    萧云满带疑惑的吃饱喝足,血仙蝶也没有收拾,抬头看着头顶飘荡着的云层,浅笑道:“弟弟可能攀越?”

    “倒是让姐姐小瞧了,我最擅长的不是剑法而是轻功,我有一位师傅是专门教授我轻功的,而且那时候我们掉了一个云床在半崖之上,就在那云床上睡觉。”

    “哦?那还真是小瞧你了。”血仙蝶说完身子一纵就开始攀登悬崖,远远看去就像是一只偏飞的蝴蝶正在翩翩起舞。

    萧云抖了抖身上披着的暗紫色斗篷,身子一纵也开始攀登悬崖,他想着一定要在轻功上震慑一下血仙蝶,顿时沉入意境,运转玄功,施展出绝世轻功。

    沉入意境之中萧云仿佛看不到自己,眼中看到的尽数悬崖上的石块凸起,在意境之力下,萧云觉得这些凸凹不平的石块就像是台阶一般,脚踏凸起的石块迅速攀高,感觉并不怎么费力。

    血仙蝶低头一看,呵呵一笑,身子骤然陡生,尽管萧云拼命的赶,最终两人之间的距离依旧是越来越大,最后竟是不见血仙蝶的影子。

    血仙蝶轻功卓绝,到底她与萧云相比到底孰强孰弱。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