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蛇阵围困住了小烦,虽然小烦无意间的拨开的第一条毒蛇,但是紧接着第二条、第三条··数条毒蛇爬了上来,小烦终于被惊醒,一见伸手爬着这么多的毒蛇,顿时大惊,尖叫连连。

    与此同时四肢齐开,两脚乱蹬,两手不断的撕抓着身上的毒蛇就向床下扔。

    床下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毒蛇,还在不断的往上爬,她已经被毒蛇包围了。

    “哎呀,哎呀,我的天啊,我的娘啊,我的亲娘大地啊,咬死我了,咬死我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门被推开,四人如风一般的闯入,四把闪烁着寒光的剑向着小烦刺来。

    小烦单臂一搅,竟是将四剑同时缴开,同时身上劲气一鼓,将身上的毒蛇全部震开。

    “你们是什么人,什么人啊,什么人,干嘛闯我的屋子,干嘛,干嘛···”小烦叉着腰瞪着眼向那四人叭叭叭的说着。

    四人你看我,我看你,眼中尽是不信,那穿红衣的女子问道:“你就是圣女?”

    小烦跳着脚不断的踢着周围的毒蛇,“让它们离我远点,离我远点,离我远点,我害怕,我害怕,我害怕···”

    四人更是不解,当下那白衣女子又将骨哨吹起,那些蛇竟是围成一圈将小烦围住,但也不在靠近小烦。

    “你们干嘛,干嘛··谁啊,谁呀,谁呀,哎呀,哎呀,咬到我了,咬到我了,我中毒了,我中毒了,哎呀哎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四人看着小烦上蹿下跳的像是猴子,哪里有着一丁点的圣女气质?

    “别耍宝了,只要说实话你就死不了,否则必然身中蛇毒七窍流血而死,苦不堪言。”黄衣女子怒喝道。

    小烦这才嘟着嘴,眼睛斜瞟着四人,同时以手捂住了嘴,不在说话。

    总算是安静了下来,那红衣女子正欲发问,小烦突然道:“哎呀,啊呀,我都准备好了,你们怎么不问,怎么不问,怎么不问啊,问啊,问啊,问吧,我什么都说,真的,真的,真的,我什么都说啊,只要我能活命。哎呀、哎呀,蛇毒发作了,好痒,哎呀哎呀,咯咯咯····痒死了,痒死了···”

    小烦说话的语速那叫一个快,四人感觉就像是被机关枪很恨的扫射了一通一般。

    “别吵,这么烦人!”

    小烦终于又闭嘴,嘟着嘴,眼中似乎还有泪水流转,那样子却像是受尽了委屈的小媳妇。

    四人眼中都露出了迷惑之色,这真的就是圣女?怎么会有这样子的圣女?

    “你是不是百花圣女?”那穿红衣的女子问道。

    “不是啊!”小烦疑惑的道。

    她不是圣女!难道消息有错,不应该啊···四人正想着却不料小烦再次开口。

    “不过我娘是呢!”小烦又道。

    “你娘是圣女?”这惊讶的声音是从门外传来,此时门一开,却是从外走入一个中年女子,女子俏颜如花,竟是看不出年纪大小。

    “是啊,是啊,你是谁呀?”小烦瞪着大眼睛看着说话的人。

    “连我都不认识?我姓白,江湖人称百花仙,你可听说过?”来人正是白小蝶。

    百花仙子白小蝶,天道正教掌教夫人,江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哦?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这小嘴真是厉害,一口气竟是十数个“贱女人”脱口而出。

    “哎呀,哎呀,累死我了,累死我了嗓子都冒烟了,也没有口水喝?”小烦这一口气说完竟是大喘着气,扶着腰,似乎是一下子将心中的不满都发泄了出来,也不知道她是真累还是假累,反正就是嘴不闲着,这说着就是开始找水喝。

    “多嘴多舌,满口脏言秽语,你爹娘就这么教育你的吗?”那身穿红衣的女子怒不可遏的喝道?

    “我爹娘?你怎么不问这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又来了!

    即使是铁做的人也会被气的爆炸,更何况是人?

    那四个女子大怒,揉身上前,四把剑笼罩四方,剑光凌然,霍霍生寒。

    “哎呀,哎呀,动手了啊,以多欺少了啊,好玩,好玩,好玩,真好玩!”

    小烦一边说着“好玩”身形一旋,竟是周身百花绽放。

    四剑被百花所阻,不得建功,同时百花摇曳,“嗤嗤”声响不绝,竟是百花激射,向着四人射来。

    “退下!”

    白小蝶语气平和,但却是不失威严,一举一动莫不显得宗师风范。

    四女狼狈退下,竟是没有料到小烦在身中蛇毒的情况下还能发出如此凌厉的剑气,一下子打乱了阵脚,不但是直接撕裂了四季剑阵,更是伤了四人。

    白小蝶上前冷冷的逼视小烦,“你真的是南宫玉的女儿?”

    小烦捋了捋额前的秀发,撇了撇嘴,“如假包换!你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那你姓什么?”白小蝶问道。

    “哼,我姓什么你还不清楚吗?本姑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萧懿影就是我了,不过你还可以称呼我为圣女或是花弄影,你个贱女人,贱女人,贱女人····”

    “你我初次见面,焉何如此称呼与我?这与你的身份很不相称?”白小蝶也是怒急,但是只能将这怒意压制在心中。

    白小蝶不愧为一代宗师,虽然心中恼怒异常,当是依旧压制着火气,心中恨不得将其撕碎,但是表面上却是云淡风轻,满不在乎。

    “不错,你我是初次见面,但是你的事情我却是知道,我娘留下一本遗书,名曰《百花宫札记》,其中重点提到一个贱女人,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贱女人就是你,贱女人!”

    “哼,我乃是萧百荣的妻子,江湖无人不知,而你娘算什么,居然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事情来,还生了你这么个孽种,到底谁是贱女人?是你娘不要脸,勾引有妇之夫,她才是····哼!”

    “呵呵,真好笑,真好玩,真有趣。你是谁的妻子?你现在敢大声的嚷嚷吗?你不是元松竹的妻子吗,你不是天道正教的掌教夫人吗?哼,你还有脸说你是我爹的妻子?”

    “当初你在我爹想念我娘的时候不但下了迷药,还暗施勾魂术,让我爹以为你就是我娘,而使我爹铸成大错,而让你暗结珠胎,你的计谋得逞,还恬不知耻,欲要铲除我娘,你以为你做下的事情,没人知道不成?”

    两人的针锋相对,两代的圣女,两人之间到底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